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魁满要闻 聯合國投訴語言法 幾十年前已有先例

聯合國投訴語言法 幾十年前已有先例

【時報訊】省府週二通過了96法案,這似乎只是一場漫長法律旅程的開始,本省的一個知名律師委會承諾將把這法案帶到比本省幾十年來前所未見的更大的挑戰。
省長黎高特 (F. Legault) 政府在其執政期間使用了豁免條款(notwithstanding),並已在其世俗主義法案即21法案通過時也援引這條款。
但將其用於96法案似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些律師表示,儘管有了這項杜絕任何憲法人權挑戰的條款,他們仍計劃在法律上作出回應。
「我們將……向國際法庭,即聯合國人權委會投訴,」人權律師格雷(J. Grey)解釋,他是處理這問題的委會成員。
他還告訴CJAD電台,他認為省長黎高特的政府使用豁免條款越界,已經不是一次而是兩次。
他說96法案是「我所見過最無裡的權力濫用」。「21法案和96法案是本省政府政策到位的某種知會,憲章就變成無需遵循的建議而已,因此豁免條款的使用成為一場非常重要的挑戰。」
格雷在接受採訪時說,在其他幾項挑戰96法案的嘗試都沒有結果之後,聯合國的挑戰才會成為現實。
但格雷又說,前往國際法院投訴使用豁免條款進行干預是有先例,特別是在本省。事實上,他本人也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參與一場類似的官司,當時涉及一項語言法即178法案,也是對101法案的修正,專門針對公共標誌,規定只能以法文出現,甚至沒有更小字體的英文翻譯。
格雷代表一些說英語的投訴者領導了一場反對法案的鬥爭,他們當時選擇將官司帶到聯合國,因為和現在一樣政府亦使用豁免條款。
這一次,律師們可能會首先要求停止實施,格雷說。「我認為在法案的某些部分,這有很大的成功機會,其中一部份肯定會受到打擊。但如果我們不成功,或者這部份仍然存在,那麼我們將按照178法案中做法行事。」
格雷說,前省長布拉沙(R. Bourassa)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所提出的這法案甚至沒有黎高特的版本那麼明目張膽。
「布拉沙先生以一種不那麼完整和侵入方式援引了豁免條款,」格雷說。「國際法院說是非法,我希望他們也會說這也是非法。」
當時聯合國委會站在講英語的投訴者那邊,認為如此嚴格的標誌法對於保護法語並不重要。
這委會還裁定這項擬議中的法案違反「民事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命令我國和本省修改法律。
格雷說,他發現96法案在某主要方面與他幾十年前所反對的法案相似。
除了他認為特別成問題的部份之外——例如法語保護局「在查案時,在沒有憲法監督的情況下比調查謀殺的警方擁有更大的搜查和扣押權力」,就像在178法案那樣,他根本不相信它會真正保護本省法裔。
「讓法語更安全的方法是確保所有都知道對他們沒有傷害,而且不會被剝奪機會,」他說,比如告訴說法語的人他們將被排除在英語CEGEP預科之外所帶造成的焦慮。「雙語的法裔在面試時不可以使用雙語,令人難以置信實在太荒謬了。」
他向CJAD補充道:「這法案的驚人之處在於,除了一些政治狂熱分子之外,沒有任何人會獲勝,沒有任何人會過得更好。」
格雷還表示,他認為這是基於一個「錯誤的前提」,即法語甚至在本省每況愈下的想法。
他說他還不能透露委會其他律師的姓名,而在有關法案正式成為法律之前,是無法提出法律挑戰。
格雷說,律挑戰程序可能需要很長時間,但暫時停止實施的要求可能會在短期內有所幫助,但「重要的是最終限制這種權力濫用方式,」他說。
他還抨擊聯邦政府,聲稱在被迫前往國際求助之前,本應從聯邦內部獲得更多幫助。
「這政府應該發揮作用,就像在上世紀七十年代那樣,」格雷說,並提到老杜魯多 (P. Trudeau) 擔任總理時採取的一些步驟。
「不幸的是,老魯多的遺產人權憲章真正遭受攻擊之前,本屆政府完全沒有骨氣,」他說。
然而他又指出,總體上的法律挑戰不會只關注豁免條款,作為21法案挑戰的一部份這問題已提交給省高等法院。「將有司法這部份(本省司法系統的變化),及豁免條款被濫用及不公正,」他說。「還有保健問題、將講英語的省民一分為二、對說法語省民的歧視等等。」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