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魁满要闻 語言修正法案通過 將會面臨法庭挑戰

語言修正法案通過 將會面臨法庭挑戰

【時報訊】96法案是省政府旨在保護本省法語的有爭議的立法,已在省議院獲得通過。本週二下午,省議員們以七十八票對廿九票贊成通過這項法例,省自由黨和魁人黨的反對黨成員投反對票。
該法案獲得通過之際,滿市一位憲法律師表示,他與一個其他律師委會計劃在法庭上對提出質疑。
96法案的「無故濫用權力是……我前所未見,」憲法律師格雷(J. Grey)週二在省議院通過法案數小時前表示。
與此同時,省長黎高特(F. Legault)週二下午對講英語的省民表示,省府正作出「歷史性承諾」,即他們可以「保留」原有的服務,並表示他相信他們所獲得的服務已經比其他語言少數族裔更好。
聯邦總理杜魯多在溫哥華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對法案的通過作出回應,告訴記者他對96法案「感到擔憂」,但當被問及聯邦政府是否會干預進行法律挑戰時,他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
「我們將繼續非常仔細地研究最終的應對形式,將根據我們認為在全國范圍內保護少數群體的必要性作出決定,」他用英語說。
「我知道支持魁省以外的法語社區有多麼重要,但確保我們保護魁省境內的法語社區也非常重要,」他補充道,並指出他曾經在卑詩省教過法語。
96法案旨在更新本省最初的語言法,即101法案,但卻包含重大徹底的變化,將在司法系統和大學教育系統以及本省社會的許多其他領域留下深刻的印記。
除此之外,前來本省的新移民在抵達後僅六個月就必須完全用法語與任何政府機構進行溝通。
法案還將改變決定本省有多少法官必須是雙語的制度,將這權力轉移給司法部長——他目前也是負責法語的部長。
法案將限制英語CEGEP預科的入學比例,令英語大學越來越難以進入,因為其比例將停止在二0一九年的水平。
在這些預科學院裡,學生也將面臨新的要求——有些學生需要通過法語考試才能畢業並就讀一些法語核心課程,而單語英語學生還需要宣更多課程學習法語。
批評人士說這反過來會大幅改變大學的人員配置,刺激校方大量招聘法語教師,並可能危及一些說英語教師的飯碗。
至於法案將對醫療保健產生什麼影響人們一直很困惑,律師警們告說,這法案為改變用獲得英語醫療保健的難易程度敞開大門,而政府在口頭上堅稱這方面將不會發生變化。
然而批評者人士指出口頭保證難以服眾,因為法案內容廣泛且非常複雜,留下了很多不確定性。
黎高特上週表示這類批評是「虛假信息」。他週二再次強調在法案通過後,政府承諾將維持英語服務。
「我知道有些人聲稱96法案將阻止講英語的省民接受英語醫療保健服務,刻意火上澆油,」他說。「我們知道有些人很擔心,我們致力於確保你們照樣獲得英語醫療保健服務,這是個歷史承諾,我們將讓你們繼續擁有講英語醫院、學校、CEGEP預科和大學,據我所知沒有其他語言少數群體比英語社區更能獲得自己的語言服務。」
這位省長補充到:「我們為此感到自豪,也為為我們成為北美的法語邦國而感到自豪,保護共同語言是我們的責任,我邀請所有省民說法語,熱愛及保護它。」
省自由黨領袖安歌蕾(D. Anglade)表示,她的政黨反對法案的幾個部份,包括要求所有新移民在本省居住六個月後必須接受政府的法語服務。
「這不現實不可接受,有很多家庭會受到影響,並將負面影響,」她在法案通過後表示。
安歌蕾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居住在本省的人可以支持法語的推廣和保護,但也可以反對96法案,因為它「分裂了省民」。
「這是表達你想要什麼類型魁北克省的方式之一。我們是否想要一個可以保護和促進法語魁北克省,是的但我們以包容的方式做到這一點,讓每個人都感到受尊重,無論你家使用那一種語言?」
代表說英語省民的傘式團體魁北克社團網絡(QCGN)負責人表示,經過一年就這法案努力讓人們了解這法案,並設法說服立法者進行修改,最終的法案版本「仍然不是我們想要的」。
「這是悲傷的一天,我認為這全省來說都是悲傷的一天,」魁北克社團網絡主管瑪婷拉芙歌(S. Martin-Laforge)說。
就像計劃挑戰法案的律師一樣,她說她發現其通過方式——即免受大多數法律上訴的影響——實在令人不安。
「豁免條款(notwithstanding clause)的預防性使用令人難以置信,」她說。「我們不能訴諸本省人權憲章或聯邦人權憲章。」
由格雷代表的律師團計劃在有必要他們的訴訟帶到聯合國,這位律師週二表示。
魁北克社團網絡在一聲明中表示,他們確實有「一個包容性的魁北克願景,其中法語是通用語言」,並且大多數說英語的人「傾向於在本省乃至全國推廣和保護法語」。
但該組織「認為應以有更有效和更具包容性的方式來實現這目標……而且可以在不侵犯省民的人權、平等和合法權利的情況下實現,」聲明說。
瑪婷拉芙歌說,一般滿地可人最擔憂並不一定是法案將影響什麼部門,例如衛生或司法系統,而是與將「歷史悠久」。
在本省,「所謂歷史悠久說英語的人」一直被用來描述那些父母可以證明他們在國內上過英語公校的省民,因此他們自己有資格上英語公校,而且他們的孩子將來也可以。
其他人尤其是移民,則必須上法語公校——即使他們的父母也接受過英語教育,但在海外不是國內。
96法案標誌著政府似乎首次準備將此區分分擴展到教育系統之外,以阻止那些不是「歷史悠久」說英語省民,尤其是新移民獲得其他英語政府服務的機會。
「我認為人們非常擔心歷史悠久英語省民這身份問題,這意味著什麼?這在現實中意味著什麼?」瑪婷拉芙歌說。「說英語的社區正是那些想要、需要英語服務的省民。」
據她所說,即使對於那些確實有資格接受英語教育的省民來說,在日常生活中的許多場合也證明這概念也令人不快。
「我和其他人要做什麼時必須拿出某種證件,展示我們是歷史悠久的英裔?」她說。「如果你一生都住在本省你如何證明,但更重要的是倘若你來自國內其他地方,你又如何證明?歷史悠久英裔是個糟糕的概念。” 」
她說人們一再向她的組織明確表示,他們「不想被歸類,不想被政府區分身份」,省外的人並不總是理解的是,許多說英語的省民實際上非常擅長法語,甚至像她那樣能說流利雙語。
但她認為在某些情況下,人們應該有權說自己的母語。「我的例子是當我小的時候,我媽媽用英語安慰我,說她是鵝媽媽或什麼,」她說。「當我長大了,我需要更多富有同情心的照顧時,即使我說一口流利的法語,我可能會接觸到的安慰語言是英語。」
「這很複雜,」她又說。「醫療保健與其結果有關——你希望人們變得更好……大多數醫療保健專業人員也這麼想。政府不應該立法規定醫生用什麼語言與病人交談。」

上一篇

已经没有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