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科技教育 供应链应在国内再分布——从疫情看上海对全国的影响力 | 宁南山

供应链应在国内再分布——从疫情看上海对全国的影响力 | 宁南山

导言:
这次上海的疫情,尽管对全国经济影响很大,但是如果能够影响和刺激供应链在全国的再分布,越多的产业在国内实现转移,实现多点分布和备份,降低单点出现问题对于全国的影响,这对于国内的供应链安全以及全国打工者的个人选择都会是一件好事。

最近的疫情数据向我们展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上海作为经济中心对全国的影响力测试,目前看这种影响尤其是集中在汽车产业,根据中汽协数据显示,4月,汽车销量118.1万辆,环比47.1%,同比下降47.6%,近乎腰斩。

上海在汽车零部件领域集中着博世、采埃孚,麦格纳等汽车零部件巨头,当然了还有特斯拉、上汽集团这些整车制造商。

下图是中信建投的统计,全球前十位的汽车零部件巨头,除了电装在北京外,其余九个都在上海。

上海的零部件企业供应的并不只是上海的整车制造商,也供应着全国的整车厂,下图是小鹏汽车创始人4月14日的朋友圈,当然了这是一个半月以前的了,目前上海已经在逐步复工复产。

而且目前看有业界大佬出来发声担心上海疫情封控影响的,主要还是汽车行业的,可见的确是汽车行业受影响最大。

4月15日华为的余承东也发表了类似观点,当时表达了上海供应链全面停车的担忧,而且尤其提到了汽车产业。

三家造车新势力都受到很大影响,蔚来、小鹏和理想的4月销量均出现显著下滑,环比降幅分别为41.6%、49%和62%。

4月9日,蔚来汽车发布声明称,因为疫情,公司位于吉林、上海、江苏等多地的供应链合作伙伴陆续停产,目前尚未恢复,导致蔚来合肥工厂整车生产已经暂停,理想汽车表示,4月的汽车产量遭遇重创,因为其近八成的汽车零部件供货均源自于上海市及其周边地区,上海新冠疫情阻断了供应链、物流及生产。

特斯拉中国4月产量仅为10757辆,交付仅1512辆,环比下降97.6%。

这里面小鹏汽车环比也出现了大幅下滑,小鹏的总部在广州,而广东省的疫情并不严重,可见小鹏汽车的部分产业链也比较依赖上海地区,估计跟汽车芯片关系比较大。

实际上全国的月销量在5000辆以上的主要车企中,仅有比亚迪在4月份出现了环比增长1.11%,其他全部是大幅下滑的。

我们从上海4月16日发布的第一批复工复产的白名单重点企业也可以看出,660多家企业里面汽车产业链的配套企业最多,达到200多家,达到了三分之一(32%),在制造业领域排名第二位的是集成电路企业,但数量占比仅为9%,制造业领域排名第三的是疫情防控物资企业,数量占比6%,我理解这个其实是医疗制造相关的产业。

下图来自中信建投。

除了汽车以外,芯片产业也高度集中在上海,尤其是芯片设计产业,上海一个城市占了全国的四分之一以上,下图是魏少军的数据,2021年上海在全国芯片设计业中占比27.73%,而实际上我认为上海的占比更高,因为下图中的统计应该是把华为海思算成了深圳的企业,所以深圳能排在芯片设计全国第二位,而实际上海思在上海也有很大的研发团队。

而如果按照2020年的数据,根据中国半导体协会统计,上海2020年集成电路行业产值占全国23%,其中设计业占全国25%,而制造及封测分别为18%与17%。包括华虹,中芯国际,积塔半导体在上海都有规模很大的工厂,中芯国际最先进的14nm产线就在上海市。

不过相对于对汽车的影响力,全国芯片产业受影响相对较小,今年前三个月我国集成电路产量下降了4.2%,这是继2019年第一季度我国芯片产量下降8.7%以来最差的季度产能表现。

其中,3月的降幅更大,仅仅3月份一个月的时间,我国芯片产量就下滑了5.1%。2022年4月全国集成电路生产259亿块,同比下滑12.1%,1-4月累计产量1074亿块,同比下滑5.4%。

这是有意思的事情,其实上海在半导体产业的占比也不小,但为何全国半导体产业受影响的程度小于汽车行业呢?

我觉得主要是以下三个原因:

1:因为美国的制裁,国内的半导体行业已经提前做了“备战模式”,

美国前两年针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制裁打击,让国内的半导体产业链具有被断供的危机感,同时过去两年的半导体行业需求猛涨,一直处于缺货的状态,因此企业在生产所需原材料上是备有相对较多库存的,这和一般企业追求零库存有所不同,毕竟在财务上库存就是资金损失。

以中芯国际今年一季度的财报为例,存货高达13.17亿美元,这是不小的数字。

2:半导体的产线具有特殊性,由于是高精密度的产线,因此并不能随便停机,必须保持连续的生产,上海的中芯国际,华虹等公司在疫情期间都通过闭环管理的形式,一部分工人在工厂内持续的生产,同时上海市政府也针对这些重点企业针对原材料的供应等做了专门的保障。

3:半导体上游原材料国产化率目前比较低,依赖于从国外进口,而并不像国内的汽车产业链那样,大量的零部件在上海生产,尽管上海也有安集,新昇等半导体原材料供应商。

上海并不是中国唯一的进口港口,即使上海因为疫情封控,对江苏,北京,浙江,陕西,湖北,广东等省份的半导体工厂影响也不像汽车产业那么大。

当然除了制造业的汽车和半导体,上海对全国的影响力还不止于此,医疗器械和制药行业,广告行业等,上海都占有很大的比重。

由于上海还是大量跨国公司以及本土公司的中国总部所在地,因此上海其实也是全国的广告中心,大量的广告公司和投放业主都集中在上海,上海的封控导致国内很多自媒体的广告收入也在下降,我就看到一个粉丝过百万的视频制作者说好几个月没接到广告了。

另外,上海的江南造船厂,中国商飞还承担着中国战略制造任务,一个是003航母,一个是C919大飞机。

换言之,目前中国的几个战略产业,新能源汽车,半导体,医疗器械和制药,船舶,航空工业,上海都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像造船业的三颗明珠(航母,邮轮,LNG船),上海是中国唯一三者都在同时建造的,国产喷气式客机也是在上海。

可以说上海对于中国最关键的几个产业的升级有着重大的影响。

说一些感想,如果说我们所在的世界,全球化在倒退,因为疫情的原因,以及美国为主的国家对于中国崛起的压制,供应链在世界各国的分布不再是单纯的根据成本,市场和效率,而是要考虑供应链的自主性和安全性。

那么这次上海的疫情,体现了上海作为经济中心对于全国的影响力,尤其是汽车产业受影响之大,觉得产业链在国内的再分布也需要考虑。实际上尽管上海的GDP总量全国占比并不太高,但对全国的影响却不只是汽车,还有半导体,医疗制药,乃至于广告等等。

而与之形成对照的是,产业链高度全国分散的比亚迪,却可以说成为上海疫情下唯一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的汽车企业,销量保持了增长。

一直觉得对于我国来说,实现共同富裕,包括解决房价问题的最佳途径就是产业转移,因为一线城市的土地面积始终是有限的,有限的土地+不断涌入的人口,房价是降不下来的,而把产业和工作机会转移到二三四线城市,不仅带动了当地的发展,而且相当于是扩大了土地供给,降低了房价(同样月薪一万的工作岗位,从房价五万的一线城市搬迁到了房价一两万的城市,房价降低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同时对于很多本来就想在家乡或者本省工作的人来说,也提升了生活幸福感。

过去的十来年,深圳就有不少企业逐渐转移到了内地,比较典型的有富士康把大量产能搬迁到河南省,华为把总部搬迁到东莞,比亚迪在重庆,西安,长沙,青海,济南等全国各地大量新投资设厂等等,我觉得这是双赢的局面。像《齐鲁晚报》的报道,2022年春节开工后,比亚迪济南工厂就开始大规模招聘,预计最终将拥有2.5万人的规模。

但现在我觉得在共同富裕之外,供应链的安全性也是个重要的考虑,这次上海的疫情,尽管对全国经济影响很大,但是如果能够影响和刺激供应链在全国的再分布,越多的产业在国内实现转移,实现多点分布和备份,降低单点出现问题对于全国的影响,这对于国内的供应链安全以及全国打工者的个人选择都会是一件好事。

■ 扩展阅读:

解放战争背后的军事工业建设竞赛 | 宁南山

查询了台湾的一些经济数据,说下台湾的优势和弱点 | 宁南山

从法国GTT公司收取中韩制造的LNG船专利费说起 | 宁南山

越南的上限到底有多高?| 宁南山

对2030年中国的一些预测 | 宁南山

■背景简介:本文作者深圳宁南山,坐标深圳,中产阶级,有价值的产业,经济,政经和生活内容信息提供者。文章2022年5月30日发表于微信公众号 宁南山 (供应链应在国内再分布–从疫情看上海对全国的影响力),风云之声获授权转载。
■ 责任编辑:祝阳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登陆太阳的秘诀,不是“晚上去” | 科技袁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