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科技教育 五年级读完《量子信息简话》,小朋友们不得了 | 科技袁人

五年级读完《量子信息简话》,小朋友们不得了 | 科技袁人

导言:

对于爱学习、有志向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学习的条件比以前好了太多。少年强则国强,祝同学们奋发向上,早日成才,为国家、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

■ 视频链接:

douyin.com/video/708079

本视频发布于2022年3月30日,点赞量已达6.2k

■ 精彩呈现:

true

编辑

2022年2月27日,我应邀参加阿里云科技少年创造营的颁奖活动与圆桌论坛。我注意到现场有一位9岁的小朋友早早就开始举手,当主持人请我挑一位观众提问时,我就挑了这位9岁的小朋友。令我吃惊的是,他问的居然是关于量子科学的问题!他问量子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样的粒子。刚好现场的赠书环节送的就是我最近出版的科普书《量子信息简话》,我告诉他书里开头就谈到了这个问题,答案是量子不是粒子,而是“离散变化的最小单元”,然后解释了一番,然后工作人员立即送了他一本《量子信息简话》。

true

编辑

true

编辑

主持人宣布活动结束后,又有一位五年级的小朋友和家长来找我。他先问如何成为量子领域的研究者,我告诉他量子信息研究需要很多领域的综合,如物理、化学、材料、电子,所以只要有心,从很多专业都可以进入量子领域。然后他说他已经看完了《量子信息简话》,问我如何在测量时选择不同的基组。我告诉他这个依赖于具体的物理体系,例如对于偏振光来说,改变偏振片的方向就改变了基组。更普适的回答需要用到选读内容中的本征值、本征态等内容,一个物理量的所有本征态自动形成一个基组。他说他看了这些选读内容,没看懂。我说没看懂就对了,这些是大学的内容,如果小学能看懂就奇怪了。但无论如何,小学五年级就飞快地看完了《量子信息简话》,这非常好,前途不可限量。

true

编辑

出门要走的时候,又有一位六年级的同学和家长拦住我,问了一堆关于量子计算的问题。小朋友们的热情令我深受鼓舞,这说明对于真正的好东西,世界上确实有很多人是能看进去的。虽然在我科普硬核知识的内容下面经常评论不多,或者大部分是民科在胡说八道,但这只是因为民科的表达欲望是最强的。确实有很多人看懂了这些深入的知识,他们只是没有留言而已。

这令我想起2021年11月我在香港的经历(天问、北斗、中国空间站——中国科学院专家向香港师生解读国家最新科技成就 | 中国科普博览)。当时我是作为中国科学院与香港中联办联合组织的“科学与中国”院士专家巡讲团的一员,走进香港的若干所中学讲量子科学。这个活动受到了香港特区政府的高度重视,特首林郑月娥抱病出席了开幕式并讲话。但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是,香港有些小朋友的知识水平。

true

编辑

在一所中学讲完之后,主持人说由于时间有限,只能提一个问题。然后一位小朋友来提问,他问的居然是:四种基本作用力的统一现在进展如何?!

我给他回答了之后,校长邀请我们去参观学生们的科创项目。参观了一会儿,一位老师带着那位小朋友以及其他三位同学又来了,他说他们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好吧,我都欢迎。然后他们挨个提问,问的主题分别是:玻色-爱因斯坦凝聚!黑洞信息悖论!暗物质与暗能量!每听一个问题我都惊叹一下,这个居然你们都知道!

true

编辑

这些经历表明,现在的小朋友真是不得了。如果他们想学习、想努力,那么他们可以达到比以前高得多的水平。对于爱学习、有志向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学习的条件比以前好了太多。少年强则国强,祝同学们奋发向上,早日成才,为国家、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

■ 扩展阅读:

中国缺少科学大师,是因为太穷 | 科技袁人

何祚庥院士:李政道被派出国留学 是奉命要为中国造原子弹 | 章剑锋

科学的尽头是玄学?胡扯!| 科技袁人

丘成桐说中国搞量子计算的都是假的?断章取义 | 科技袁人

《量子信息简话》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 科技袁人

true

编辑

■ 作者简介:本文作者袁岚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传播系副主任,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研究中心副主任,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科技袁人”节目主讲人,安徽省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委员,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入选“典赞·2018科普中国”十大科学传播人物,微博@中科大胡不归,知乎@袁岚峰(zhihu.com/people/yuan-l)。

■ 责任编辑:SS

俄乌战争三个半月了,从数据说一些想法 | 宁南山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