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魁满要闻 危險精神病犯獲釋 持槍隨意射殺三人

危險精神病犯獲釋 持槍隨意射殺三人

[時報專訊]省警上週五證實,一名涉嫌隨意殺害三人的精神病患者使用非法獲得的槍支。與此同時,有人質疑為什麼這男子可以從精神病院獲釋。
滿市警方上週四凌晨在一汽車旅館停車場開槍打死了廿六歲的賽科赫(A. Shaikh),據稱他在大約廿四小時內在滿市和該市以北的拉娃市槍殺三名男子。上週二晚上,兩名年齡分別為六十四歲和四十八歲的男子在相隔約一個小時的時間裡遭槍殺,而第三名男子即一名廿二歲的男子,則在上週三晚上遇害ia。
警方懷疑這些殺戮事件是由同一人所為,似乎是隨機行事。
「至於此人獲得的槍支來源,相關調查仍在進行中,」省警發言人理查德(B. Richard)最初告訴主流傳媒。「我們目前知道他沒有持槍許可證。」
省警後來證實,疑犯行凶的槍支是非法獲得。
隨著警方對那三起兇殺案進行調查之際,本省精神保健審查委會的一項決定引發人們對醫療保健系統是否有能力適當監測獲釋回社區精神病患的擔憂。
今年三月,精神保健愛你審查委會(Commission d’examen des Troubles mentaux)的一項裁決說,儘管此人的精神科醫生認定他因精神病「對公共安全構成重大風險」,但他仍可以繼續精神病院外居住。保健審查委員會接受其精神科醫生的證詞,聲稱他在去春聽證會前的幾個月裡有了一些改善。
這醫生建議——委會也同意——只要他遵守醫院所規定的某些條件,包括遵循治療團隊的指示,他就可以保持自由。儘管對患者的行為表示了一些擔憂,包括「否認和輕視行為障礙、暴力和精神病理學」,並否認「過往的各種犯罪行為指控和未來再犯高度風險」,但醫生還是提出有關建議。
主流傳媒上週五下午聯繫這位精神科醫生時,他拒絕發表評論。
二0一八年七月,在滿地可區的機場發生連串事件後,賽科赫被指控行為不檢,儘管後來被裁定不用刑責。在其中一事件中,他在滿市杜魯多機場入口附近用蠟燭點燃自己的護照。
主流傳媒證實,他於二0二一年從拉娃市的de la Cite-de-la-Sante醫院獲有條件釋放。
負責監督該醫院的地區保健機構CISSS de Laval上週五向主流傳媒發表聲明說,他們知道上週發生的兇殺案,但無法回答具體問題——包括疑犯的釋放條件是否得到遵循——因為病人資料需要保密。
聲明還說,他們有責任確保患者在被釋放會社區後能夠遵守治療和護理命令。「如果CISSS de Laval被告知患者不遵守條件或被評估為不遵守行政法院和高等法院的條件,公共安全部門將被要求執行這些條件,」聲明寫道。「CISSS de Laval衷心向遇難者家屬致哀。」
一位沒參與賽科赫案件的滿市精神科醫生表示,在決定是否可以釋放精神狀態被視為具有公共安全風險的病人時,所定的標準有時太低。
「他們須達到仍能確保社會沒有危險的最低條件,盡可能尋找最少的條件要求執行,」張伯倫(G. Chamberland)說。但問題是醫院必須照顧這些事情,儘管醫院是用來治療病人,而不是跟著跟進有再犯風險的病人。
在滿市Philippe-Pinel精神病犯醫院工作的張伯倫也指出,一旦人們透過有條件釋放的方式離開精神病院,就會缺乏人力資源跟進,而在某些情況下,門診診所會因為病人太危險而將之拒之門外。
「我們在Philippe-Pinel有一病人,所有資源部門都拒絕接受此人。我們有法庭釋放他的命令,但我們不知該怎麼辦,因為到處都拒絕他,」他說。
今年三月份代表賽科赫出席年度釋放審查的律師勒高特(F. Legault)質疑警方是否行動過快,因為其當事人的精神狀態很微妙。
「保護社會很重要,這我完全同意這一點,但為何在開槍前不採取其他步驟?雖然他可能擁有武器,但也有很嚴重的精神健康問題,」他說。「你為什麼不讓社工或者心理學家和派警方專家與他談判?」
據他指出,即使某人是「最惡劣的罪犯」,也應該享有自己的尊嚴。
「即使此人殺死三人,但不意味這是他應得的結果,」他說。「你有權在被逮捕後……由司法系統來處理,我們不該僅僅因為他們殺人而把他打死。」
勒高特補充道,自三月份以來他一直沒見過賽科赫。「我們對這三名受害人的遭遇感到遺憾,」他說。「就我而言在三月廿九日,沒什麼讓我們認為會發生這種事情。」
受害人的家屬也在設法弄清楚事發的真相。
第三名受害人——廿二歲的克雷維爾(A. L. Crevier)的姐姐羅克珊(Roxanne)在社交媒體上發帖指出,弟弟的死是一場“痛苦的噩夢」,她無法在走過他遇害的現場。
克雷維爾於上週三晚上九時半左右在Clermont大道上中槍,當場被宣佈死亡。在他的屍體附近發現一塊滑板。
上週四晚上,他姐姐在臉書上發布一張犯罪現場的臨時追悼處照片。
「我所有的一切現在只是這些回憶……看到你很開心和我們在一起,和你的侄兒一起,」她寫道。「我已經開始在想念你了。」
其他受害人分別是職業拳擊手勒米厄(D. Lemieux)的六十四歲父親安德烈(Andre),於晚上九時四十五分左右在滿市聖羅倫行政自治區區的Jules-Poitras 和 Deguire大道的交界處被槍殺。
大約六十五分鐘後,四十八歲貝爾哈哲( M. S. Belhaj)在晚上十時五十分左右在滿市Ahuntsic-Cartierville區的 Sauve西街和Meil​​leur街道那十子路口中槍身亡。
這些敏感都已移交省警,這警隊認為槍手是單獨行動,而且似乎是隨機選擇受害人。
發生了導致四人死亡的槍擊事件,加上七月底導致兩人死亡的三起槍擊事件以及七月十四日造成一名警員受傷的市中心槍擊事件,滿的槍支暴力問題似乎正在惡化。
然而,統計數據卻描述完全不同的情況。
據滿市警方的統計數據顯示,與槍支有關的兇殺案和殺人未遂案以及開槍報告的數量尚未追上二0二一年。
二0二一年警方報告了十九宗兇殺案、四十九宗殺人未遂案和一百卅七宗槍擊案。而從今年年一月到六月,這三個類別的數字都接近一半——分別是七宗、廿七宗和 六十八宗。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