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稿评论 為何日韓澳新都參加北約峰會,卻沒印度?

為何日韓澳新都參加北約峰會,卻沒印度?

蓄意製造“小圈子”、挑動陣營對立,美國不斷強迫地區國家加入其發起的地區對抗、在地緣政治中“選邊站隊”。

美日印澳四國關係近年來愈發密切,美國5月還借“四方安全對話”推銷其所謂“印太戰略”圍堵中國,同時就俄烏局勢問題進行討論,強調各國應考慮立場。

6月29日至30日,美國主導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簡稱北約)峰會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舉行,此次“擴大峰會”首次邀請了非北約成員的亞太國家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領導人以“合作夥伴國”身份參會,堪稱北約成立以來舉行的最大規模年度大會。

當地時間2022年6月29日,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北約峰會舉行期間,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四個亞太國家領導人在馬德里一家酒店內舉行四國首腦會晤。圖源:人民視覺

然而,一直意圖拼湊美日印澳“四邊機制”,藉此圍堵中國、維護美國霸權的美國這次卻沒有邀請印度參會。這是為何?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蘇曉暉告訴觀察者網,首先,美日澳印並不是圍堵中國的唯一戰線,其實美國現在的印太戰略是各個小圈子,或者是美國把自己的盟友以及這種盟友組成的小群體進行嵌套。比如說美國去年搞的美英澳三邊合作,再到美日澳印四方合作,美國在不斷地搭各種東西,包括五眼聯盟(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這些要相互輔助。

蘇曉暉認為,此次峰會沒有邀請印度參加,主要是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這一次美國邀請的是亞太盟友參加北約峰會。

北約的性質本來就是一個軍事同盟體系,美國邀請亞太盟友來參加,是以同盟體係為核心。很明確的是,印度並不是美國同盟體系中的一員,儘管美國搞美日澳印是要把印度拉進來,甚至變成一個準盟友,但是,畢竟印度和美國之間沒有已經落實的軍事同盟關係。

第二,美國也是在看印度的態度。

畢竟印度現在還是在對自己的外交政策定位上,有一種延續此前不結盟政策的做法,包括在對俄羅斯問題上,很明確的是印度和美國和北約的調子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在這一次的某種程度上以反俄為重心的北約峰會上,即使美國邀請印度,印度會參加嗎?這是一個現實的問題。

新戰略文件封面

自北約成立以來,還從未在戰略概念中提及過中國,然而,在時隔12年修訂的新“戰略概念文件”中,首次提及中國,強調中國對北約的價值觀利益和安全造成了挑戰,並對中國國防建設、經濟政策、技術發展等領域多加指責,同時表示要保持對華建設性的接觸。

蘇曉暉指出,新的“戰略概念”調整且首次提到中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變化,但現在在北約內部,針對中國還是有不同的聲音的。

很明顯的是,美國和英國希望使用更多強硬的對華有惡意的語言來定調北約未來對華的認知,所以通過這種定調可以看出來美英是在帶節奏,而法德這些國家則是強調要保持理性克制、審慎處理。所以,其實不難看出,北約內部的對華認知並不是鐵板一塊。

除了在戰略文件中被提及3次的中國,本次峰會的主要議題無疑是俄烏衝突局勢,俄羅斯也被列為“最重要和直接的威脅”和2010年版的北約“戰略概念”中對俄羅斯的描述截然不同。

“因為當時的背景是北約認為北約不太可能遭受到這種傳統的軍事攻擊,而當時的美國認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包括核武器的擴散、網絡安全攻擊,這樣的一些新的威脅是它必須應對的。因此,在基於這樣的一個認知之上,它認為對於俄羅斯要更多的進行合作,而非對抗,”蘇曉暉解釋道,現在的大環境變了,在俄烏衝突的背景之下,北約對自己安全環境、安全責任的認知是必然會出現巨大變化的。

芬蘭與俄羅斯邊境線長達1300公里,芬蘭被納入北約則意味著北約和俄羅斯,又增加了1300公里的邊境線。

本次北約峰會的另一重要議題,則是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事宜。 29日,北約在公報中宣布,北約成員國已正式同意邀請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對此,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然而,蘇曉暉認為,俄羅斯對於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一事肯定是介意的,首先,一旦這兩個國家加入北約,地圖上波羅的海其實就被北約國家包起來了,成為了北約的湖。其次,北約和俄羅斯之間又增加1300公里的邊境線,這是非常現實的問題。

雖然普京表示,與瑞典和芬蘭之間不存在和烏克蘭那樣的問題。但他補充說,“如果(北約)在那裡部署軍隊和軍事基礎設施,俄羅斯將不得不作出對等回應……”

“普京現在的表態首先指出,這不是俄羅斯的問題,此前芬蘭和瑞典要求入約的時候明確表示,它們是為了安全,而不是為了對俄羅斯進行更多的威脅,所以有明確的要求北約不能夠在芬蘭和瑞典的領土上進行軍事部署,建立軍事設施,但如果有一方打破承諾,俄羅斯必將進行回擊,”蘇曉暉強調,俄羅斯並不是說已經準備好立馬做出反應,而是俄羅斯在當下的情況之下,它會以一種更加現實的方式來考慮自己軍事安全戰略的佈局。

蘇曉暉認為,目前,俄羅斯還在烏克蘭推動特別軍事行動,它無暇顧及芬蘭和瑞典入約一事,俄羅斯不希望在這個過程中節外生枝,干擾自己現在所關注的重點,這是一種現實的選擇。

芬瑞入約已是板上釘釘,然而一直尋求加入北約的烏克蘭雖不斷闡述烏克蘭“事實上”已是北約成員國等一系列說法,但卻未如願。蘇曉暉表示,烏克蘭近期表現出的焦慮,不僅僅是能不能加入北約的問題,而是看到北約內部反俄的動向不直接等同於對烏克蘭的支持,即反俄和挺烏,現在對於烏克蘭是兩回事兒

烏克蘭的關切是現在西方已經出現“俄烏衝突疲勞”,考慮放棄對烏克蘭的支持,甚至為了盡快結束衝突,讓烏克蘭割地求和簽城下之盟的聲音。

“烏克蘭現在考慮到的並不是加入北約的可能性問題,它非常清楚的是,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上,烏克蘭是不可能加入北約的。”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