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李洪志唆使弟子藐法抗法

李洪志唆使弟子藐法抗法

【評】邪教不僅違背道德規範,擾亂公序良俗,沖擊人類文明,而且挑戰法律底線,山東“招遠血案”就是顯例。相較於全能神邪教,法輪功在藐法抗法方面,也不遑多讓。該邪教圍攻媒體學校,沖擊黨政機關,非法插播電視,破壞防洪喇叭,惡意阻礙交通,製造自焚事件,釀成除魔慘劇……其罪行罄竹難書,究其根源,都是教主李洪志教唆使然。

  首先,李洪志公然發表藐法邪說

  李洪志在《轉法輪》中狂妄地說:“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這是沒有問題的。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為一個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來衡量了。”言下之意,大法信徒可以不受法律制約,為所欲為。我絕沒有冤枉李教主,他的弟子就是這樣領悟的。

  某弟子在《正念正行帶動周圍環境變化》中提起自己制發“真相幣”時說:“心裏也一直有點懷疑這樣做違不違反有關人民幣的規定,但又想救人要緊,常人法律管常人。我是修煉人,是超常的人,歸師父管,歸大法管。”另一篇《憑一個“信”字在修煉中走向成熟》更能說明問題:“《轉法輪》的一句法出現在腦中:‘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這是沒有問題的。’我明白這是師父在點化弟子,常人的法律隻能管常人,我們是超常人,是按宇宙大法在行事的,誰也動不了我。”瞧瞧,有師父歪理壯膽,邪徒違法作惡便無所懼了。

  其次,李洪志妄言“大法”淩駕法律

  李洪志在弟子面前大吹其牛:“三界一切眾生都是為這法而來、為這法而造就的,也就是說三界的一切形式,包括人類社會的各種各樣的形式,其中當然包括現在的法律,當然也包括人類存在的其它形式。這一切既然是法造的……”(《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意思很明顯,常人的法律是為“大法”“而來”“而造就”的,如果二者有沖突,應該服從“大法”。有如此“法理”張目,大法徒將“大法”淩駕於法律之上,就毫不奇怪了。

  2002年10月22日淩晨,法輪功信徒李祥春(美籍華裔)到揚州進行非法插播,在實施作案途中被抓了個人贓俱獲。 2003年3月21日,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了李祥春破壞廣播電視設施案,並當庭作出一審判決,以破壞廣播電視設施罪判處李祥春有期徒刑3年,附加驅逐出境。李祥春竟然還在法庭上宣稱:“隻要是宣傳‘大法’,這些活動就不是犯罪。”(按,類似言論,在法輪功網站上俯拾皆是),使得旁聽的美國領事館官員大為吃驚。可以想像,如果這位美國官員聽到上引李洪志的囈語,一定會更吃驚。然而,反邪教人士卻不會吃驚,因為他們知道:邪教必有邪理,邪理必為邪行,邪行必受懲罰。

  再次,李洪志慫恿弟子以身試法

  這一點僅以插播事件為例。 2002年3月5日,週潤君等十多名法輪功組織成員破壞並插播長春市、前郭縣有線電視網絡傳輸主幹線,宣揚法輪功邪教內容,緻使長春市城區內15.3萬用戶在數小時內無法收看32個頻道的有線電視節目,緻使前郭縣1.6萬用戶在210分鍾內無法收看有線電視節目,造成十分嚴重的社會危害,民憤極大,影響極壞。法律重錘當然要砸向違法犯罪者,法輪功媒體藉此炒作“迫害”,許多大法弟子對此十分困惑:影響別人看電視,破壞信息安全,這不是違法犯罪麼?此時,李洪志出來表態了。他於同年3月8日拋出《用正念看問題》,稱:“目前大陸大法弟子利用電視向人民講真相是在揭露邪惡的迫害,是在救度被邪惡欺騙所毒害的眾生,是慈悲偉大的舉動。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根本就沒有講過什麼法律,也不要再因為怕心而否定大法弟子講清真相中的所為。”

  師父如此充分肯定“插播”這一“偉大的舉動”,愚徒們便謹遵師命,“大干”起來了。緊接著,2002年5月31日21時許,孫蟬、孫方期、張家林等8名法輪功人員為插播邪教宣傳內容,破壞有線電視網傳輸主幹線,造成合肥市桐江新村、煙草學院等小區3900多住戶有線電視中斷信號30多分鍾。 2002年8月17日—19日,法輪功人員賀萬吉、張榮娟、李崇峰、李文明等人先後在西甯市、蘭州市、民和縣切割有線電視電纜,插播法輪功非法信息,緻使近2000戶有線電視用戶正常收看受到影響。 2004年1月19日、23日,河北省邢台市邢台縣皇寺鎮、沙河市新城鎮接連發生了兩起法輪功非法插播電視案。 2005年6月13日晚7點,陳岸君等4名法輪功邪教組織成員破壞並插播樂山市頂高山電視差轉台,宣揚法輪功歪理邪說,緻使附近5個鄉鎮的居民無法正常收看電視節目。 2007年中旬,煙台警方成功破獲了一起預謀在“7·22”期間從事有線電視非法插播活動的重大案件,策劃者係黑龍江省佳木斯市“4·20”電視插播案的主要組織者宋濤。上述涉案者當然都受到了應有的懲罰,然而,這一切都拜師父的陰險教唆所賜,李洪志才是罪魁禍首!

  此外,李洪志還發表《去掉最後的執著》等邪惡指令,要求弟子“走出來”與政府對抗,與法律叫闆,要求弟子“去掉一切常人執著,包括對人的生命的執著,從而達到更高層生命境界”,叫囂“這些修煉者連生死都放的下,還怕以死來威脅嗎?”以此驅使弟子沖擊法律禁地、挑戰法律尊嚴(典型的是“4·25事件”)。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邪教信徒為非作歹,危害社會,必然會遭到法律重錘的砸擊。然而,將弟子推向違法犯罪險境的李洪志卻早已營就狡兔之窟,賣身投靠反華勢力而暫時逍遙法外。奉勸邪教癡迷者們,趕快醒醒吧!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