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科技教育 学艺术的人数剧增,对中国来说是个危险信号 | 科技袁人

学艺术的人数剧增,对中国来说是个危险信号 | 科技袁人

导言:
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全世界只有中国有那么多的文艺人口?

■ 视频链接:

ixigua.com/710860111383

本视频发布于2022年6月13日,观看量已达8.9w

■ 精彩呈现:

我有一位前辈同事是著名美术家、美术评论家、美术史家和博物馆家陈履生先生,曾任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现任科大博物馆馆长以及科大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汉画学会会长、全国文物与博物馆专业学位研究生指导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平时,我们经常看到陈老师发艺术方面的文章。然而,最近(2022年3月26日)他发了一篇呼吁大家去学科学、而不要太多人去学艺术的文章,而且是发表在《美术报》上。

这篇文章的标题叫做《危险的信号 | 陈履生》,意思是太多人去学艺术是个危险的信号。这令我对陈老师深感敬佩,也感到这篇文章非常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以下是《危险的信号》全文:

在2022年“考研国家线”发布之后,人们看到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进入复试的分数线(学术学位类),“艺术学”以361分仅次于“文学”367分,位列第二,而同榜的“理学”290分,“工学”273分,“农学”252分,“医学”309分,看到这个“国家线”确实让人大跌眼镜,也大吃一惊。

显然,与这个数字关联的内涵不同,并不代表报考“艺术学”的研究生水平有多么高。只能说明艺术院校或系科在扩大、扩招之后,艺术类考生的急剧增加;而在这急剧增加的人口中,人们看到浩浩荡荡的大军并不是挤在过去所说的“独木桥”上,而是走在一个宽阔的几乎是六车道、八车道的大桥上。无奈,因为现实中的考生实在是多,这座桥上是摩肩接踵,人山人海。如此就是水涨船高,考的人多,分数线就会提升,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这是由基本的规律所决定的。

一个国家有那么多的学文学、艺术的有志青年,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一些问题。我们不能忘记过去的历史,因为“科学救国”曾经是我们的口号,卡脖子是我们眼下的疼痛和无奈。我们的先贤在1915年创办的《科学》发刊词中就大声疾呼:“代兴于神州学术之林,而为芸芸众生所托命者,其唯科学乎,其唯科学乎!”然而,一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们还因科学的落后而被卡脖子。在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到了21世纪的数字化时代,全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有那么多学文艺的青年,有那么多的艺术院校和系科,而这些学文艺的青年在毕业之后是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他们能为国家做出什么样的贡献?都是能够看到的当下文艺创作和艺术设计以及公共艺术的整体水平。而我们国家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过去的历史会告诉我们。我们曾经有一个历史的机遇,因为抗战时期在缅甸战场上帮助英国人脱困,后来,英国政府为了感谢当时的民国政府,愿意归还被掠夺的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或赠与一艘潜水艇,以此二选一作为答谢。鉴于当时的抗战形势,民国政府选择了潜水艇而放弃了《女史箴图》。因为那时候我们没有潜水艇,那时候我们的科技还很落后。而落后意味着什么?

面对这样一个教训,实际上是告诉我们,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国家的强盛是依附于科技和生产力的发展。今天在数字化的时代,没有高科技来支撑国家的前沿,那么,我们很难在这个社会上能够得到实质性的发展。因此,《科学:无尽的前沿》(范内瓦·布什 / 拉什·D.霍尔特著,中信出版社2021年出版)告诉我们,在社会发展中的科技水平对于国家的强大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和影响。

因此,艺术学的“考研国家线”实际上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们应该警惕教育主体出现的问题,应该反思教育的最终结果是什么?如果我们身边全是那些写字画画的、唱歌跳舞的,这个国家是如何建设与发展,如何用科技的实力来保护和供养那些写字画画的、唱歌跳舞的。显然,不是说写字、画画和唱歌、跳舞不重要,那只是少数人、或者是从社会的一个很小的方面。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全世界只有中国有那么多的文艺人口?其中相当一般分人或机构是纳税人的供养。

而就现阶段,或者放眼长远,社会是否需要供养那么多的文艺人口或机构?如果像今天这样超越了社会的主体,超越了理工科,超越了科学技术,那一定是个问题。试想今天的疫情已经3年,不是靠写字画画或唱歌跳舞所能解决的;人们的生命和健康依靠的是医学和科学。应该鼓励更多的年轻人投入到现代化建设之中去,让更多的年轻人学习科学技术,占领科学的前沿。因为在这个“无尽的前沿”,谁把握住了,谁就能获得未来的发展。而我们不可能永远去模仿他人;我们需要有自己的独立创造。我们不能用写字画画和唱歌跳舞来换取粮食,来维系生命健康;也不能以写字画画和唱歌跳舞当武器。我们曾经有过写字画画和唱歌跳舞当武器的时代,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而在那个时代中的文艺也只是齿轮和螺丝钉,不是核心的机器。

今天我们面对数字化的时代,我们应该要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去学科学,用科学去占领那“无尽的前沿”,用诺贝尔精神来发展、壮大、强盛自己的国家。因此,面对这样一个危险的信号,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我们的社会整体,应该有这样一个清醒的共识,尤其是我们的很多家长,不能因为孩子学习不好就让他们去学艺术,不能因为音乐不好,没有天赋,就改学美术,如此等等。

面对如今的艺术专业现状,人多拥挤,关键是毕业之后的就业是个严重的问题。就业难已经是显而易见。无疑,这个世界上不需要那么多专业的写字画画或唱歌跳舞的,所以,社会不能从就业这一基本层面去统筹教育资源,那么,为教育所害的将是一大批从艺术院校毕业的青年,而他们则是一辈子受害。几十年前,写字的可以在自家门前挂个“代客写字”的牌子以为营生,如今,即使在“代客写字”旁边写上“某某院校书法专业毕业”,则是完全没有可能。何况,隔几家还有一位也是“某某院校书法专业毕业”的。

在如今的社会发展中,无数的人在别无选择的时候,或者是在退休之后以写字画画或唱歌跳舞打发余生,却少见有人去研究科学与技术以发挥余热。而理工科大学都在发展新文科,却不见艺术院校发展理工科或农科、医科。

写字画画或唱歌跳舞作为一种闲暇之余的爱好,它可能会伴随一个人的终身,它也会提高人们的素养和生活质量,但是,国家现在当下或未来最重要的是发展科学技术,需要科学技术作为国家长治久安的有力支撑。没有科学技术的支撑,就没有国家的强大。中国历史上,像南唐后主、宋徽宗这样雅好文艺并有成就,且带动一个时代的文艺超常发展的帝王,其丧国的历史教训应该引以为鉴。

■ 扩展阅读:

危险的信号 | 陈履生

两个人互相跳槽,就都成为人才了吗?| 科技袁人

拿帽子当成就,时代的荒诞剧 | 袁岚峰

奥卡姆剃刀推荐《量子信息简话》 | 科技袁人

为什么高喊“拖国家后腿”的人那么多?| 科技袁人

我们在月球的基地有多少水可用?| 科技袁人

全世界科学家都想做的实验,中国科学家首先成功了 | 科技袁人

■ 作者简介:本文作者袁岚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传播系副主任,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研究中心副主任,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科技袁人”节目主讲人,安徽省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委员,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入选“典赞·2018科普中国”十大科学传播人物,微博@中科大胡不归,知乎@袁岚峰(zhihu.com/people/yuan-l)。

■ 责任编辑:祝同学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逾15万雇主获发5月工资补贴

福建号来了,辽宁和山东号怎么办 | 晨枫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