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神韻就是‘法輪功’”,言外之意是什麼?

“神韻就是‘法輪功’”,言外之意是什麼?

【正義真相】近日讀中國反邪教網發布的《美政策研究機構:神韻就是“法輪功”》一文,腦中冒出來一個疑問:這個機構為什麼要強調神韻就是“法輪功”呢?或者說,神韻就是“法輪功”,言外之意是什麼?合理的推測是,如果不特別指出,包括西方民眾在內的一般人很可能不知道神韻就是“法輪功”。因為神韻演出團體不想讓觀眾知道,或者是“法輪功”組織不想讓西方民眾知道,神韻其實就是“法輪功”的宣傳喉舌。

美國政策研究機構“地緣政治經濟研究小組”所屬網站“新冷戰”5月18日發表的這篇文章稱,“在這裡,我們撇開神韻演員的技巧或表演本身的質量不談,但我們堅信,觀眾有權知道,他們所花的大價錢實質是用在政治宣傳上。”

作者特別強調“觀眾有權知道”,難不成神韻主辦方故意不想讓觀眾知道?真實情況確實就是這樣的。神韻演藝團體一直試圖隱瞞它的“法輪功”屬性,以純演藝團體的身份兜售“法輪功”的邪貨。誠如文章所分析的,神韻稱它所體現的文化已被中國政府徹底摧毀,“這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中國傳統文化不僅在學校、學院、劇院和其他專用場所得以培養和傳播,而且還通過電視等大眾媒體進行傳播。”神韻演出中無視事實、抹黑中國的政治宣傳,委實令人討厭。

然而,不是每個西方觀眾都能提前識破神韻的虛假宣傳,於是就有了觀眾發現上當受騙後退票、哄台、在社交平台吐槽等行為。因為神韻不受歡迎,就有了“推票難”,就有了“弟子”因完不成推票指標而崩潰大哭,就有了“弟子”通過拉自家人“填場”偽裝出的“場場爆滿”……此類糗事太多,不一而足。
對於隱匿神韻與“法輪功”的關係,2010年9月5日,李洪志在所謂的《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有過明確“指示”。

弟子:“天國樂團”可否在神韻演出前去那些城市演奏,讓那裡的民眾知道“法輪功”?

師父:在西方社會不需要。我是把神韻作為一個獨立的、世界一流藝術團體推出來的,千萬不要搞的象市場似的。我不需要你們去打前陣,另外空間的事我一個人就做了。 (鼓掌)當然了,是想讓那裡的民眾知道“法輪功”,想法是好的,但是不要這樣做。不需要非得告訴人家神韻藝術團是“法輪功”的,大張旗鼓的去搞那個。我不迴避這種關係,我也不去有意的這樣做。 ……我做事可不像你們那樣容易不穩。

對於李洪志這番高論,且容筆者稍作評析。

提問者或許是“法輪功”“天國樂團”的成員,其本意是想以主動替神韻演出“打前陣”來向李洪志邀功,卻被兜頭潑了一盆冷水。李洪志自以為答得很巧妙,實際上破綻百出:

第一,既然“想法是好的”,為什麼又讓弟子“不要這樣做”呢?好想法理應付諸實施才對。

第二,既然承認“神韻藝術團是‘法輪功’的”,那麼它還能算得上一個“獨立的藝術團體”嗎?李洪志難道真不知道“獨立”的意思嗎?

第三,既稱“不迴避這種關係”(即神韻隸屬於“法輪功”的這層關係),李洪志為什麼又阻止弟子“讓那裡的民眾知道‘法輪功’”?

第四,“天國樂團”公開打出“法輪功”旗號“去那些城市演奏”,顯然屬於在常人社會、現實世界中“洪法”,扯不上“另外空間”,李洪志為何要謊稱“我不需要你們去打前陣,另外空間的事我一個人就做了”呢?

第五,根據“我做事可不像你們那樣容易不穩”推理,換句話說,演出如果明確地打出“法輪功”旗號就是做事不穩,不穩是不是說明存在著一定的風險,這又說明什麼呢?

以上五問,估計“宇宙主佛”一個也不敢正面應對。李洪志這段破綻百出的答弟子問,只不過是以閃爍的言辭告訴人們:

一是在西方社會,“法輪功”邪教也同樣不受歡迎,人們聽聞“法輪功”三字,多有掩鼻而過、避之若鬼者;難怪這個“石家莊大法弟子”要說“許多人對‘法輪功’有偏見,使他們一聽到‘法輪功’就排斥” 。

二是披上畫皮的神韻演出完全靠虛假宣傳維持生存,這方面互聯網上有大量披露。如果真敢公開打出“法輪功”旗號,相信在本來就門庭冷落的情況下將觀眾銳減,直至無人問津。

三是李洪志無顏公開承認“法輪功”及其演藝團體不受歡迎,只能暗示、教唆弟子學會偽裝,能掩蓋“法輪功”身份盡量掩蓋。所謂“不迴避這種關係”,實質是要求弟子“有意迴避這種關係”。

總而言之,李洪志在這裡不打自招:“法輪功”名下的神韻演藝團體很不受歡迎,為求得一點可憐的生存空間,只能盡量“隱姓埋名”。

由於刻意隱瞞,有相當多的西方觀眾不知神韻的底細,對它邪惡的政治宣傳缺乏警惕,容易上當。因此,所有有識之士都應提醒人們:神韻就是“法輪功”,必須警惕,最好遠離!

作者:霜刃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