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稿评论 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六大疑点,美国究竟害怕什么?

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六大疑点,美国究竟害怕什么?

图源:生命时报

“美国这些生物实验室疑云重重,如果还迟迟不愿意把事情说清楚,那么美国国家的信誉也将更快地崩塌。”

“美军在乌克兰开展的生物试验活动,远远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公共卫生活动,需要更加公开,需要更加透明。”

“我们应该如何从政府和社会层面构建防护网,防止生物安全事故的发生?”

在东方卫视5月16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第143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王小理老师,针对俄乌冲突中,俄罗斯发现美方资助乌克兰进行军事生物实验室事件进行解读分析。https://player.youku.com/embed/XNTg3MDA1MzU3Ng==

张维为:

大家一定记得2003年美国时任国务卿鲍威尔,手举着一个装着可能是白色洗衣粉的试管,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谴责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后来美国就以此为借口发动了伊拉克战争。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般指核武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方面公布了一批又一批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里发现的原始文件。

3月16日,普京总统本人在一个演讲中指出“乌克兰存在着一个由几十个实验室组成的网络,在美国五角大楼的指导和资助下开展军事生物计划”。生物武器涉及反人类罪,引起国际社会哗然,很多美国民众也感到义愤。

美国白宫的新闻秘书普萨基率先否认这种指责,他说俄罗斯在造谣,俄罗斯自己想在乌克兰使用生物武器。联合国安理会在2022年3月先后召开两次会议讨论乌克兰生物安全问题。

美俄代表爆发了激烈的交锋。俄罗斯代表表示,俄罗斯已经找到了乌克兰在美国国防部支持下,进行危险生物活动的很多证据,美国必须给世界一个交代!而美国代表则坚持美国在乌克兰没有生物武器,俄罗斯散布的是虚假信息。但总体上美国这次给人感觉心比较虚,也许俄罗斯真是抓住了不少实锤。随着俄罗斯公布的材料越来越多,国际社会对美国实验室的这种疑虑也越来越多。

疑虑之一,美国和乌克兰的一系列操作十分可疑。俄罗斯是2月24日开战的同一天,乌克兰卫生部紧急命令销毁乌境内所有的生物实验室中的生物病原体。我看了美国副国务卿纽兰3月8日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候的视频,她在国会被美国参议员卢比奥问及此事,回答有点吞吞吐吐,给人感觉心比较虚。她是这样说的:“乌克兰有生物研究设施,我们现在非常担心俄军会控制这些设施。我们正在同乌方研究,如何阻止那些研究材料落入俄军手中。”

疑虑之二:美国迄今为止未能提供任何有力的反驳。俄罗斯已经把原始材料一批批地在网上公布:有项目,有编号,有资金额度,有公章,有签名,所涉及的机构和人员都是有名有姓的。我想如果美国认为这是虚假信息,它完全可以指出这些材料中哪怕一个伪造的细节,但迄今为止美国还没有这样做,所以人们当然要提出更多的质疑。

疑虑之三:美国的多数盟国虽然没有公开批评美国,但公开站出来为美国进行积极辩护的好像也不多。也许这些国家中不少心中对美国建在本国的这类实验室也是疑虑重重,但敢怒不敢言。

疑虑之四:美国这类实验室已经发生过大量的高危病原体泄漏事故。比方说,2004年到2015年间,美国犹他州的一个军方实验室向国内很多其它州和国外,寄出过86组炭疽杆菌样本,本来以为是灭活的样本,后来却发现这些杆菌仍然有活性,而它们已经寄出去了,我看了一下材料,是五十个州和八、九个国家。

美军德特里克堡基地更是美国生物军事化活动的大本营,储存了几乎所有已知的高致病性的病原体,2019年7月因违规操作而突然关闭,引起舆论哗然。但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透露细节。我国民众就新冠疫情溯源问题要求世卫组织去美国的德堡实验室调查,我想这是非常严正的、正义的呼声。

疑虑之五:美国有使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的恶劣记录。我们都知道,上世纪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美国都使用过这类武器。不久前,美国驻越南使馆官网翻车很能说明问题。

美国的驻越南使馆的官网发帖否认俄罗斯对它所谓生化武器的指控,说不是美国而是俄罗斯可能会使用生化武器,结果很多的越南网民纷纷把几十年前美国使用“橙剂”的照片和文字发了上去。

越战期间,为了围剿出没于丛林里的越共抵抗力量,美军用飞机投放了7000多万升的毒性非常强的落叶剂,又称“橙剂”,导致许多地方丛林被毁,庄稼颗粒无收,水源遭到污染,大批百姓死亡,许多幸存者患上了种种疾病,甚至出现了50多万身体畸型、有智力障碍的儿童。直到今天,“橙剂”污染物的影响还没有消除,而美国迄今还没有对受害者做出任何赔偿。

疑虑之六:美国现在还是全球唯一一个仍然拥有化学武器的国家,而且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阻拦联合国建立《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多边核查机制的国家。美国动不动就要核查其它国家是否发展生化武器,但从来不接受别人对它的核查。

俄罗斯这次公布的材料非常详尽、非常丰富,我这里简单列举一些:

   -UP-2项目,炭疽杆菌菌株,在乌克兰军人中进行了药物试验。

   -UP-4项目,高致病性H5N1流感和纽尔卡斯病毒,研究候鸟传播危险传染病。

   -UP-9项目,非洲猪瘟病原体项目。今天许多人都怀疑它与俄罗斯和乌克兰地区活跃了好几年的猪瘟疫情可能有关联。

俄罗斯方面公布的材料还有很多,有兴趣者可以自己上网去查。中国专家也指出,看来美国在采集斯拉夫人种的生物信息,其造成的危害甚至可能会大于核武器,因为核武器会引来核报复,导致“互相毁灭”,但基因武器可以无形地、缓慢地祸害一个种族、一个民族。

美国控制的许多实验室都建在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大国的周边。这些实验室本身也可能变成攻击其它国家的基地。美国现在在全世界控制着336个生物实验室,它们的生物军事活动如同定时炸弹般已经把自己国家、美国的国民和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置于高度的危险之中。

总之,俄方拿出的证据和提出的指控都非常具体。美国迄今为止还不敢具体回应。美国究竟害怕什么?我想全中国人民和整个国际社会都要追问这个问题,直至美国给出可信的答复。

现在,这些材料引出的问题也开始在美国国内发酵,因为它也危及美国人民的生命安全。美国前民主党众议员图尔希·加巴德说:我非常担心,我想每个美国人甚至全世界的人都在为此担心,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不容忽视。她说,“美国在乌克兰资助了这么多的生物实验室,如果这些实验室坦坦荡荡,为什么如此费尽心机地遮遮掩掩,不仅仅是乌克兰的实验室,美国在全球资助的所有这些实验室必须马上被关闭”。

截至3月17日,加巴德这番话的视频在美国的各大媒体平台获得超过600多万次的播放量。但是,她的这番讲话也遭到许多美国政客的批判。3月14日,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就表示:“加巴德在支持俄罗斯的虚假宣传,她这种叛国式的谎言可能伤害人命。”

英国《每日邮报》最近也发文提出这么一个观点,五角大楼的生物实验室项目实际上打响了一场舆论战,美国的言论自由遭遇考验。3月11日,五角大楼曾针对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在官网上登出了这么一个说明,它说:“美国国防部的联合减少威胁项目,叫CTR,与乌克兰共同开展生物学工作的目的是,销毁前苏联遗留下的不安全的生物材料。”但是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对此提出质疑,它的新闻主播卡尔森是这样说的,从2005年以来,五角大楼一直在与乌克兰合作,销毁苏联留下的生物武器,这个解释挺正当。但是2005年是17年前,消灭苏联的生物武器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17年似乎太长了,如果你有17年的时间,而且从美国国会获得这么充足的资金,你可能已经把整个夏威夷海滩上的沙子都过滤一遍了。

美国国内保守派的媒体质疑这一切的原因之一是美国国内党派之争,因为他们反对拜登,而根据俄方最近披露的材料,拜登总统的儿子亨特·拜登,他的投资基金参与了实验室的一些项目,这些似乎实锤了美国保守派对拜登家族腐败等一些指控。

总之,美国的这些实验室疑云重重。我们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大校不久前也表示,美方是生化危机的真正制造者,中方郑重要求美方对其生物军事活动作出全面具体的澄清,并接受多边核查。

我也认为如果美国还迟迟不愿意把事情说清楚,那么美国将越来越被动,甚至不排除美国在世界许多地方的这一类实验室将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美国整个国家的信誉也将更快地崩塌。

王小理:

生物武器是一大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通称,生物武器是国际社会非常关注的敏感话题,也是国内非常关注的话题。实际上从我的个人经验来看,七年前,我们国内对生物安全,不要说生物武器的讨论,其实是一个非常小众的一个话题。

我记得参加一个英文的生物安全期刊创刊的时候,一位业内的资深专家说,这个话题是不是不合适进行一个公开讨论?没想到今天我可以在大众媒体——电视上进行这个话题的讨论,由此可见这个话题已经进展到非常值得大家广泛关注的程度。

美国在乌克兰,包括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或者说按照美方国防部,国防威胁降低局的另外一个材料提出的一个数据,在全球49个国家和地区有超过336个实验室,对美国在海外的实验室和它们整个生物防御体系,我认为需要从两方面来看:

第一个方面说美国虽然在面临俄罗斯的强烈指控之下,它依然脸不红心不跳,就是说美国海外的生物实验室的历史还是蛮悠久的,从它的发展历程来看,美国的海外实验室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这个历史甚至在“生物武器”这个概念提出之前就有了,最早可以看到是1898年,美国为了配合它的海外殖民军事活动,就在海外实施了建立生物实验室的建设活动。

图源:生命时报

在一战和二战的时候,美军就意识到,在海外开展一些军事活动,就需要配置相应的军事卫生体系,特别是在二战之后,美国在海外建立了许多的军事医学实验室。这些实验室有些是官方的、正式的、挂牌的,你走在大街上就可以看到的,这些实验室它的存在有其军事的价值和意义,无论怎么来讲,美国总是有它的理由,当然这个理由是国际社会普遍反对的,它是军事价值。

第二层价值,刚才张维为教授提到,美国以削减前苏联的生物武器实验室,特别是他们的人员,美国说这些实验室、这些人员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很有可能被恐怖分子利用,所以它采取了一些对前苏联的设施进行转化、转移的计划,但是就如刚才张教授提到的,它用了这么长时间,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但是美国海外的实验室最主要的问题恰恰是它的另外一个方面,这个方面才是国际社会更为关注的。1969年美国当时的总统尼克松发布了美国的生物防御政策和项目这样一个声明,美国声明说它销毁所有的生物武器,同时也不开发、不开展进攻性生物武器的研发,同时仅保留它们防御性的生物研究。

美国最后是和苏联当时在“冷战”期间达成了这样一个《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这样一个双方比较能接受的方案,但是这个方案里面存在着一个问题,其中就是缺乏生物武器核查条款,这就为未来的一些相关问题的酝酿、问题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进入21世纪之后,整个形势变了,“冷战”期间大国相互制衡的环境变了,美国成了唯一的超级大国,它缺少像苏联这样一个制衡的力量,同时的话,大家也知道现在业界有个说法,说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生物科技在进入21世纪之后,特别是2000年“人类基因组计划”实施之后,生物技术的潜力又被社会各界,包括军方,特别是美国的军方,重新地评价了,所以整个环境、形势或者世道与“冷战”期间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第二个方面,美国开展生物武器或者说防御性生物武器研发的策略也发生了变化,它把它的这些军事活动、军事生物技术活动转移到海外。我们研究认为它有几方面的考虑,第一个,整个的监管环境发生了变化,相对美国本土来说,海外的环境对他们开展这种模糊性的防御性的生物技术研究提供的监管氛围是相对宽松许多。第二个,美国在海外对这些生物实验室的运营成本、运营的氛围是更加宽松自如了。

刚才张维为教授提到,俄罗斯拿出来越来越多的证据,而且发动了整个国家机器对美国在乌克兰,包括在其它地方开展的军事生物试验活动进行一个深入的调查,但是目前俄罗斯还没有走正式的渠道来指控美国开展生物武器研发,它没有走《禁止生物武器公约》里面提到的一些条款,或者说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启动正式的调查程序。

美国各界,包括美国的国防部、美国的国务院,甚至美国总统也在各个场合断然否认了,肯定是国际社会还是不太认同的,因为它在从我们业界来看,美军在乌克兰开展的生物试验活动,它远远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公共卫生活动,它开展的一些生物试验的高精尖的程度超出乌克兰军事发展的需要和乌克兰政治经济发展的需要。

这是对于美国在乌克兰实验室开展活动的一个总体判断,确实如国际社会主张的那样,需要更加公开,需要更加透明,需要展示它作为一个大国负责任的态度,而不是遮遮掩掩。

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43期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