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国际要闻 拜登稱不許中俄填補中東真空,沙特官員回應

拜登稱不許中俄填補中東真空,沙特官員回應

當地時間7月15日,美國總統拜登抵達沙特阿拉伯訪問,這是其任內首次中東之行的最後一站。此前,對於自己寧願“打臉”也要去沙特,拜登曾聲稱這是為了防止中俄“填補中東真空”。

15日,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記者採訪了沙特外交國務大臣阿德爾·朱拜爾(Adel al-Jubeir)。美媒記者也提及了拜登此前的言論,朱拜爾則回應稱,沙特的政策是與各國建立溝通橋樑並打交道,中國是沙特重要的貿易夥伴、能源市場以及投資者,美國在多個方面也是沙特的頭號夥伴。他強調,在中美兩國之間,沙特不認為一個國家與另一個國家是相互排斥的。

另外,拜登在同沙特王儲會談後表示,自己就“卡舒吉遇害案”已告訴沙特王儲,“我認為你要對此事件負責”。而朱拜爾則反駁了拜登的說法,表示沒有聽到拜登對王儲說過這句話,兩位領導人當天只是簡單交流了一些人權問題,並未詳細談論卡舒吉遇害事件。

CNBC報導截圖

朱拜爾現任沙特外交國務大臣,此前他曾擔任沙特外交大臣,更早之前還曾擔任過沙特駐美國大使(2007年至2015年),因此是在對美關係上的“外交老手”。

CNBC記者哈德里·甘布爾(Hadley Gamble)首先詢問朱拜爾,沙特在國際能源市場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拜登似乎本身並不想訪問沙特,能源問題是否是其此次到訪的主要原因,或是還有什麼更深層的原因。

朱拜爾則表示,他本人不會“讀心術”,因此無法確定“拜登不想來”的說法。此時,記者甘布爾插了一句拜登曾針對沙特發表的“賤民之說”加以補充,而朱拜爾又表示,一個人競選期間所說的內容和人們後來看到的情況往往是不一樣的,比如特朗普也曾說過類似的話,但後來他和沙特的關係很好。

朱拜爾接著表示,沙特同每一位美國總統都關係良好,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沙特歡迎他們到來,兩國在能源、可再生能源、食品安全、氣候變化、金融市場以及軍事和反恐等領域興趣廣泛。同時,沙美兩國還要共同應對所面臨的地區挑戰,如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非洲之角等問題。

記者甘布爾隨後對朱拜爾說,對方所說的意思是“歷史和政治不會影響沙特對油價的決定”,是否意味著沙特已轉向了像中國和俄羅斯這樣的新夥伴,中國已成為沙特的最大外國直接投資者。此外,甘布爾還提到拜登早前的一番表態。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7月14日,拜登在與以色列總理拉皮德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稱,美國正在與中俄爭奪國際影響力,疏遠沙特將損害美國的利益,希望藉此次訪問重申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以防止形成“一個由俄羅斯和中國共同填補的真空”。

對此,朱拜爾說:“我們的政策是建立與各國之間的橋樑,我們希望能夠與每個國家打交道,我們希望能夠與每個國家接觸,這就是我們所做的。中國是我們最大的貿易夥伴,現在和未來都是一個巨大的能源市場,中國對於沙特也是一個巨大的投資者。”

“在安全、政治協調以及投資貿易方面,美國當然是我們的頭號夥伴。在這兩個國家之間,我們與人們建立橋樑,不會認為一個國家與另一個國家是相互排斥的。”朱拜爾表示,沙特在處理與美國的關係時會聆聽歷史,並如他之前所說的,共同應對當代所面臨的地區挑戰。

近年來,美國與沙特的關係,因沙特籍記者卡舒吉遇害事件急轉直下。拜登曾在2020年總統競選期間稱,要將沙特變為“事實上的賤民”。但在能源危機引發的急劇通脹之下,拜登政府不得不一改“強硬”姿態,重建與世界最大石油生產國沙特的關係。

7月15日,拜登抵達沙特阿拉伯紅海東岸城市吉達,繼續中東之旅。為避免尷尬,美方出發前就對外放風“不會握手”。不過當天,拜登主動對前來迎接的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伸出了拳頭——兩人輕輕碰拳示好,不出意外還是引發外界強烈爭議。

epa10073180 A handout photo made available by the Saudi Royal Court shows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 (R), Crown Prince and Deputy Prime Minister of the Kingdom of Saudi Arabia meeting with US President Joe Biden (L) at Al-Salam Palace in Jeddah, Saudi Arabia, 15 July 2022. EPA/BANDAR ALJALOUD HANDOUT HANDOUT EDITORIAL USE ONLY/NO SALES

7月15日,拜登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碰拳。圖自澎湃影像

《華盛頓郵報》指出,這一姿態預示著兩人之間的“接受甚至親密”,與拜登此前“賤民”的承諾明顯背道而馳。卡舒吉未婚妻堅吉茲在推特發文,以卡舒吉口吻諷刺拜登稱,“這就是你承諾向殺害我(卡舒吉)的人問責的方法嗎?你雙手沾滿了下一個被王儲殺害者的鮮血。”

由於卡舒吉曾是《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多次為該報撰文批判沙特王儲。此次拜登與沙特王儲碰拳後,《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萊恩(Fred Ryan)也在聲明中痛批其“可恥”。

儘管在公開場合對卡舒吉遇害一事隻字未提,但拜登在會後為自己辯解說,他在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舉行閉門會議時“直截了當”地提出了記者卡舒吉的謀殺案。

“他基本上說他個人不對這件事負責,”拜登在會面後告訴記者,“我說我認為他是”。

據《紐約時報》7月15日報導,對於拜登的說法,作為沙特外交國務大臣的朱拜爾予以了反駁。朱拜爾告訴記者,他本人沒有聽到拜登對王儲說“他對此負責”這句話,兩人的交流只是涉及一段簡短而不那麼具有爭議性的描述,聚焦於人權問題,但並未詳細討論卡舒吉遇害事件。

朱拜爾還表示,卡舒吉遇害事件是一個“可怕的錯誤”,但沙美兩國都已經向前看了,並沒有興趣回顧過去。他補充稱,該案件中被定罪的下屬人員受到了審判,一些人正為此付出代價。

7月15日,拜登會見沙特國王薩勒曼,隨後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會談。圖自澎湃影像

對於拜登日前宣稱“不會允許中俄填補中東真空”這番說辭,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7月15日回應稱,中東人民是中東的主人,中東不是誰家的後院,更不存在所謂的真空。當前中東局勢很不太平,疫情反复延宕,拖累地區發展;烏克蘭危機持續外溢,衝擊地區安全。中東人民最渴望的是發展,最需要的是安全。國際社會特別是主要大國應當急中東人民之所急,幫助中東國家和人民解決好發展和安全兩件大事,為此提供建設性的助力,而不是相反。

汪文斌指出,長期以來,中國始終支持中東人民獨立自主探索自身發展道路,支持中東國家團結協作,解決地區安全問題,為維護中東和平、促進中東發展,推動中東熱點公正、合理解決作出了不懈努力,發揮了應有作用。中方願與國際社會一道,繼續為中東實現和平發展貢獻更多正能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