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国际要闻 新加坡防長:所謂“專制與民主的意識形態鬥爭”不是亞洲的核心問題

新加坡防長:所謂“專制與民主的意識形態鬥爭”不是亞洲的核心問題

6月10日-12日,第19屆香格里拉對話會在新加坡舉行。

本次美日先是在台灣問題上煽風點火,然後又鼓吹“中國威脅”。中方代表則在12日的發言中表明了中國對和平發展道路堅定不移的決心,並就台灣問題表明嚴正立場。

同一天,峰會東道主新加坡的防長黃永宏在主題為“確保區域穩定的新思路”的最後一場全體會議做了壓軸發言,新加坡國防部網站刊發了演講全文。

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滿世界搞“價值觀外交”,意圖以意識形態劃線,挑動對立,打造“小圈子”。黃永宏本次明確表示,亞洲的核心問題不是所謂的“專制與民主之間的意識形態鬥爭”,亞洲應繼續強調包容性和多邊主義,加強戰略互信,制訂準則並建立機制來緩解和避免衝突。

此外,在會後記者會上,黃永宏評價中美防長會晤“多少令人欣慰”。他同時還評價了日本近期一系列在安保領域的動作,他認為日本應該盡力緩解甚至是消除中、韓及東南亞國家對二戰日本侵略歷史的顧慮。

“亞洲的核心問題不是專制和民主間的意識形態之爭”

黃永宏在發言中著重關注了兩大區域,一個是烏克蘭,另一個亞洲。

對於亞洲,黃永宏表示:“亞洲的安全熱點眾所周知,而且並不新鮮:東海、南海、台灣海峽、朝鮮半島、中印、印巴……但亞洲國家必須搞清楚,亞洲核心議題跟專制與民主之間的意識形態鬥爭無關。拋開各種臉譜化和貼標籤,亞洲國家足夠多樣和多元,使得少有國家願意捲入到一場‘大逃殺’式(battle royale)的混戰。”

他認為,亞洲應從烏克蘭危機中汲取教訓。所幸即使在烏克蘭危機爆發後,所有亞洲國家也表現出支持國際準則,尊重他國主權和領土完整。

除此以外,在黃永宏看來,維繫亞洲和平的核心議題在於區域國家之間相互依存的關係。這種依存關係遠比俄羅斯和歐洲之間的關係更成熟、更有成效,也更互惠互利。比如中國幾乎是所有亞洲國家的第一大貿易夥伴,甚至連日韓兩國都分別佔中國總出口市場約6%和5%。中國也佔日本和韓國總出口市場的約19%和25%。

同時,亞洲國家還需要強化現有的安全架構,加強與區域內外大國的接觸,構築戰略互信。黃永宏認為,亞洲必須繼續強調包容性和多邊主義,像2013、2016、2019年舉行的“10 + 8”東盟防長擴大會就是很好的例子,這樣的會議能夠制定準則並建立機制來緩解和避免衝突。

因疫情原因,第八屆東盟防長擴大會以視頻方式舉行

中美防長會晤讓東南亞“感到安慰”

會議期間,中美防長實現面對面對話。

《南華早報》6月12日報導稱,黃永宏也在會議結束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你必須和自己的對手面對面接觸,才能正確地認識對方。兩國國防部長會晤的事實本身,我認為確實給了一些安慰。”

“至於未來的方向,東盟國家會感到欣慰的是,雙方都表示沒有必要選擇立場……至於這是否為真,我認為只能讓事實去說明一切。”

“日本的計劃可能會遇到阻力”

本屆峰會,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發表主旨演講,稱日本“將更加積極地應對亞洲面臨的挑戰與危機”,並明言將從根本上強化防衛力量,最晚到明年春季制定出旨在維持“印太”海洋秩序的新計劃。

黃永宏在新聞發布會上就此發表了評論,他認為日本的計劃可能會在該地區遇到一些阻力,這個國家的處境跟德國有類似之處。最初,德國想加強軍備的計劃也會遭到歐洲鄰國的抵制,直到恐怖主義、敘利亞衝突的餘波等新的威脅出現,這些擔憂才被擱置到一邊,一些歐洲國家甚至敦促德國增加國防開支。

黃永宏認為,“因為人們對二戰和日本侵略的記憶,亞洲國家仍然會有一些保留意見”,“對日本而言明智的做法是,即使無法最終徹底打消也應該盡力消除人們的顧慮,不只是對東南亞國家,對中韓也是如此。”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