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邪教“圓謊”手法大盤點

邪教“圓謊”手法大盤點

【正義真理】邪教教主為了拉攏、矇騙信徒,常常吹噓自己具有超能力,如“人民聖殿教”教主大衛·瓊斯自稱可以用意念治療病人,“奧姆真理教”宣稱修煉本教可以白日飛升,“全能神”宣稱只要加入就可以抵擋新冠病毒等。狐狸尾巴總是會露出來的,許多邪教人員都曾對邪教組織產生過懷疑,然而到頭來卻仍然選擇相信並深陷其中,這又是為什麼呢?原來,邪教不但會說謊,圓謊手法也十分狡詐。現在,我們就來盤點一下邪教常用的圓謊招式。

第1招:怪追隨者“心不誠”

邪教都強調“心誠則靈”,要求追隨者絕對相信、完全服從。如果願望實現,說明教主確實具有超能力,如果願望落空,那也不怪教主,而是追隨者懷有雜念,不夠誠心,反正教主怎樣都是對的。如李洪志聲稱自己能治病,但要求弟子必須誠心相信他,不得有半點疑心。多數“法輪功”人員開始時抱著寧可信其有的心態“試試看”,有些人感覺“身體變好”了,逐步加深對李洪志的信任,那些沒變好的,“法輪功”就稱其有“思想業力”不夠誠心,還須放下自我“向內找”。 “全能神”成員陳某加入一段時間後,“全能神”組織要求她“全人奉獻”,當她心生疑慮時,“全能神”帶領在聚會上當著眾人跟她說,“想要神帶領進入‘國度時代’,就要義無反顧地相信神、擁護神。世界快要毀滅了,有的人還沒有徹底醒悟,還沒有從凡人的愛情、親情、友情這些俗套裡掙脫開來,這是很要命的”,指責陳某心不誠,沒有下決心與正常的生活“決絕”。

第2招:把“失靈”稱作“考驗”

邪教之所以能把追隨者引進“信則靈”“誠則靈”的邏輯怪圈裡轉不出來,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對於是否“完全相信、絕對誠心”這樣的主觀判斷,並沒有一個可以度量的客觀標準,完全憑教主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然而對於追隨者而言就不完全是這樣,他們心裡會有一桿秤,有些信徒痴迷邪教真的到了拋棄家庭財物等幾乎所有一切的地步,對教主的要求幾乎都是言聽計從不折不扣地執行,在普通信徒眼裡,他們是教內虔誠的代表,是邪教組織樹立的學習榜樣,但是教主許諾的那些美好願景在他們身上同樣一次次落空(因為本就是謊言),如果教主還簡單粗暴地責怪他們不誠心,顯然難以服眾。

對於這些情況,邪教也早有準備,他們會將這些“失靈”稱作對追隨者的考驗。 “考驗說”是邪教洗腦的重要手段,導致很多惡果。如“全能神”宣稱,信徒有了病不是病,是神在考驗,病得越重,考驗越大,導致很多信徒誤醫誤藥,枉送性命。 “法輪功”宣稱修煉“法輪大法”要經得起“名利情”的考驗,令弟子不斷捨棄一切正常人倫。 “法輪功”成員蘇某為過《轉法輪》所講“親情考驗關”,早日放下“名利情”,竟裝作不認識自己的父親,當著父親的面罵出侮辱自己母親的話,變成一個六親不認的人。

邪教組織為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還經常以“考驗”為名操縱追隨者做出違背法律、擾亂社會的行為。 1999年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時,李洪志為了促使“法輪功”人員非法集結對抗政府,就曾多次發表“經文”稱能否“走出來”是對弟子是否堅定的考驗。 2012年,“全能神”在製造所謂“末日”恐慌時,也稱能不能走出來對抗政府是對信徒的考驗,造成全國多地發生“全能神”成員聚焦鬧事的惡性事件。可笑的是,後來,“全能神”所說的“世界末日”並沒有到來,“全能神”又稱這次只是一個考驗。

為了裹挾信徒,邪教組織還將那些因犯罪行為被政府依法逮捕、判刑的情形稱作是他們對信徒的“考驗”,為此,一些邪教成員不惜觸犯法律、鋃鐺入獄,有些還以此為榮,不知羞恥地向別的信徒炫耀自己的牢獄經歷,經住了多少“考驗”。不得不說,成為一名“虔誠”的邪教成員,要經歷的考驗可真多啊。

第3招:把“惡化”稱作“懲罰”

將教主的許諾落空解釋為“懲罰”,也是邪教圓謊洗腦和操縱追隨者的重要手法。信徒們按著教主描繪的美好願景加入邪教組織,除了少數時候嚐到一些甜頭,多數時候是事與願違的,比如“法輪功”“全能神”等邪教都宣稱加入可以祛病強身,不用吃藥看病,導致不少信徒有病不治,有些人身狀況大不如前,有些人落得終身殘疾或失去生命;“法輪功”宣稱“一人練功,全家受益”,導致多少家庭雞犬不寧,妻離子散。對於這些與“預言”相反的情形,邪教稱之為對追隨者“心不誠”的懲罰。李洪志就曾多次“警告”弟子練功不能有任何疑心,否則不但沒有療效,還可能複發、加重。 “全能神”的所謂“見證”材料中充斥著這樣的所謂懲罰的內容,用來恐嚇那些“信心動搖”信徒。 “全能神”人員何某講述,她加入“全能神”兩年多後想退出,“全能神”組織跟她講了很多由於對神忤逆不敬、不虔誠或是背叛而導致禍害的事例,其中一個案例是,一個20多歲、追隨了“神”有兩年時間的小伙子表示不想再學習“神話”,有一天騎著摩托車出門無緣無故摔了一跤,小腿骨折。何某被告知,這都是由於這個小伙子背叛了“神”,說了一些對“神”大不敬的話,所以才會遭到神的懲罰。

怕受“懲罰”的心理像緊箍咒一樣控制著邪教追隨者,一些信徒甚至在退出邪教後,還把生活中的不幸歸結為教主懲罰,並因而返回邪教的懷抱。 “法輪功”練習者魏某經反邪教志願者勸導曾退出“法輪功”,有段時間生活境況不是很好,一次胃病發作時,“法輪功”人員找到她,說“你這樣沒有堅持練功,師父當然會把‘業力’返還給你了,這是對你的懲罰”,魏某聽後越想越害怕,“難怪這段時間身體越來越不舒服”,後來重新走上了練習“法輪功”的老路。

第4招:怪追隨者“悟”得不對

邪教給追隨者許下無數承諾,至於如何達到、實現,則總是說得模棱兩可,含糊其詞,讓追隨者自己去“悟”。邪教教主心裡清楚,他們只不過是信口開河,哪裡有什麼真正的實現方法,要是說得太具體,反而容易露餡。李洪志初出道時就是打著免費治病的幌子,後來每次開班時總有弟子希望他“現場治病”,弄得他下不了台,慢慢地才取消了“現場治病”項目,改為欺騙弟子修煉“大法”可以祛病強身。由此可見,李洪志說“法無定法”,“真真假假重在悟”,其實就是在為自己的無能圓謊。

邪教的歪理邪說要麼模棱兩可,要麼漏洞百出,追隨者想“悟”卻沒有實質的參照,因此,那些聚會交流時能為教主的說辭找到較圓滿解釋的成員,就會被認為是“悟得高”者,逐步受到邪教組織“重用”,得到其他信徒的讚賞與羨慕。由於邪教組織及其成員不斷給那些“悟得高”者以鼓勵,使得這些圓謊行為不斷得到強化及延續,不僅持續為教主圓謊,還有力貶抑了那些懷疑教主的行為。天安門廣場自焚者王近東就曾多次被“法輪功”組織誇獎“悟得高”,“法輪功”練習者王某有一次“悟”出李洪志的話有前後矛盾之處,在場功友立刻都投來鄙棄目光,他只能把剛冒出想法吞回去。

第5招:將追隨者斥為“魔”

邪教圓謊的另一重要手法是把追隨者斥為“魔”,或者受“魔”纏身,意思是教主所言“不靈”,責任不是教主無能,而是“魔”的阻力太大。李洪志說,“練功者是不會出現偏差和走火入魔的事情”的,又說“有關動物、狐黃柳白等等這些東西附體的事”,“一旦這些東西修成,它修成保證就是魔”,這就是“法輪功”的所謂“魔障”理論,練習者之所以不能達到高層次皆因“魔在作祟”,必須克服“魔障”才能臻於“圓滿”。同樣地,“全能神”也宣稱凡是不信、抵制“‘全能神’”者,均是“撒旦”“惡靈”。

邪教組織對被稱為“魔”的人非常凶狠、惡毒。李洪志稱“誰破壞大法,誰就是“魔”,大逆之魔就是該殺的了”,“全能神”對懷疑者進行暴力毆打、威脅恐嚇,在信徒內心製造巨大的恐懼。信徒一般不敢輕易懷疑,就算懷疑了,也不敢表露出來,只能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努力消除疑慮。原“法輪功”練習者蘇某回憶,有段時間練功時“慢慢覺得有點不對勁,好像這條路有點行不通”,他開始懷疑“法輪功”,但是又怕“得不到師父的保護?豈不是成了破壞‘大法’的魔?”想著想著,他對李洪志和“法輪功”產生了極大的恐懼,精神瀕臨崩潰。

第6招:否認

當謊言實在說不通了,那些曾經被洗腦最深、“悟得最高”、對教主最深信不疑的追隨者都開始提出不同意見了,這時,邪教就會祭出大招:否認這些追隨者是真的信徒,將他們稱作邪教組織的叛徒,或“舊勢力”“魔”派來干擾破壞的奸細。如李洪志為了撇清與“天安門自焚事件”的關係,慘案發生後,竟然第一時間通過其代言人張爾平撇清自己與7名練習者的關係,稱“所謂自焚人士與我們‘法輪功’根本無關,這僅僅是栽贓陷害我們的一種手段”,時至今日,“法輪功”組織仍一直在極力抵賴和否認。這件事在“法輪功”內部引起很大波瀾,一些與那7名練習者相熟的功友從這件事情完全認清了“法輪功”的邪惡真相。前幾年,有位叫“奇人甲”的在網上發了很多迎合、支持李洪志的言論,受到“法輪功”組織推崇,不少信徒十分景仰他,認為他“得了真傳”,沒想到李洪志竟然爭風吃醋,生怕別人搶了他的風頭,竟說“奇人甲”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不久前,自稱為“大法”坐了十年牢的虞某被“法輪功”網站刊文暗指是特務,像否認2001年自焚參與者不是“法輪功”信徒一樣,否認虞某曾“練過功”。事實上,在“法輪功”其它網站上還保留著不少關於虞某是“輪界英雄”的文章,難怪一些“法輪功”人員覺得,李洪志對“老臣”尚且如此無情,對其他一般信徒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邪教的圓謊手法充分詮釋了“一個謊言後面需要跟著很多謊言”的道理。除了以上所述,邪教圓謊的手法還有很多,如怪弟子層次不夠、欠債太多、圓滿時間未到等,總之是在“誠則靈”的幌子下,把偶然出現的好處歸於教主功勞,把多數時候的“失靈”責任推卸給追隨者,不擇手段地剝奪追隨者的自主思想,壓制追隨者的自我意識,達到對信徒進行洗腦、操縱的目的。

作者:雲杉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