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稿评论 西方忘卻了人權這回事

西方忘卻了人權這回事

 歐洲對俄羅斯之國民和文化心懷敵意由來已久。法國和德國早在1812年和1941年以「剷除蠻夷」為理由入侵俄羅斯。雖然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頒布了許多人權公約,但這種仇俄意識依然故我,俄羅斯百姓往往首當其衝。

 2004年,蓋洛普民意調查公司發現整個歐洲以至西方社會反俄情緒高漲,對俄羅斯持負面看法的民眾比例很高,例如芬蘭的比例高達62%,挪威為57%,捷克為42%。英國民調機構YouGov Cambridge於2019至2020年所做的調查發現,60%的美國人對俄羅斯持負面看法,而澳洲、加拿大和德國的相應數字則為54%。

 美西方肆意欺凌俄羅斯人

 自從北約擴張引發俄烏衝突,西方就掀起一股新的反俄潮流,西方的領導人通通忘卻了自己常掛在嘴上的人權,隨意侵吞俄羅斯人的財產,許多非官方組織有樣學樣,肆意欺凌俄羅斯人。

 在捷克,據報道俄羅斯人在街頭被辱罵,他們的孩子在學校遭受欺凌,大學拒絕為俄羅斯學生改卷,酒店拒絕接待俄羅斯人,連本土俄裔居民都遭到惡意標籤。捷克憲法明明禁止歧視,但當地的俄羅斯人卻得不到這項法規的保護。生活在其他西方國家的俄羅斯人的遭遇同樣令人唏噓。

 國與國之間發生衝突可能要鬥個你死我活,但迫害某個國家的普通老百姓,尤其是在非戰爭狀態下迫害普通老百姓,無論如何都是說不通的。歐盟經常把人權掛在嘴上,慣於指摘別國侵犯人權,但他們對待俄羅斯人卻忘了有人權這回事,剝奪他們的基本權利,隨意侵吞他們的財產,甚至剝奪他們的工作權利。

 譬如,德國法例禁止歧視,但著名俄羅斯指揮家捷傑耶夫卻因為自己的政治觀點被慕尼黑樂團解僱,並丟失當地音樂節總監的差事。雖然《歐洲人權公約》和《德國憲法》均保障言論自由,但無論是德國政府和歐盟都沒有挺身而出維護捷傑耶夫的權利,令他飽受歧視,而受害者遠遠不止他一個。

 又例如,著名女高音安娜奈瑞貝科被迫取消在丹麥舉行的音樂會,而歐洲廣播聯盟則禁止俄羅斯人參加本年度的歐洲歌唱大賽。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熱衷做人權教師爺,但歐洲宣揚的人權價值正遭到大肆踐踏,她卻視而不見,這再次證明歐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加拿大擁有健全的人權制度,但加拿大藝術委員會卻斷絕與所有俄羅斯藝術家往來。20歲的俄羅斯鋼琴天才亞歷山大馬洛費耶夫雖然批評了俄羅斯的政策,但蒙特利爾和溫哥華當局仍取消了他計劃在當地舉行的音樂會,令他深感哀傷。加拿大政府非但沒有譴責這種喪失理智的反俄情緒,反而縱容這種行為。

 美國的仇俄情緒更是由來以久。前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曾在2017年譏諷俄羅斯人「天生工於心計」,他簡直是五十步笑百步。現在民主黨國會議員斯沃韋爾呼籲把所有俄羅斯學生驅逐出境。美國境內的一些俄羅斯人經營的店舖遭受惡意破壞,更有店主被恐嚇。俄羅斯駐美大使安東諾夫形容美國的仇俄情緒「超乎想像」。

 在英國,負責一年一度溫布頓網球錦標賽的全英草地網球俱樂部早前宣布禁止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球員參賽。英國體育大臣何德森和文化大臣杜慧詩對此表示贊同,可見他們與外相卓慧思一樣拿無還擊之力的俄羅斯平民百姓出氣。但這些政客迫害無辜運動員的做法已引起各地運動員及運動團體的強烈不滿。

 世界男子職業網球協會表示,禁賽決定有欠公允,並可能會立下壞的先例。國際女子網球協會強調,運動員不應因為其國籍或其國家的政策而受到懲罰或被剝奪參賽機會,又指運動員以個人身份參賽,不應受到歧視,歧視他們既不公平,亦不合理。

 運動員個人也紛紛發聲反對歧視俄羅斯運動員。譬如,曾經贏得溫布頓冠軍的英國球手梅利表示他不支持禁賽,西班牙網球好手拿度稱禁賽的決定極為不公,而網球界傳奇人物祖高域表示禁賽是荒唐的決定,曾經贏得九屆溫布頓公開賽的娜華蒂露娃批評禁賽是錯誤的做法。

 運動員們能夠做到是非分明,反觀英國一些政客卻陷於政治偏見不能自拔。英國有公平處事的傳統,又有禁止歧視的法律,實在不應該發生這種事。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宣稱因擔心出現不公平情況而辭任香港終審法院職務,現在無辜的運動員遭到實實在在的不公平對待,為何他不發一聲呢?官僚濫權,人人應發聲反對,韋彥德又豈能置身事外?我們決不能坐視濫權者隨意迫害運動員。

前香港刑事檢控專員 江樂士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