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從我身邊人王平看李洪志的騙人鬼話

“從我身邊人王平看李洪志的騙人鬼話

【真相故事】近年來,“法輪功”邪教組織骨干成員相繼死亡,李洪志宣揚的“一人修煉、全家平安”“法身保護”“修煉人是不會死的”等謊言已經露餡,但是仍有部分“法輪功”人員抱著追求“圓滿”的心態堅持修煉,堅持做“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三件事。下面我結合自己身邊人王平的真實經歷來揭穿李洪志的鬼話。

我是安徽省蚌埠市五河縣衛生防疫站一名職工,我單位有一名從安徽省醫科大學本科畢業的女職工王平,她1964年8月出生,在大學時就與一名同班同學戀愛,倆人感情很好。大學畢業後,王平分配到五河縣衛生局工作,男友則分回原籍宿松縣衛生局,為了美好婚姻,男友調動來到五河縣,倆人很快結婚,小家庭生活過得甜甜美美。但是好景不長,1998年,受全國氣功熱影響,為了強身健體,王平參加了當地的“法輪功”修煉。剛開始,王平母親和丈夫以為只是一般的氣功鍛煉,但沒想到,王平很快迷戀上了“法輪功”的《轉法輪》等書籍,還有一些修煉的神奇故事彙編,從一個追求健康的人變成了一個追求成“神”、追求“圓滿”上“天國”的人。
自此以後,王平就像變了一個人,對丈夫的關心變淡了,對母親的感恩沒有了,對工作的追求消退了。工作上,早上班為了沿途宣傳“法輪功”,早下班是為了向路人“講真相”。一起畢業參加工作的同學工作幹得有聲有色,而她卻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法輪功”中,家中搞得亂七八糟,不收拾家務,不買菜,不做飯,家裡家外全靠丈夫一人。丈夫多次勸說無果,無奈經常發生爭吵,日積月累矛盾越來越大,丈夫一氣之下與其離婚,又調回宿松縣工作。

離婚並沒有讓王平警醒,反而讓她感到“解脫”。於是,她一門心思投入到“學法”修煉的“事業”之中。母親看王平飢一頓飽一頓,生活都不能自理,就每天當她的“保姆”,為其洗衣做飯,但王平仍然不顧自己和家裡的事務。由於王平生活沒有規律,身體健康越來越差,母親先後多次到我們單位找領導、找同事幫忙做王平思想勸說工作,但這時王平已經非常痴迷,認為別人的說教對她來說都是常人俗人的觀點,而她已經是修煉人,“常人的理和大法的理是反的”(李洪志的話),誰的話她都聽不進去,只有她師父李洪志的話是真理。

有一次,王平母親當著我們的面哭著對她說:“不要再這麼痴迷‘法輪功’了,要相信科學,好好生活!”“你父親在你幼小時就因病去世了,是我含辛茹苦把你養大,又省吃儉用培養你上大學,你難道就是這樣報答我的嗎?!”王平竟然回應說:“誰叫你讓我上大學的?現在的科學,大學期間學的東西都是錯誤的,只有‘法輪大法’才是最高科學!”如此等等。王平這一番話語讓我們大驚失色,一個有大學學歷、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呢?同事和朋友只能看著乾著急。她母親氣得自打耳光,痛哭流涕,而王平卻面無表情,不為所動。

時間一年一年過去,王平對“法輪功”一年比一年痴迷,她的身體也一年比一年消瘦,原來110多斤的體重變成了80斤不到。我們反复勸王平到醫院體檢,她就是不願意,說可以為單位省錢。她經常打嗝不消化,母親讓她吃胃藥,她堅決不吃,並說:“練功的人是不會生病的,就是生病,那也不是病,是‘業力’,是上輩子我乾了壞事,這輩子我要通過修煉來還債,如果吃了藥,表面上病也能好,但由於債沒還掉,下輩子還要遭更大的罪!”於是王平堅決不吃藥不看病。

一個醫科大學畢業生,又是在衛生系統工作的職工,因為修煉“法輪功”,相信了李洪志的鬼話,變成這樣一種認知,真的讓我們這些同事不可理解。 “小病不治變大病,大病不治即死亡”,這是千年不變的古訓,就連沒有文化的普通老百姓都明白的常識,到了修煉“法輪功”的王平這裡,她竟然堅決不認可。

2017年1月,當全國人民都在準備歡度春節時,王平因久病不治,走到了人生的盡頭,死在自己家的床上,年僅53歲。王平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本應痛哭,但早已流不出眼淚了。當同事們得知消息,趕到王平家看望時,她的母親眼中只有對李洪志和“法輪功”滿滿的仇恨,她大聲對我們說:“是李洪志害死了我的女兒啊!”

作者:何清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