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稿评论 拜登无力回天?哥伦比亚历史性左转

拜登无力回天?哥伦比亚历史性左转

自从1823年美国提出“门罗主义”以来,美国后来的统治者就将拉丁美洲视为自己的“后院”,当拉丁美洲各国纷纷独立,欧洲殖民者彻底失去了统治地位之后,美国便将这里变成了自己的“后院”。

而在“后院”当中,与美国关系最为密切的国家则是哥伦比亚。

从拉美的政治版图来看,唯有哥伦比亚从来没有过左翼政治力量上台执政。

不过,这一格局在今年大选后将很有可能被打破,在4月份的选举民调出来后,左翼联盟“哥伦比亚历史公约”候选人古斯塔沃·佩特罗就拥有了明显优势。

美国媒体又开始对佩特罗进行了新一轮的抹黑行动,为什么说“又”,因为在2018年的哥伦比亚大选中,美国媒体就对佩特罗进行过猛烈攻击,帮助右翼候选人杜克获得了大选胜利。

这次拜登政府的精力由于受到乌克兰危机牵制,对哥伦比亚大选投入力量不足,只是在最后冲刺阶段才放出了大招。5月23日,拜登宣布给予哥伦比亚“非北约盟友”地位。

拜登在给国务卿布林肯的备忘录写道:“根据美国宪法赋予我作为总统的权力……我在此确定哥伦比亚成为美国的非北约主要盟友。”

也就是说,拜登为了帮助哥伦比亚右翼阵营继续执政,单方面给予了哥伦比亚类似“北约成员国”的地位,美国将与哥伦比亚分享战略利益。

不过,拜登此举已经来不及挽回哥伦比亚右翼失利的局面。

在5月29日举行的投票当中,左翼的佩特罗得票率为40.44%,中右翼的埃尔南德斯得票率为27.99%,而右翼的古铁雷斯得票率为23.95%,直接被淘汰。

由于无人得票率超过50%,“决赛”将在6月19日举行,由佩特罗对决埃尔南德斯。

拜登政府为了最后一搏,“指导”古铁雷斯的“哥伦比亚联盟”将选票全部转给埃尔南德斯,古铁雷斯也已经宣布他的阵营将在6月19日投票给埃尔南德斯,理由是“我不想失去这个国家”。

但从最新民调来看,62岁的佩特罗虽然优势有所缩小,但大约还领先7个百分点,右翼想翻盘可能性不大。

埃尔南德斯还有一个弱点是年纪,这位房地产大亨已经77岁了,如果干完四年,他将是81岁。

哥伦比亚右翼正面临丢掉政权的局面,这主要是因为两方面原因:

一、国内

疫情冲击之下,民生困顿,经济不振,富人集团却更加贪婪,四成左右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贩毒和黑帮势力依旧猖獗,杜克总统上台前的承诺无一兑现;

二、国际

特朗普和拜登两届美国政府对哥伦比亚口惠而实不至,特别是疫苗和医疗物资方面没有提供及时的帮助。而拉美各国出现了明显的左转趋势,墨西哥、阿根廷、智利等大国都是左翼获胜,巴西今年大选民调也是左翼领先。

因此,佩特罗所领导的“哥伦比亚历史公约”左翼联盟成了哥伦比亚民众渴望改善生活困境的最大希望。

但美国绝不想看到哥伦比亚变天,因为这里不仅是美国的后院,而且哥伦比亚一直是美国控制南美地区的一个政治支柱。

哥伦比亚跟美国关系密切到什么程度?当年美国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介入朝鲜战争时,参战国当中就有哥伦比亚军队,也是唯一的拉美国家军队。

1100名哥伦比亚士兵为什么要跑到朝鲜跟志愿军作战?因为当时的戈麦斯总统就是美国一手扶上台的,他必须为美国效力。

直到今天的杜克总统,也是如此。美国在委内瑞拉封了个“街头总统”瓜伊多,杜克政府马上就承认瓜伊多,美国要推翻马杜罗总统,杜克就让军队在边境移动,还策划过暗杀马杜罗的行动。

而佩特罗早在2018年大选时就说过,他不会与美国继续保持屈辱的“合作”,他还说哥伦比亚没有外交政策,一直都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延伸。

2018年,美国打败佩特罗的主要攻击点就是他的左翼游击队员经历,这意味着“恐怖主义”。美国媒体大肆渲染左翼武装活跃时期可怕的内战回忆,但这次再用这招并不奏效。

实际上,哥伦比亚左翼武装兴起的根本原因就是美国对哥伦比亚人民的残酷掠夺和奴役,包括其它拉美左翼武装兴起也是如此。

美国“后院”国家是否“民主”?是由美国定义的,哥伦比亚几十年右翼执政,甚至军政府,都是“民主”政权,无论它们对国内实施何种残酷的统治手段。反之,像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就是“不民主”国家,必须颠覆。

而哥伦比亚与美国关系又是如此密切,这也注定了这个国家永无宁日的局面。

左翼武装

哥伦比亚更早的历史就不写了,就从1936年说起,因为这一年哥伦比亚实施了新宪法。这部宪法废除了天主教的国教地位,剥夺了教会的特殊权利,确定了“三权分立”、多党制、总统、议员直选制、八小时工作制。

这不挺西方民主制度的吗?但就算这样,美国也接受不了,因为自由党执政时,美国难以控制哥伦比亚。

1945年二战结束,美国就插手哥伦比亚内政,帮助保守党领袖佩雷斯利用自由党力量分散(推出了两个候选人)的机会赢得大选。

然后美国给枪给炮帮助佩雷斯政权迫害自由党力量,想要确保保守党一直执政下去。

1948年3月30日,第九次泛美会议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举行,美国国务卿马歇尔参会。而拉美独立运动领袖也云集波哥大,包括年轻的卡斯特罗。

哥伦比亚自由党领袖盖坦参加了这次会议,他还答应在4月9日到自由党机关报《时代报》报社接受采访,自由党将宣布与哥伦比亚共产党的合作政策。

然而,当天上午盖坦从国会大厦步行前往报社时,被一名枪手连开数枪,当场死在了人行道上。枪手被包围,并被打死。

4月13日,美国国务院在没有任何调查的情况下,突然宣布是哥伦比亚共产党谋杀了盖坦,英国大使麦克勒斯出面证实。

这样,佩雷斯政权就以共产党发动叛乱为借口,大肆屠杀左翼力量,包括盖坦领导的自由党。

这是一次非常荒谬的军事行动,自由党退入农村并建立了武装以对抗政府军的屠杀行动。

从此,哥伦比亚进入了“暴力时期”,哥伦比亚越乱,右翼政权就会越依附于美国力量。

谋杀盖坦的真正凶手就是美国情报机构和哥伦比亚代理人,可谓一举多得,既打乱了自由党,也给屠杀共产党制造了借口,右翼则获得了长期执政的基础。

哥共在山区成立了共青团、妇委会、统称“苏克雷营”,还建立拉丁美洲第一支共产党游击队,实行武装自卫。

1950年,戈麦斯上台,完全倒向美国,并出兵朝鲜战场。

1953年,罗哈斯将军发动政变,自任总统,1954年获得美国承认,进一步加剧了对左翼的迫害。

1957年,自由党和保守党联手推翻了军政府,两党在西班牙签署政治协议,建立民族阵线,总统四年轮流当一次,内阁部长职务平分,议席平分。

1958年,卡马戈政府成立后,又开始打共产党。实际上“民族阵线”仍然是一个右翼亲美势力主导的政权。

1961年,罗哈斯将军建立了“全国人民联盟”,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组织在1974年又建立了M19(四月十九日运动)武装组织,现在的候选人佩特罗参加的就是M19,17岁参加,25岁被捕。

M19在左翼武装眼中并不算左翼,但在右翼眼中它是左翼武装。佩特罗脱离了M19后,成为了左翼人士步入政坛,并赢了波哥大市长选举。而M19在90年代之后与贩毒集团纠缠在一起,成为了纯粹的暴力组织。

不过,M19在真正的左翼武装面前,只能排在第四位。

1964年5月1日,新总统巴伦西亚在美军顾问的帮助下对马克塔利亚地区发起了进攻,以两万兵力(陆军三分之一兵力)去围剿共产党武装。

共产党武装主力撤入山区,1966年4月,根据哥共十大精神,“哥伦比亚革命武装部队”(FARC)正式成立。

而另一支武装进入了桑坦德省,主要力量为青年学生,而不是农民。后来发展成为了民族解放军(ELN),为第二大反政府军力量。

1968年1月,一支崭新的武装力量出现在哥伦比亚,战斗力超强,控制着新安蒂奥基亚地区,称为人民解放军(媒体经常把它与民族解放军搞混)。

这是一支毛派武装,他们还成立了一个新的哥伦比亚共产党(红派)。

美国对“哥伦比亚人民解放军”非常忌惮,中央情报局少校拉尔夫曾经评价:

“人民解放军,不是哈瓦那所支持的那一类型,他们有真诚的支持着……正在拉丁美洲进行着一种新的斗争方式。”

1991年之后,“哥伦比亚人民解放军”是第一个放下武器,回归社会的组织,而其它三个有的变成了军阀式武装,有的与毒品集团合作。

到了2016年,哥伦比亚政府才与FARC、ELN达到了停火协议,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也因此授予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诺贝尔和平奖是个什么玩意?大家都知道,说明停火协议是有利美国的。

除了左翼武装,哥伦比亚还有极右翼武装,像“联合自卫军”(AUC),非常残忍,与政府和贩毒集团都有勾连。

可见哥伦比亚是有多乱,左翼如果能以选举形式上台执政,或许会给哥伦比亚的发展带来一个机会。在拉美集体左转情况下,美国是不敢来硬的。

但美国以及IMF等金融机构一定会从哥伦比亚抽回投资和贷款,让哥伦比亚不得不重新选择右翼力量。那么,谁来解决这些问题?美国很紧张。

拉美绝不是谁的后院,这里的人民也受够了魔鬼的掠夺和奴役,相信将来会有驱魔人来帮助它们摆脱魔爪。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