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科技教育 阴谋论与竞争战略 | 汪涛

阴谋论与竞争战略 | 汪涛

导言:
我们要认识到,“阴谋论”这个概念本身也可以成为一个常用的阴谋(也可说是阳谋)手段:因为阴谋常常难以有直接的证据,因此,如果要去否定某个对自己真正阴谋的正确判断,就可以说它是“阴谋论”。

一、阴谋与阴谋论

在我的《隐形战争》(隐形战争 —— 中国未来抗疫之路该怎么走?| 汪涛)等文章发表的过程中,有些网友认为这是一个“阴谋论”。阴谋论也是人们经常提起的一个词汇,但人们对它的使用却很随意,没有确切的科学标准。有很多臆测的东西的确可以被称为阴谋论,而有些明显属于竞争性谋略范畴的,却时常会被人用“阴谋论”进行错误的指责。这两者之间要准确区分的确是有难度的,原因在于,他们往往都很难有充分的直接证据,并且可能充满迷雾。

阴谋论与真正的谋略是否可以有科学的区分方法呢?本文就是来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谈一下“阴谋”与“阴谋论”。

“阴谋”一词,与“阳谋”相对。“谋”,是指谋略。“阴”,是说暗藏的,也就是很难有直接公开的证据。尤其是,既然为谋略,它就是为达到某种目的,暗藏的东西可以是行为,也可以是目的和动机。阴谋一词如果是中性地来理解,它本意只是指目的或行为被暗藏的谋略。我们可以用一个中性的学术性的词汇来定义它,叫作“隐藏目的或行为的竞争性谋略”。既然目的和动机是隐藏的、被掩盖的,人们就可能认为它不是光明正大的东西。因此,阴谋一词往往带有贬义,如“阴谋诡计”就更多是指不正当的谋略。但是,隐藏的东西未必就一定是不正当的,不要说当年战争年代的地下党是隐藏的,就是现在正常市场环境中相当多的商业机密也都是隐藏的,不公开的东西,这些都不能说它“不正当”。

无论正当还是不正当,阴谋还算是指一种客观的事实,只不过这种事实往往难以获得直接的证据,其事实难以直接确认。而当“阴谋”一词再加上一个“论”之后,“阴谋论”就带有了“不客观”“不是事实”“臆测”的含义。例如,说“登月阴谋论”,意思就是说持“登月是假的”这种观点只是一种臆测,其提供的证据并无根据。我们要认识到,“阴谋论”这个概念本身也可以成为一个常用的阴谋(也可说是阳谋)手段:因为阴谋常常难以有直接的证据,因此,如果要去否定某个对自己真正阴谋的正确判断,就可以说它是“阴谋论”。例如,说美国促发了俄乌战争是一种阴谋论,意思就是要否定对美国促发俄乌战争阴谋的指责。美国自己早就直接承认了,还有很多中国人在替美国否认。

对阴谋和阴谋论认识非常欠缺的一个特殊表现是:有些已经接近于被公认(甚至是学术界一致公认)为是阴谋的事情,事实上并不是阴谋。例如,我在《超越战争论》一书中详细讨论了一个被普遍认为是阴谋的事件,其实并不是阴谋的案例。二战中日军偷袭珍珠港的情报,事先是被当时中国的国民党情报部门等破获、并传递给美国了的。当时罗斯福总统案头有相关的情报,但他却并没有根据这些情报提前作出准备。这在大量严肃的学术专著中都普遍认为是罗斯福的阴谋,他人为压下情报故意让日军偷袭成功,从而以此刺激普遍想置身事外的美国人参战。我在《超越战争论》中从突袭的一般规律等出发证明了这并不是阴谋,事实是罗斯福本人的确就是不相信这些情报,而不是故意为日军放水。因为类似的情报可以说是多如牛毛,99.99%以上都是假的。即使在今天也是如此,例如,国际上传出解放军要攻台的情报什么时候中断过?就在今年都有两轮解放军要攻台的情报大爆发,一是认为冬奥会后解放军会攻台,二是认为解放军会乘俄乌战争的混乱期间攻台。谁都知道总有一天解放军真会攻台,问题只是时间点不清楚,所以人们可以对这个时间点进行任何分析、猜测或者说来自哪个渠道的情报显示事件会在某个时间点发生。最后真发生的时候,那个碰巧撞上了的情报或猜测最后就被认为是神仙。研究者很可能会有所谓“幸存者偏差”存在,所以,出了任何大事件以后,总是能找到事前提醒或暗示会发生这种大事件的信息。但问题是在事先要从大量真真假假的情报中分析出正确的情报是极为困难的事情。二战中的巴巴罗萨计划行动之前也有大量情报传递到苏联高层,这些情报都被忽视了。事实上在此之前也同样天天都有各种德国要进攻苏联的情报存在,斯大林也早就知道苏德迟早会打起来,但之前那些情报都是假的。只是这些假的情报极少被人关注到而已。如果你去查找之前二十年的媒体信息,可能年年都能找到解放军要攻台的情报,事情过后什么也没发生,从此这些情报也没人再去关心。今年两次解放军要攻台的情报不正确,事后有人关心吗?完全没有。今年时间一半都还没过,这些就被人忘光了。

另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是:美国人特别喜欢谈自己政府的阴谋论,几乎在所有重大历史事件上,都可能有美国人认为是美国政府的阴谋。例如,除日军偷袭珍珠港阴谋外,还有美国登月、多位被“神经不正常的人”刺杀的美国总统、甚至911事件等,都有美国人认为是美国政府的阴谋。但美国政府基本上从来不去澄清这些阴谋论观点,而这本身才是一个真正的大阴谋。相比之下,中国政府从来都接受不了别人说自己存在阴谋,如果有人指责中国在搞阴谋,中国官方一般都会马上出面公开进行澄清。老是搞阴谋的人,就喜欢别人天天说它搞阴谋,并且是把显然不是阴谋的事情很不靠谱地、冤枉到他头上地、全都说成是阴谋,这样人们就很难搞清楚美国政府真正的阴谋是什么,甚至对他们“经常被阴谋论冤枉”而产生同情。阴谋论也经常被作为一种忽悠的工具,有很多人想忽悠中国人向左走,就会说向右是美国的阴谋。

因此,如果没有科学的对于竞争性谋略的分析方法,阴谋论本身就是一个常用的竞争性谋略,它事实上已经是一个阳谋了。

二、如何为真正的竞争性谋略找到科学的讨论依据

我们还是先用一些具体的案例来说明,可能会使这个问题更容易被人们理解。

1. 博弈类游戏

有很多博弈类的游戏,如中国象棋、军棋、围棋、国际象棋等,下棋的双方是一种博弈行为。博弈的双方目的显然就是为在下棋过程中胜过对方,说粗鲁一点就是要“将死地方”甚至“搞死对方”。只是在具体走每一步棋时,自己的阶段性目标和具体杀招会尽可能隐藏,不暴露给对方,甚至故意误导对方。随着下棋过程的进行,之前的很多谋略就会通过具体的落子显露出来,但也可能直到最后也没被发现。即使事后别人发现了,为了长期掩盖自己的高超棋谱或谋略,他也可以把某个步骤硬要解释成别的策略和目的。显然,下棋的每一步、双方都是在尽最大努力胜过对方,吃掉对方的棋子、将死对方、误导对方等。只要形成这种博弈的关系,一切行为和思考都是为了胜过对方的最终目的。难道因为某些过程看不清或不知道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是如何谋划的,就说不能证明对方要搞死自己的目的不存在吗?说对方就是要把另一方“将死”的认知是阴谋论吗?显然,不仅不能认为这是阴谋论,而且很自然地要把对方的一切行为都按阴谋来看待才是最正常的博弈逻辑。下棋就是要将死对方,走每一步都必须是“阴谋”“误导”“陷阱”……并且对方的一切行为,一切落子都必须要被另一方当成是“阴谋”看待,才是正常棋手基本的素养和思维。

如果有人认为“不要把人都想得那么邪恶,人家只是要和棋”,甚至于“人家来下棋的目的是为了让你的棋走得更好,要让你赢过其他人,甚至就是要来输棋给你的”,你是不是会认为这个人脑子有毛病?

战争中的一切行为同样是博弈,敌方的一切行为都要被看成是阴谋。你要能够识别出敌人的阴谋,透过重重迷雾看穿敌方的计策,并且反过来为对方设置各种阴谋……这才是正常的军事家思维。如果有人认为战争中的敌方目的只是要解放自己,是纯粹为了给自己带来发展和幸福,不要把人家看得那么邪恶,或者,你没有直接的证据去证明战争中的敌方有针对你的阴谋,所以不能认为对方有任何阴谋,否则你就是阴谋论……你是不是也会认为这个人脑子有毛病?博弈就是纯阴谋的游戏,一旦进入纯博弈的状态,不要再为具体的直接证据去纠结,你必须将对方的一切都看作是阴谋来进行分析和判断,这才是符合正常思维和逻辑的。虽然我们需要通过各种情报战去尽最大努力获得对方阴谋的直接证据,而这种情报战本身却就是需要尽最大努力进行保密的阴谋。

具体到今天的中国,我们需要去将肯尼亚人的行为看作是针对中国的阴谋吗?不能说绝对地一点可能都没有,但总体上我们不会这么认为,因为中国与肯尼亚之间不是博弈关系,而主要是合作和伙伴关系。所以,在国际上外交人员去开拓和发展外交关系时,首先就会给对方说“我们双方之间没有任何根本的利害冲突”,这就是双方充分地表明心迹:我们不会是博弈和竞争关系,可以充分地交朋友。

2. 企业市场营销和竞争中的阴谋

对于企业的市场营销理念主要有两种:一是以菲利普·科特勒为代表的,可以称为是“客户满意派”,就是说市场营销的目的就是满足客户的需求,让客户满意(参见他写的《营销原理》)。另一个是以里斯和特劳特为代表的,可以称为是“竞争派”,就说是市场营销的目的不是满足客户需求,而是战胜竞争对手(参见他们写的书《营销战》)。我在当年给中兴编撰的第一本内部营销培训教材《竞争与战略》中,将所有这些不同的营销理论和市场活动中的实践经验系统地进行了总结。无论是客户满意,还是战胜竞争对手,可能都存在竞争性的谋略,甚至隐藏的竞争性谋略(阴谋)的问题。即使产品技术上完全是为满足客户需求,与客户在商务谈判中也会形成一定程度的竞争和博弈关系,只是其竞争程度会比纯竞争对手弱一些。

竞争中也有合作,合作中也会有竞争。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3.丛林法则与多方-联合-伙伴-竞争关系

有人常用丛林法则来表达人类社会的竞争关系,但这个不完全准确和严格。我们建议用“多方-联合-伙伴-竞争关系”来表达。

多方。博弈和竞争很可能不是两方,而是“多方”,它们两两之间都形成博弈关系。这种多方博弈显然要比双方博弈关系得杂多,任何一方不仅要对付某一方,而且要同时对付其他很多博弈方。

联合。在多方博弈中,为了增强自己的竞争优势,经常采用其中一部分博弈方放弃或暂时放弃两两之间的竞争关系,转而形成联合甚至联盟,一起团结起来对付另外一方或多方。中国春秋战国时就是这种状态,欧洲历史上很长时间也是这种状态。这里为什么采用“联合”而不直接采用“联盟”一词,因为这与现在中国和很多国家采用的外交政策有很大关系。在原始多方博弈状态下,往往会迫使某些博弈方形成紧密的联盟,近乎一家人,一起获得强大的实力,从而一起去对付其他人。但是,现实世界中往往并不是永远都处于烈度最高的博弈状态。联盟关系的一个很大毛病就是任何一方不适当的竞争行为,往往会把所有联盟成员人为拖进一场最高烈度的竞争(如战争)中。如同在过去拜了把子,所有兄弟中任何一个人打架,其他所有人都必须得跟着一起上,不管打架是谁挑起的,不管是否合理,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兄弟有错在先。所以,现在“不结盟”是国际间获得较广泛认同的一种关系。中国现在就是朋友关系可以“没有上限”,但无论如何地没有上限,甚至于都可以在某个时间点上无限地接近于形成联盟,但都不会去发展成实质性的、法定的联盟关系,以避免完全联盟带来的问题。现在北约军事联盟就把很多国家捆死在一起,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犯浑,尤其是老大犯浑,所有联盟成员国家都得无原则地跟着一起犯浑。联合可是联盟关系,也可以是非联盟的但在战略安全上比较紧密的合作关系。

伙伴。伙伴是非结盟的、非战略安全上的、主要是经济等领域互利互惠的常规合作关系。

竞争。也可称博弈,是存在阴谋或阳谋的关系。

多方-联合-伙伴-竞争关系,是对现实世界人类社会相互关系一种最接近真实的模型描述。有了这样一个科学的模型,就可以比较容易地去分析各种相互关系,包括阴谋与阴谋论了。

三、如何定位当前中美关系的本质

中美之间的关系经历了跌宕起伏,从盟友到战争两个极端,以及中间各个关系状态,几乎是被遍历了,并且在两个极端关系之间大幅度地来回跳跃。所以,“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中美脱钩论”等等看法,都是不能完整准确反映中美关系实际发展历史的。中美关系永远都在历史之中,并且永远也不可能跳出历史了。唯一可以确认不可能回去的,只是中美不可能再回到盟友的关系状态。中美之间关系的任何状态都是历史,都有对应的可参考的过去。因此,可以从历史角度总结成两点:

一是中美之间永远不可能没有关系。即使美国人全移民到火星上去,中国人也会跟到火星上去,也会在火星上和美国人产生关系。所以,想要中美完全脱离关系0绝对不可能。

二是中美之间的关系永远都处在历史之中,在盟友(不再包括盟友)与战争两个极端以及两者之间的各种状态之间游走。就算中美之间可能还会有战争,那也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

从现实来看,中美之间已经陷入主要是竞争和博弈的状态,尤其美国一方是将中国看作主要的竞争者。关于这一点,已经有大量公开的证据来证明,是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政府官员、议员言行,不断出台的涉华法案等充分证明的。这是我们对中美关系现实的一个基本认知和定位。

既然如此,今天美国的一切所思所想,一切行为,基本上就都是针对中国的阴谋和阳谋。这不需要其他的直接证据就能去做出基本的判断。如果认为把美国的某种行为当作阴谋来进行分析就是阴谋论,这同样属于脑子有毛病的。—— 如果今天的美国战略家不是天天都在针对中国搞阴谋,那是他们的“失职行为”。

即使并不一定是针对中国的阴谋,我们也要首先从存在阴谋的可能性角度去看待和分析。就是经过一道阴谋的筛查。在经过筛查后,有可能会发现很多策略和行为只是纯粹为解决美国自身问题,并不是针对中国。例如,美国刚刚宣布全国处于电力紧急状态,要大力发展电力,包括从亚洲国家大量进口太阳能发电设备,增加电力供应。这很可能就是纯粹美国解决自身的问题。但即使这样的行为,我们也要从阴谋角度仔细考虑一下,这会不会是针对中国的阴谋,或者,即使它一开始的目的和行为纯粹只是为解决其自身的问题,但会不会有美国政客借题发挥,借机来折腾中国。即使我们做了很多分析之后,结果证明它不太可能是针对中国,也丝毫不能因此而认为阴谋分析是错的,就是阴谋论。这样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中美现状就是主要为博弈和竞争关系。如果中国人不这么考虑问题,那就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失职。当然,这个并不是绝对的和永久性的,如果未来美国大大地衰落,不再对中国构成威胁,也不再对中国采用博弈和竞争关系定位了,我们当然会随之进行调整,但在今天显然不行。

对美国的一切行为,甚至还没出现的行为,都要从阴谋角度来进行定位和分析,不是的也得先当成是的进行对待。这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喜欢美国,而仅仅是因为:中美现在就是坐到了棋盘前面,双方都已经是一个棋盘前的对手了。即使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既然一起坐到了棋盘面前,那就应该用尽全力好好地“杀它几盘”。否则就是看不起对方,是“不够朋友”。我们不仅要把美国的一切都先以阴谋来看待,而且要穷尽中华民族的一切谋略和智慧,全都给美国用上。中国人现在的一切所思所想,一切行为,也都必须是针对美国的阴谋和阳谋,把一切兵法和智慧都得100%地给他上足了。今日不用,更待何时?如果不对美国用尽谋略,那是作为今日中国人的失职和罪孽。而且,如果你真喜欢美国,真把美国当朋友,那就得这么干。

所以,把阴谋论用在对其他国家进行分析的人身上有可能成立,而用在分析美国阴谋的人身上是绝对不能成立的。无论对美国阴谋分析是对还是错,都绝对不可能是阴谋论,原因就在这里。

四、竞争性谋略的基本方法

1. 博弈逻辑

如果按上面这么分析,那是不是说只要遇到任何与美国有关的事情都大喊大叫一番“这是美国的阴谋”就完事了?当然不是。做任何事情都得是有方法的,都得有专业性。如果没有干过这个专业,没学过相应的方法,那就只能是一种空洞的阴谋论泛滥。

我在企业做了几十年,并且主要的工作就制定和实施各种竞争性的谋略。所以,我就是专业干这个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分析与很多的人分析不一样的根本原因所在。做这个工作久了,对方只要一出招,甚至还没出招,就会八九不离十地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一点?

下棋是有棋谱的,棋下多了,脑子中的棋谱就会更为丰富和完善。越是高手,越是能够看到更多步的棋。棋谱就是一种逻辑依据,以此为依据进行的思维过程可以被称为是博弈逻辑。博弈论其实就是研究博弈逻辑的,但它并不完全包含所有的博弈逻辑。博弈逻辑是一种循环因果的过程,其基本思路是这样­——根据基本的棋谱,反复地、来回地站在参与博弈的(比如说甲、乙)双方角度考虑问题。

  1. 根据目前的棋局,如果甲要战胜乙,甲有哪些可供选择的杀招。
  2. 每一种甲可能的出招,乙会怎么应对,会对甲作出哪些判断?然后采取什么样的招数应对。
  3. 针对步骤B,甲又会对乙的这次出招、以及过往乙的出招习惯做出什么样的判断,然后采取什么应对措施,或者根据乙的出招习惯,去设置什么陷阱来误导和迷惑乙做出错误的判断。
  4. 乙也会分析和思考甲的出招,以及甲的思维和出招习惯,然后针对其这一次出招和思维习惯设置陷阱,或者破解甲针对乙的习惯设置的陷阱和误导,甚至将计就计地使甲误以为自己设置的陷阱已经成功,反过来误导其落入乙方的陷阱。
  5. ……

以上是否感觉有点烧脑或者太绕了?但博弈和竞争就是这样循环因果的过程。不断地换位思考和往返地博弈思维,是一切竞争性谋略的基本功。将自己设想站到博弈另一方的立场上来充分地考虑问题,这在最初是很困难的,但当反复进行这样的训练之后,博弈逻辑思维方式就能建立起来了。为什么我可以对美国的很多行为(甚至没有直接证据的行为)做出准确的判断?因为我是充分地站在美国立场来考虑问题,如果是我坐在美国战略家的位置上,要想把中国搞死,我会采取什么方法?通过问这种问题就可以寻找出相应的各种可能的策略选择,对方的战略家往往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没有什么对错的问题,就是一个博弈逻辑。如果我是对方,我也会这么干,甚至比对方出手更准更狠。只有这样来考虑问题,才能做到“把对方拿捏得死死的”。

2. 经济性原则

无论你站在谁的立场上考虑问题,都必须遵从一些基本的合理性或经济性原则。例如,有些伪史论者认为古埃及的金字塔是近代西方人建造的,根本没有那么长的历史。为什么要建造这些建筑呢?因为当时他们在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面前很自卑,所以要建造这些宏伟的建筑来给自己找自信。这种分析的问题在哪里?就是这些学者既没有基本的博弈逻辑思维,也没有基本的经济性原则。

他们纯粹是站在自己立场上在考虑问题,而没有学会站在西方人立场上考虑问题。如果是我们自己在西方面前有自悲感,我们会怎么做?

讲一些自信的话和道理。这样成本最低,起效果最快。虽然可能最终效果不一定最大最彻底。

发奋图强,把自己建设好,从而在根本上增强自己的自信。

……

以上都是可能做出的具有不同程度经济合理性的选择。那么,我们会选择跑到缅甸去建设一个宏大的,要花五十年时间和几年财政总收入的成本,最终却毫无用处的水坝来实现增强中国人自信心的目的吗?根本不可能,原因是什么?一是成本实在是太高了。二是把它建在缅甸,即使这个东西本身真的能够增强人的自信,那也只会增强缅甸人的自信,怎么会增强中国人自信心呢?欧洲人如果要用建造金字塔的方法来增强自己的自信,他们应该选择建在欧洲,怎么会跑到埃及去花那么大代价建金字塔呢?这些都是从博弈逻辑和经济性上完全说不通的。

虽然人们对自己做事情的经济性判断也是可能会出错的。但如果你自己就根本不可能去做的事情,你自己肯定会认为那是傻到极点的事情,就不要轻易去设想别人会去干。博弈逻辑的分析首先就是要时时刻刻去仔细地考虑,如果你要认为对方会做什么的话,你自己会不会那样去做。只有当你自己站在自己立场上会做出经济合理选择的事情,才具有判断对方有可能会去做的基本前提。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类伪史论的观点呢?如果人们稍微深入总结一下就会发现,这一类观点就是中国提出四个自信,尤其是中国文化自信之后出现的。要阻止中国文化自信怎么办呢?不会直接跑出来说你中华文化就是不行嘛,还自信什么。现在谁要是这么说不仅很少人信,而且很容易被封杀。但采用极端的、畸形的、令人啼笑皆非的各种错误的“文化自信理论”来充斥舆论,就会让人们产生这样的印象:原来你中国文化自信都是这么一帮可笑至极的玩意儿。

3. 结果分析和检验

在竞争性谋略的完全链条中,包含了四个环节:原始的动机与目的,实现目的的谋略,实现谋略的行为,行为的结果。这四个环节之间从对应的博弈这一方来说应当是一致的,但是,因为各种因素的影响,它们之间往往并不一致。

在原始动机与目的促发下的谋略,是不是真能实现相应的目的,本身就存在逻辑上的合理性问题。谋略是要通过控制某些因素来实现预期的结果,但从事物发展本身的规律来说,控制了这些因素真能带来相应的结果吗?它们从原理上就不是那么绝对,因为影响结果的因素会是很多的,总有不能被控制的因素存在。一旦这些不能被控制的因素超出预期,结果就会与预期的谋略不一致。

有了谋略,必须要通过行动来实现。但是,在实现相应的行动时是否坚决,是否准确体现了相应的谋略和意图?如果两者之间因各种原因,甚至于仅仅是执行谋略的行动人理解上产生偏差,都可能使两者不一致,当然也会与最终结果不一致。

一方的行动不会是单向因果地推动事物发展,而必然会引发博弈的另一方做出针对性的反应。对方的反应很可能是不完全受自己控制的,甚至于会激发对方做出远超出平常反应的针对性反制行为。因此,搞不好博弈行为的结果不是向自己预期方向走,而是激发了对方过激反应后使事情向相反方向发展。中美关系第三定律的“遏制背反定律”,就是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激发了中国过激的反向反应,从而不仅使美国达不到最初的目的,反而使事情完全向相反方向发展。美国想通过制裁中国芯片阻止通信等产业的发展,可是,这样的制裁必然引发中国极为强烈的反向行为,以打破美国的制裁。其结果是极大地促进中国芯片业的发展。

所以,我们不能以结果与阴谋不一致,作为否定阴谋存在的证据。例如,有人以美国自己死了过百万人,来否定在新冠疫情中美国存在生物战行为,这个是不成立的。原因就在于阴谋与结果可能一致,也很可能不一致,甚至完全相反。

另一方面,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结果。结果是否对自己有利,才是我们最需要关心的事情。既然对方目的就是要对我方产生不利的结果,那么,只要对方的行为对我们很有可能产生不利的结果,我们就要坚决地加以阻止。即使真的好心也可能办坏事,本身就是阴谋更可能产生有害的结果。

结果是检验一切谋略的唯一标准。是否阴谋论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结果。

■ 扩展阅读:

为什么美国“逢中必挫”?| 汪涛

隐形战争 —— 中国未来抗疫之路该怎么走?| 汪涛

隐形战争 —— 疫情中的脑震荡式谎言 | 汪涛

隐形战争 —— 如何从战略相持转向战略反攻(中) | 汪涛

隐形战争之终结篇——如何从战略相持,转向战略反攻(下) | 汪涛

对付隐形战争的战略战术——如何赢得战略防御 | 汪涛

隐形战争 —— 科学的真理究竟掌握在谁手里?(上)| 汪涛

隐形战争 —— 科学的真理究竟掌握在谁手里?(下) | 汪涛

■ 背景简介:本文作者汪涛,曾为中兴通讯国际市场管理体系的奠基人,现为析易船舶总经理。本文2022年6月12日发表于微信公众号 纯科学(阴谋论与竞争战略),风云之声获授权转载。

■ 责任编辑:祝同学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中国缺少科学大师,是因为太穷 | 科技袁人

元宇宙的新鲜度,终归离不开一个“玩”字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