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魁满要闻 貪腐專案洩密調查 結果顯示來自內部

貪腐專案洩密調查 結果顯示來自內部

[時報訊]根據本省一位法官的調查結果,導致一場備受矚目的腐敗審判脫軌的媒體洩漏源頭竟然來自負責調查的主要人員。
這法官認為,此調查員這麼做是為了進一步發展自己的職業生涯,以便登上本省反貪腐特警組(UPAC)負責人的職位。
「理論上……是拉弗雷尼耶(R. Lafreniere)策劃一個反貪腐特警組的調查控洩系統,目的是讓他能續任特警組專員,並將特警組建立為一支專門的警察部隊,」週一公佈的一項法院裁決說,引述了來自獨立調查局(BEI)的證詞,後者是調查本省警隊不法行為的獨立機構。
拉弗雷尼耶否認了這一切指控。
獨立調查局的結論得到包括省檢控部門在內的其他機構認同,法官佩羅 (A. Perreault) 在其裁決中寫道。
就在二0一八年,省公安部門「提出某群體串通洩密的推論:即一名反貪腐特警組人員,獲得……機密信息並傳輸給一或多名追隨者,這些追隨者接著尋找最妥善的公開路線。」
該推論以前也曾公開提出過,但從未像獨立調查局探員杜央(M. Doyon)那樣詳細地闡述,也從未有過如此可靠的消息來源,他的任務是挖掘長期的洩密內幕。
在宣誓作證時,他說他的團隊已經能夠追蹤到某些人的洩密行為,認為這些人與他們的負責人拉弗雷尼耶一致行動——獨立調查局得出的結論是,僅拉弗雷尼耶本人就與六次洩密有關。
拉弗雷尼耶在反貪腐特警組的一名副手與八次洩密有關,另一人與三次洩密有關,還有一人人與兩次洩密有關。
杜央還作證說,洩密事件似乎與省府的重大政治時刻同步,時間上經過重新安排的考慮。
「杜央先生表示,他的調查顯示反貪腐特警組的某些洩密或調查策略與省議院政治議程中的關鍵日期同步,」裁決說。
拉弗雷尼耶週一告訴法文時報(La Presse),他認為這些指控「荒謬」,而且「玷了他的名譽」,並認為洩密事件傷害他所調查的一些關鍵案件。
如果這是真的,有關推論意味著負責清理公共工程和政治污垢的人也是負責破壞其關鍵部份的人。
貪腐特警組是調查前省長查烈斯(J. Charest)以及其他一些知名省自由黨政客的執法單位,後者還包括前省長諾蔓多(N. Normandeau),她們因涉嫌在滿市以 Boisbriand市一污水處理廠公共工程醜聞而面臨嚴重指控。
諾蔓多於二0一六年首次被捕,但到二0二0年秋季所有指控都已被撤銷或喊停——只因為過程花了很長時間,而且圍繞著案件的媒體洩密令情況變得複雜。
事實上週一公佈的裁決與二0二0年的裁決相同,但其全部內容直到現在才公開。
在過去的一年半裡,本省媒體聯盟進行干預,試圖將裁決內容全部公諸於世,其要求最終得到批准。
洩密最終改變諾蔓多的審判進程,但還有涉及其他調查的洩密,包括查烈斯的洩密。
拉弗雷尼耶告訴法文時報,洩密事件明顯損害和查烈斯有關的調查。他曾是一名省警員,後來在公安部工作兩年,接著於二0一一年獲任命為新成立反貪腐特警組的負責人,當時還不是一個永久單位。
二0一六年——特警組發生持續洩密大約四年後——他得到第二個五年任期,但只完成一半就於二0一八年突然下台,此後一直保持低調。
他向法文時報抱怨說,獨立調查局從未要求他放棄自己的立場或解釋他為何會以他們在法庭上所指控的方式進行調查。
「我的家人受苦,我的朋友也受苦。我的名聲一向很好,現在因為我克盡職責,我被單挑出來批判,」他告訴媒體。
在新發布的裁決中,法官佩羅 特別關注追蹤到底是誰誰洩密的調查,並寫道其中一些似乎從一開始就注定要失敗。
佩羅 裁定,洩密事件確實令針對諾蔓多的訴訟有必要暫停,儘管排除合理懷疑來確定究竟誰該負責並不是他的工作,但任何警員都應該比他更清楚。
他特別指出,反貪腐特警組將對其洩密事件進行虛假的內部調查,並且會被其負責人破壞的想法是荒謬可笑——眾所周知以後需要進行令一項獨立調查,則更拖延耽誤事情。
這法官寫道,這種拖延最終只會損害審判。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