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歐媒發警示“法輪功”媒體正借新冠疫情向歐洲滲透

歐媒發警示“法輪功”媒體正借新冠疫情向歐洲滲透

原文截圖

【導言】3月10日,美國“尾聲故事”網(Codastory.com)在其“虛假信息曝光專欄”發表了駐意大利米蘭記者阿萊西奧·佩羅內(Alessio Perrone)和駐西班牙巴塞羅那撰稿人達倫·盧凱德斯(Darren Loucaides)聯合撰寫的調查報告,該報告獲得了歐盟調查新聞基金會(IJ4EU)的資助。報告指出,“法輪功”旗下的《大紀元時報》為提升自身影響力,罔顧新聞界職業操守,趁新冠疫情大暴發之際渾水摸魚,向歐洲大肆傳播、滲透各種虛假信息和陰謀論。對該調查報告翻譯摘譯如下:

【正義真相】作為新冠疫情懷疑論的始作俑者之一,《大紀元時報》渴望引人注目。當前,這個一貫擅長炮製特朗普式虛假信息和反科學陰謀論的“毒梟”正進軍歐洲,目前已在德國獲得關注,現正著眼於向英國擴張。

1月21日,斯蒂芬·呂尼茲(Steffen Lohnitz)在維也納市中心舉行了一場戶外新聞發布會。這位德國活動分子冒著嚴寒,急不可耐地向在場的德國和奧地利“非主流”媒體分享他對新冠病毒感染的所謂“研究”。他指責奧地利政府為了實施封鎖隔離政策蓄意誇大感染人數,並將奧政府比作“犯罪組織”。呂尼茲的這番言論經由“法輪功”德文版《大紀元時報》刻意渲染後,猶如病毒一般迅速擴散開來。

新冠疫情暴發以來,《大紀元時報》在德國社交媒體上大肆散佈有關新冠病毒的虛假性或誤導性文章。 《大紀元時報》曾報導稱,呂尼茲長期以來一直在深挖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正確數字”。此外,它還把呂尼茲宣揚的所謂奧地利和德國民眾遭受“大規模欺詐”一事報導得煞有其事。德國反封城運動“橫向思考”(Querdenken)人士在網上轉發了《大紀元時報》的這個報導。很快,這篇文章在德國新冠疫情懷疑論者和反疫苗運動者所青睞的社交媒體平台“電報”(Telegram)網上的瀏覽量就高達幾十萬次。

歐洲監管機構“歐盟反虛假信息實驗室”(EU DisinfoLab)研究員拉拉奎爾·米古爾(Raquel Miguel)說:“《大紀元時報》在傳播和誇大眾多反疫苗言論上居功至偉。”

二十多年前,“法輪功”成員在美國創辦了《大紀元時報》。當時,除了反對中國共產黨外,《大紀元時報》的社評大致上是不帶政治色彩的。

這種情況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發生了重大轉變:《大紀元時報》開始走親特朗普路線,發布類似“匿名者Q”等極端陰謀意識形態的虛假信息和內容。最終,《大紀元時報》小人得志,一躍成為美國右翼媒體圈的“重要一環”。

不過,《大紀元時報》眼下在歐洲的知名度雖然不算高,但已儼然成了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國新冠疫情懷疑論者和反疫苗接種運動的重要信息來源。目前,《大紀元時報》把目光投向了英國。儘管《紐約時報》和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等美國媒體和記者此前已對《大紀元時報》進行過曝光,但在美國以外,這家媒體公司的影響力卻越來越大。

這些國家中最顯著的例子是德國。眾所周知,《大紀元時報》時常充斥著各種抨擊新冠核酸檢測可靠性的文章,不斷散佈接種疫苗有害等陰謀論。而面對這些,反封城組織“橫向思考”以及德國“電報”網上最大的“匿名者Q”組織(即“Q全球改變”,Qlobal Change),卻經常在其帖文中附上《大紀元時報》的文章鏈接。

由於深諳真假參半之道,因此《大紀元時報》發布的內容也並非都是虛假信息,它的許多內容通常從其他的新聞機構直取,所以也算報導過一些客觀事實。但正如“新聞衛士”(NewsGuard,一款評估新聞網站可信度和跟蹤虛假信息的新聞和技術工具)所指出的,《大紀元時報》並未像其他正規的新聞機構那樣做到負責任地收集和呈現信息,也很少糾正或澄清它報導中的錯誤,最重要的是它的所有權和資金來源至今仍不透明。美國研究新聞傳媒的監督組織“媒體事務網”(Media Matters)的安吉洛·卡魯索內(Angelo Carusone)說:“如果上述這些事情發生在俄羅斯媒體身上,恐怕那些人並不會放過它。”

2000年,美國“法輪功”學員唐忠(John Tang)創辦了《大紀元時報》。眾所周知,“法輪功”對“超自然”現象頗感興趣,其創始人李洪志就曾暗示說,金字塔可能是由“亞特蘭蒂斯人”或居住在海底的類人生物建造的。 “法輪功”從一開始就具有守舊、落伍的傾向,而李洪志更是鼓吹要回歸他所謂的“傳統道德”,聳人聽聞地稱科技進步會帶來失控,說在天堂裡是講究種族隔離的,並咒罵同性戀是“骯髒的心理變態”。

李洪志利用“法輪功”散佈種種反社會、反人類、反科學怪論。原文配圖

《大紀元時報》對中國政府的敵視與特朗普的反華言論和政策臭味相投,此後該機構更是在特朗普運動和美國右翼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2019年,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調查發現,《大紀元時報》耗資150萬美元,在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推出了1.1萬個支持特朗普的廣告,其開支僅次於特朗普競選團隊本身。

不過,《大紀元時報》向極右翼的這種轉變,實際上肇始於2015年的歐洲,當時來自中東的難民正大量湧入歐盟諸國。正是在那個時候,德文版《大紀元時報》報導了歐洲排外運動——“歐洲愛國者反對西方伊斯蘭化組織”(Pegida),並且頻繁採訪新興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德國選擇黨”(AfD)政客,得益於此,它的網絡流量開始急劇上升。 2016年1月,《大紀元時報》網站獲得了400萬次瀏覽量,遠高於上年同期的170萬次。

2017年,德國商業廣播公司調查記者斯蒂芬妮·阿爾布雷希特(Stefanie Albrecht)曾在柏林的《大紀元時報》辦公室臥底一周。據阿爾布雷希特透露,所有與她共事的《大紀元時報》撰稿人和編輯,均係“法輪功”學員。 “每天定時定點,鈴聲就會響起,提醒他們該打坐冥想了。”阿爾布雷希特說,“於是他們就在電腦前打坐冥想10分鐘,然後再繼續工作。”

甫一進入《大紀元時報》辦公室,阿爾布雷希特就被淹沒在早已在此前被揭穿的各種陰謀論之中,包括“披薩門”(譯註: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一則毫無根據的謠言在互聯網上傳播,聲稱希拉里·克林頓和民主黨精英在華盛頓一家披薩店經營兒童性交易團伙)、“篡改天氣的機器”(譯註:“法輪功”媒體長期參與散佈和炒作源自美國的“氣候陰謀論”,認為政府通過人工降雨等干預天氣變化的手段,來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和“大取代”(譯註:一種認為歐洲白人正被非歐洲人取代的“白人至上主義”陰謀論)等等。她的《大紀元時報》同事均未接受過專門的新聞培訓(其中一個是物理專業的,另一個是時尚博主),而且他們寫文章也都是在閉門造車。一位《大紀元時報》撰稿人告訴阿爾布雷希特,他們幾乎不會花時間搞原創,大多數時候就是把“非主流”網站發布的內容包裝一下,更不會去做事實核查。阿爾布雷希特說:“他們(大紀元時報)經常從右翼博主那裡取材。”

“媒體事務網”分析師安吉洛·卡魯索內表示:“他們趨炎附勢,為了擴大受眾,提升自己的影響力,正極力向美國的權貴和政治舞台中心靠攏。”在卡魯索內看來,《大紀元時報》追求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影響力。因此,《大紀元時報》的這種既渴求“官商勾結”卻又不追權逐利的行為,使它從一眾受金錢或特定政治目的驅使的媒體中“脫穎而出”。對此,卡魯索內指出,正是《大紀元時報》的這種矛盾性讓不明真相的人覺得它“既與眾不同又令人費解”。

新冠疫情大流行為所有虛假信息媒體提供了可乘之機,其中最欣喜若狂的莫過於《大紀元時報》——什麼病毒起源於中國、什麼中國政府妨礙新冠來源調查,簡直信口雌黃張嘴就來。

長期以來,《大紀元時報》一直致力於給現代科學和醫學懷疑論煽風點火。英國智庫“戰略對話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的艾利斯·托馬斯(Elise Thomas)認為:“‘法輪功’有拒醫拒藥的不良前科,而這也剛好跟許多反疫苗群體的信仰不謀而合。”“法輪功”學員一致認為,只有信奉“法輪功”教義才能預防疾病,而藥物並不能預防疾病。

《大紀元時報》的前澳大利亞員工、“法輪功”原信徒本·赫爾利(Ben Hurley)說:“‘法輪功’學員拒藥由來以久。”

赫爾利還說,許多“法輪功”學員拒絕醫療:“不少原信徒身邊許多人因病去世了,而這些人本來能治好。這些人堅信自己不需要吃藥,因為他們是‘超人’。”

2020年底,德文版《大紀元時報》大肆報導了對特朗普的支持及對美國總統大選存在舞弊的指控,此舉使得新冠疫情懷疑論者對特朗普更加痴迷。在組織、參加反對德國封城的大型集會以及德國“匿名者Q”陰謀論組織者當中,《大紀元時報》的身影無處不在。

《大紀元時報》的內部運作猶如一個黑匣子。我們聯繫了數十名《大紀元時報》的歐洲現任和前任工作人員,卻鮮少有人願意回應。

“法輪功弟子把自己人和外人分得很清楚。”本·赫爾利說,“‘法輪功’弟子認為自己屬於更高層級的屬靈,而‘常人’是無知的,嚴格來說是骯髒的,也是不開竅的,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作者:胡婕(編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