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法輪功”的政治敘事:編造所謂“器官活摘”謠言 (1)

法輪功”的政治敘事:編造所謂“器官活摘”謠言 (1)

【編者按】基於近日“法輪功”利用《大紀元時報》再次抄作「活摘器官」的謠言,再次暴露法輪功的醜態。事實上,眾所皆知這種謠言是由喪心病狂的李洪志和他的法輪功捏造,意圖抹黑中國形象,這種妄想只會把自己繪得更臭更醜。本著維護正義,捍衛真理的精神下,本報以正視聽,連續刊登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知名器官移植問題專家坎貝爾·弗雷澤(Campbell Fraser)撰寫的一篇學術論文《“法輪功”的政治敘事:編造所謂“器官活摘”謠言》(The Falun Gong Political Narrative: Creating the Illusion of So-called “Forced Organ Harvesting”),通過研究“法輪功”邪教組織及其成員構成,分析了“法輪功”編造“器官活摘”謠言的目的,揭露了“法輪功”對質疑、批評其謠言的相關人士所採取的卑劣行徑。以下全文翻譯。

【正義真相】本文作者坎貝爾·弗雷澤介紹:

過去幾年,“法輪功”邪教組織一直將所謂的“器官活摘”謠言,作為他們持續反對中國政府,特別是反對中國共產黨的重點。

一個由國際知名人體器官移植專家組成的團隊對這些謠言進行了全面調查。該團隊於2017年梵蒂岡“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後成立,曾多次前往中國各地,與醫生、醫院管理人員和政府官員會面。雖然我也是這個團隊的一員,但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完全代表我個人。

首先,我認為“法輪功”的謠言毫無依據。截至2019年,我並未發現任何能夠證明“法輪功”成員以任何方式被“活摘”了器官的證據。

盡管已有上述結論,“法輪功”卻仍在繼續遊說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想僅靠幾趟中國之行就希望國際社會相信,他們的成員在中國被大規模謀殺。個中原因不言而喻:“法輪功”投入瞭如此多的時間和精力,把所謂的“器官活摘”打造成爭端的主題,因此他們必須想方設法讓這些謠言“千古流芳”,以免自己在國際社會丟臉。

無獨有偶,某些個人和團體也一直處心積慮地試圖破壞和顛覆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因此所謂的“器官活摘”不但正好成為這些人的有利工具,同時也被一些西方政客當成把反對中國提上議程的有利契機。因此,可以想像,在不久的將來“法輪功”極有可能繼續通過各種政治和學術場合,向“特定觀眾”放映所謂“器官活摘”的宣傳“紀錄片”,以博取同情。對“法輪功”來說,這是獲得公眾支持性價比最高的方法。因此,“法輪功”最主要的策略就是,給世界植入一個假象,即中國存在所謂的“器官活摘”。

“法輪功”一直處心積慮地將自己定位為受害者,並始終用這種姿態,以弱者對抗中國強權的方式展示所謂的“器官活摘”。 “法輪功”的作品裏充斥著“大衛與歌利亞”式(譯注:David and Goliath,聖經故事中以弱勝強的典型)的政治表態。 “法輪功”的這種定位確實頗具諷刺意味,一方面,該組織聲稱擁有數以百萬計的活躍成員;另一方面,它又將自己定位為弱小者、劣勢者。本文通過對“法輪功”組織及其支持者的分析,探討這種受害者心態下的具體表現。

“法輪功”組織概述

“法輪功”組織的來龍去脈和信仰教義在其他許多論述中都有詳細介紹,這裏不再贅述。不過,我為“法輪功”組織不同層級的成員進行了分類,這在其他報道中沒有提過,下文將進行介紹。需要注意的是,“法輪功”組織不認可、不接受、不贊同這些分類。

雖然“法輪功”將所有信徒都稱為學員,但結合實際,我們將“法輪功”成員分為三個不同的層級。 “法輪功”的基礎是一級學員,他們與組織的關係鬆散,對組織的投入有限。這些人主要是受“法輪功”的修煉和冥想所吸引。一級學員對“法輪功”政治不感興趣,在進入或退出組織時幾乎沒有障礙。然而,這些人確實為“法輪功”的政治屬性提供了重要掩護。

“法輪功”的第二層級修煉者承諾朝著“圓滿”的最終目標努力,並嚴格遵循“法輪功”教義,積極參與政治活動。他們致力於“修煉”——這是“法輪功”的重要教義,要求個人為組織的政治利益作出犧牲。他們積極參與各種活動,目標是最大限度地損害中國在全球舞台上的聲譽。

“法輪功”的最高級別成員是三級領導層。他們控制“法輪功”網站和媒體,並為“法輪功”組織提供政治指導。三級領導層不需要遵循“法輪功”教義,但因其領導地位和引路人身份受到二級修煉者的尊敬。他們由大學教師、政客人士等受過教育的個人組成,在“法輪功”的核心圈子裏大展拳腳。李洪志是他們公認的精神領袖,而負責執行政治戰略的則是這群知識分子。 “法輪功”主要媒體《大紀元時報》則負責大肆吹捧這群人。一系列展示這群領導層的宣傳材料已在國際上廣泛傳播,以紀錄片形式呈現,製作精良。

三級領導層利用網絡技術開發了一套與學員溝通的有效方法,該技術能夠實時更新主要政治文件。他們安排“法輪功”學員在網絡上閱讀電子版教義,而非紙質版。這使得那些控制著“法輪功”媒體的人能夠隨時改變成員的特定信仰,並將預期政治行為及時傳達給他們。領導層還管理著其他許多負責散播謠言的團體。 2017年,“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DAFOH)發出的聲音可能是這些分支團體裏最響亮的。

然而,無論“法輪功”成員層級如何,主題都是將自己呈現為受害者的姿態。因此,該組織似乎堅信,真實陳述事實、真正體現透明度只是對社會的正常期望,但不包括自己。 “法輪功”認為,自己作為受害者和弱勢群體,騷擾任何妨礙其政治目標的個人或組織都是合理的。

“法輪功”聲稱的所謂“器官活摘”——2019年1月的情況

國際“法輪功”激進主義經常攻擊參與器官移植的醫學專家,他們在全球發起運動,各地相互配合,通過所謂的“器官活摘”博取全世界的同情。這儼然已成為該組織賴以生存的救命稻草。

2015年1月,中國正式建立起器官捐贈體系。截至2016年9月,在中國成功獲得器官移植的外國人顯著減少。事實上,鑒於中國目前器官短缺,我還遇到了前往其他國家進行移植的中國公民。截至2019年1月,只有極個別外國人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均發生在未經政府批準、私自經營的黑診所裏。盡管鐵證如山,但“法輪功”的骨幹成員依然嘴硬——因為如果所謂的“器官活摘”失去可信度,那麼“法輪功”此前向全世界提出的“受害者”理論也將站不住腳。
我是一個國際團隊的成員,在器官移植的各方面都具備專業知識,並經常與中國移植專家合作。該團隊與中國醫生合作,他們為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提供治療服務,為患者進行移植手術做好準備,並在患者接受供體器官後為他們提供終身善後護理。該團隊還與一些外科醫生合作,這些外科醫生從捐贈者那接受供體器官並為其移植到接受者體內。此外,他們還與負責獲取、保存、運送和分配供體器官的中國器官獲取組織(OPO)合作,該組織會基於臨床需求和名單上的等待時間來決定誰先接受供體器官。最後,該團隊還與醫院管理人員、衛生部代表和患者倡導團體合作。

但是,我並沒有找到能證明中國“器官活摘”的證據。因此,我本人會繼續支持和鼓勵還在進行中的器官移植改革。雖然新的器官移植體系在很大程度上仍有進步的空間,但确實已經取得了重大改進。

盡管提供了上述證據,但“法輪功”仍然堅持認為,無論過去還是現在,他們都是“器官活摘”的受害者。他們在許多地方仍然開展此類宣傳活動,均有記錄。但值得探究的是,為什麼“法輪功”選擇“器官活摘”作為他們的核心話題。

首先,“法輪功”的教義對醫學持普遍懷疑態度,而這一點被“法輪功”三級領導層利用到了極緻。在他們的教義之下,修煉者對移植的整個概念充滿懷疑。在香港器官移植會議上,我就曾被“法輪功”學員抗議——他們認為器官衰竭的人都該死,器官衰竭是因果報應的結果,接受他人器官移植只能帶來排異,只會破壞移植的器官。“法輪功”三級領導層之所以在政治宣傳中以器官移植外科醫生為目標,很可能是因為這個故事很容易被二級修煉者理解和接受。它在“法輪功”內部影響力很大,符合其一直以來的敘事風格。

然而,國際社會一直歡迎中國移植專家的參與和融入,而此舉更是促成中國與其他器官移植體系早已成熟的國家間密切且高水平的接觸。2016年至2017年的參與更是促成雙方的合作,按照國際標準在中國發展器官移植,這些合作大大加深了外界對中國器官捐贈和移植的了解。正是通過這種接觸,我們可以自信地說,“法輪功”的謠言毫無依據。

這種國際參與對“法輪功”來說是一場公關災難。他們的反應極其激烈,分別在2016年9月香港國際器官移植大會、2017年2月梵蒂岡“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和2017年9月日內瓦“國際器官捐獻與獲取大會”上演了歇斯底裏的抗議。

2017年末,對於國際專家訪問中國,“法輪功”似乎在挖空心思贏得更廣泛的支持者。例如,當西方政客或記者想要發表反華評論時,他們就會提到所謂的“器官活摘”,以此作為他們的論據。在這樣的圈子裏繼續傳播謠言是“法輪功”現有的一個重要策略。然而,這一策略並非萬無一失。2017年10月,同情“法輪功”的媒體報道稱馬航MH370飛機墜毀悲劇與所謂的“器官活摘”有關。但這種離奇的謠言不可能幫到“法輪功”,尤其是MH370遇難者家屬迫切希望找到親人的線索,這種言論只會給他們帶來痛苦。(未完待續)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