華僑網 特稿评论 俄烏衝突後下個“火藥桶”在巴爾幹?武契奇這樣說

俄烏衝突後下個“火藥桶”在巴爾幹?武契奇這樣說

7月底8月初,科索沃北部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塞族示威者在街頭樹立路障,反對科索沃當局頒布對塞爾維亞車牌和證件的禁令,現場還一度響起槍聲,局勢驟然緊張。

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科索沃當局,都將這一局勢歸咎於俄羅斯,聲稱克里姆林宮似乎正站在塞爾維亞背後,挑動巴爾幹半島動盪,以轉移人們對俄烏衝突的關注。頗值得玩味的是,連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和科索沃“總理”庫爾蒂,都分別互稱對方為“小普京”和“小澤連斯基”。

與此同時,西方媒體也在極力渲染,欲將該地區同“俄烏衝突”以及俄羅斯相關聯;甚至質疑俄羅斯是否是在利用塞爾維亞挑起歐洲新分裂和新衝突,分散北約對於俄烏衝突的注意力?北約必須提高警惕。

《紐約時報》當地時間8月12日報導稱,對於近期局勢背後的種種說法,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本月在其總統府圖書館接受采訪時作出了回應。談及自己的“小普京”稱號,他用相對輕鬆的開玩笑語氣作出了回應;對於地區局勢,他也坦承塞爾維亞被許多問題和多方壓力“困住了手腳”。

武契奇坦言,他的國家正陷入痛苦困局中:一方面需要俄羅斯支持,另一方面塞爾維亞又被歐盟逼著對俄製裁;但他再次強調,塞爾維亞不會制裁俄羅斯。

《紐約時報》報導截圖

《紐約時報》報導稱,近期有關武契奇被人稱之為是“小普京”的說法不絕於耳,傳出此說法的人,意圖指責他正在巴爾幹半島“發動侵略”。事實上,早在今年4月,當塞爾維亞仍是歐洲範圍內唯一一個拒絕制裁俄羅斯的國家時,科索沃“總理”庫爾蒂就直呼武契奇是“塞爾維亞的小普京”。

對此說法,武契奇以身高問題開玩笑地回應了一句,他說:“我差不多有兩米高。”《紐約時報》解讀稱,武契奇身高大約6英尺5英尺(約合1.95米),而普京的身高雖然是克里姆林宮的秘密,但估計不超過5英尺7英寸(約合1.70米)。

面對庫爾蒂給出的“小普京”稱呼,武契奇則說:“庫爾蒂想成為‘小澤連斯基’,與‘小普京’作戰。”隨後,武契奇補充說:“這是他(庫爾蒂)的說法——武契奇是一個可怕的民族主義者,想要對抗所有人。這根本不是真的。”

不過,最近地區局勢緊張,塞爾維亞方面還是面臨到了來自各方的巨大壓力。對此,武契奇也承認說:“我們被困住了,我們知道這一點。”

但武契奇對西方表示:“普京正在利用你們的錯誤,並從你們的錯誤中聰明地學習,你們永遠不會承認這些錯誤。”

武契奇在總統府圖書館接受采訪 圖自美媒

武契奇表示,自己與近期發生在科索沃北部的抗議活動沒有任何關係,那裡的塞族人“百分之百受夠了”,尤其是在科索沃當局拒絕執行2013年一項協議中的關鍵部分,承諾給予他們一定程度的“自治權”。

他遺憾地表示,當前這種“爭鬥”讓他的國家陷入了痛苦的困境,一方面塞爾維亞在科索沃問題上需要俄羅斯的能源和外交支持,另一方面塞爾維亞也想融入歐洲並加入歐盟,但西方大國卻又不斷要求塞爾維亞加入製裁俄羅斯的行列。

“我每天都受到他們的壓力,要求對俄羅斯實施制裁。”武契奇說,但這不會發生,至少在塞爾維亞提交的申請加入歐盟的批准進程加速之前不會。 (近期一項民調顯示,超80%的塞爾維亞人反對製裁俄羅斯。)

《紐約時報》指出,儘管武契奇用身材開了個玩笑,但在看似輕鬆的背後,還隱藏著更嚴重問題,這個問題困擾著巴爾乾地區,也讓西方外交官員憂心忡忡。

這篇報導頗為挑撥地聲稱,陷入俄烏衝突的俄羅斯,是不是在利用塞爾維亞挑起歐洲分裂和新的衝突,以分散北約對東部地區戰火的注意力呢?近期在科索沃北部發生的緊張局勢,就給北約敲響了警鐘。

根據科索沃當局此前提出的新政策,居住在科索沃的塞族人需要在兩個月時間裡將塞爾維亞的汽車牌照更換為科索沃車牌。所有持有塞爾維亞身份證件和護照的人員也需得到額外的文件方可入境,這與塞爾維亞對科索沃人員入境採取的政策相類似。這些政策原定於當地時間8月1日起正式生效。

然而,這些要求遭到了科索沃北部塞族民眾的反對,抗議活動導致局勢迅速升級。塞爾維亞PTC電視台稱,當地的塞族民眾在7月31日走上街頭,通過設立路障、封鎖道路的方式抗議科索沃當局的禁令。科索沃特警則封鎖了與塞爾維亞的兩處過境點。

塞族民眾用卡車阻擋科索沃北部道路 圖自外媒

科索沃警察封鎖交通 圖自外媒

科索沃當局的說法稱,有人在抗議活動期間朝科索沃警察的方向開槍,但並未造成人員傷亡,北部小城北米特羅維察甚至一度響起空襲警報。科索沃當局還指責塞爾維亞“煽動抗議”,聲稱塞爾維亞試圖藉此“破壞科索沃穩定”。

科索沃“總理”庫爾蒂聲稱,科索沃當局是“民主和進步的”,重視“法律與憲政、和平與安全”。他指責塞爾維亞政府需要為所謂的“侵略行為”負責。科索沃“總統”奧斯馬尼的幕僚長還把矛頭對準俄羅斯,宣稱塞爾維亞“代表俄羅斯”在歐洲扮演“破壞者”,抗議活動是“重演普京劇本”。

不只是科索沃當局這般說法,美國駐塞爾維亞大使美國駐塞大使克里斯托弗·希爾(Christopher Hill)也煽風點火地說,俄羅斯只會“經濟勒索”,使整個地區混亂,幾乎沒有人願意接受。

希爾說:“儘管俄羅斯對塞爾維亞的能源行業施加了影響,而且在這裡到處散佈虛假信息,但塞爾維亞人已經決定,他們的未來是與歐洲和西方在一起的。”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7月26日曾在華盛頓會見科索沃“總理”庫爾蒂和“總統”奧斯馬尼。美國國務院在一份聲明中稱,雙方討論了歐盟促成科索沃與塞爾維亞“關係正常化”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俄羅斯則對科索沃當局的決定和西方的干預表示譴責。據“今日俄羅斯”電視台報導,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7月31日表示,科索沃當局的決定是不合理和歧視性的,實質上是朝著“將塞族人驅逐出科索沃”邁進一步。她還批評稱,西方正試圖將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族作為“代理人”來遏制塞爾維亞。

扎哈羅娃表示,俄羅斯呼籲科索沃當局及其背後的美國和歐盟停止挑釁行為,並尊重塞族人的權利。

當地時間7月31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發表全國講話。圖自澎湃影像

目前,在歐盟和美國政府的施壓下,科索沃當局已於7月31日晚些時候宣布將禁令推遲至9月1日實施。同時,北約部署的“科索沃和平實施部隊”(KFOR)也發聲:如果穩定受到威脅,將根據聯合國的授權準備進行干預。

科索沃是原南斯拉夫聯盟塞爾維亞共和國南部一個自治省。當地阿爾巴尼亞族分離主義武裝與政府軍1998年爆發衝突。 1999年,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對當時的南聯盟發動了長達78天的轟炸,造成了嚴重的平民傷亡,估計有20萬在科索沃的塞族人流離失所。戰後,科索沃事實上脫離了塞爾維亞中央政府的管理。 1999年6月戰爭結束後,科索沃由聯合國託管。

2008年,科索沃單方面宣布“獨立”,雖然得到了美國及其一些盟友的承認,但包括塞爾維亞、俄羅斯等約90個國家並未承認。而在美國所領導的北約組織中,就有四個國家拒絕承認科索沃“獨立”。

據塞爾維亞PTC電視台8月2日報導,武契奇宣布,他將在8月18日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與科索沃“總理”庫爾蒂會談,但他對結果不抱希望,“我會前往布魯塞爾,這對我來說並不困難,但我也不抱任何期待。我認為,任何覺得能與庫爾蒂保持和平的想法都是大錯特錯,我很清楚在和什麼樣的人打交道。”

武契奇強調,科索沃不是獨立的國家,“塞爾維亞不會對該地區發動攻擊,因為根據國際法,科索沃是塞爾維亞的一部分。”他表示,塞方一直以來倡導和平,但如果有人越界威脅塞爾維亞人的安全,他也不會保持沉默。

8月中旬,武契奇將前往布魯塞爾與科索沃地區領導人會談,但他對會談的結果不抱任何期望。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