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稿评论 郭文貴詐騙老賴 以謊為生 壞事做盡 惡報必到

郭文貴詐騙老賴 以謊為生 壞事做盡 惡報必到

一、G系集資詐騙事實實錘,郭文貴末日拉開大幕
根據美國SEC、FBI對郭文貴詐騙團伙的深入調查,郭文貴詐騙團伙的犯罪事實已經實錘,也就是說所有涉及G系投資、VOG等虛假投資,實施集資詐騙的人員均會被追究相關法律責任,這讓不可一世的郭大騙子大吃一驚,恐再吃牢飯,而Sara的倒戈,更讓郭文貴惶惶不可終日。曾經對外表現的你儂我儂、郎情妾意的郭文貴與Sara,現如今因利益而相互撕逼,並在網上進行互罵互懟,並在直播中用言語攻擊Sara,稱Sara陰險毒辣,是爛貨,用語之惡毒,非常人而不能及,讓不明所以的人還以為二人有何深仇大恨,深不知二人以前是多麼要好的伙伴。而Sara也公開說郭騙會進監獄,說郭是大忽悠和伏地魔,簡直是熱鬧非凡,著實給螞蟻們上演了一出精彩的狗咬狗一嘴毛的狗血大戲。

縱觀郭文貴與Sara的關係,二人因利益結合在一起,同時其中也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Sara是郭文貴詐騙團伙的重要成員,自二人相互勾結在一起後,為詐騙,設立G系投資、VOG等虛假名目,郭文貴對小螞蟻們進行宣傳,Sara進行管理。當然,這其中詐騙得來的小螞蟻們的血汗錢都是由Sara管理打到郭文貴指定的賬戶中,根據郭詐騙團伙內部人員爆料,所有小螞蟻們進行的G系列投資均在郭詐騙團伙的賬上,根本沒有進行所謂的投資,小螞蟻們不僅得不到收益,連投資的本金也不難要回。而現今,一是部分小螞蟻們在發現被騙後,要求退錢,郭文貴詐騙團伙就以各種理由來搪塞小螞蟻們;二是美國SEC及FBI對郭文貴詐騙團伙的調查,證實郭文貴旗下的G系投資、VOG等均係非法集資詐騙,而郭文貴作為詐騙團伙首腦,為了免除牢獄之災,棄昔日“戰友”於不顧,與Sara相互推諉,互相揭底,郭文貴稱從來沒有授權Sara接受投資人錢款,稱從小螞蟻們詐騙而來的錢都在Sara手中,使一招“金蟬脫殼”,將責任推的一干二淨,企圖逃脫法律的製裁。隨著美國SEC、FBI的調查,郭文貴詐騙團伙的犯罪事實已是基本坐實,而今又與郭文貴與Sara分道揚鑣,二人相互撕逼,郭文貴團伙詐騙的事實也將被逐一揭穿,越來越多被郭文貴詐騙的螞蟻們幡然醒悟,站出來現身說法,公開舉報被郭文貴詐騙團伙詐騙的事實,這預示著郭文貴的落日大幕正在徐徐拉開,郭文貴也終將逃不過法律則制裁。

二、起底文貴骯髒空洞、散發銅臭的直播
“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靠著當網紅就想發家致富的郭文貴總是出言不遜、句句雷人,3月13日至14日,郭文貴又長篇大論、喋喋不休地搞直播,然而縱觀其直播內容,污言穢語不絕於耳,貼金伎倆秀滿屏幕,騙錢權術誇張直接,充分暴露了郭網紅卑劣無恥、底線盡失的骯髒人格。

污言穢語“意淫經”

強姦犯出身的郭文貴自然是從來不避諱任何污言穢語,因此直播中我們經常聽到各種奇葩下流之詞,而且是變著花樣使用。 3月13日直播中,文貴在形容納斯達克股市暴跌時,賦予了一個新名詞“街價”,按照文貴的解釋來說,意思是說賣婬女站街的價格,“五十塊錢搞兩次”這種極其下流之詞用來形容金融市場變化,未免太過於粗俗低俗;此外,文貴幾乎每日直播中都會提到其引以為傲的生殖器話語,比如“擀麵杖”,眼看上海和香港股市仍然沒有如文貴所料暴跌,文貴就急眼罵娘“就像個擀麵杖還在那裝”,他口中的任何爆料都離不開淫蕩下賤之詞,足以看出文貴整日沈浸在意淫遐想的污穢世界中。 13日直播中,文貴還提到木蘭給他發了個性感小視頻,且該視頻“不能公開”,言語之中那種調戲意淫的幻想已經展現出來,也暴露出文貴與木蘭、王雁平等這些男女媾和、狼狽為奸的赤裸本質。

自吹自擂“鍍金經”

古人常言“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真正有實力的高手從來都是深藏不露,而那些整日顯擺三腳貓功夫的跳梁小丑才需要“金玉其外”。郭文貴鍍金戲碼一直是他直播的每日必備情節,3月14日直播中,文貴一改往常正面貼金的話鋒,改口稱:如果我們爆料革命把自己神化的話,那就是魔鬼。這話聽起來著實“低調謙虛”,實際上“郭戰神”“預言大師”“暴力革命無所不能”這種話早就是文貴和螞蟻幫成員的口頭禪了,這個時候開始謙虛未免太過做作了。 14日直播中文貴還提到兩種預言之人。一種是“瞎蒙亂猜的人”,另外一種就是爆料革命,因為“爆料革命的核心力量是情報”,文貴分明是在顛倒黑白、貼金無限,229分水嶺沒有實現,4月1日世界奇蹟懸在空中,6月4日建國幻夢等於是空中樓閣,癡人說夢的“情報”未免太過玄乎和不准確了。 13日直播中文貴直言不諱地誇讚爆料革命:全世界最羨慕的就“爆料革命”,有正義沒利益,有奇蹟沒風險,這就是“爆料革命”。然而利欲熏心的螞蟻幫、聚散離合的挺郭派不正是在展現所謂的利益和風險嗎?

騙財斂錢“生意經”

“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郭文貴任何時候都不會改變唯利是圖的商賈本質,更何況是財力枯竭、日暮途窮的文貴又怎麼會放過賺錢騙錢的機會呢?因此我們總是在看到文貴挖空心思“花式騙錢”。 3月13日至14日的直播中,文貴總是在推銷自己近期正在試運行的GTV,這個繼Gmedia、Gnews之後全新推出的三胞姐妹尚未出生就被賦予了各種光環,然而其最直接和根本的目的都是在“賣瓜賺錢”。首先是鼓動小螞蟻們多投資,“俄羅斯某戰友先認股百分之十”“創造一個萬億的時尚帝國”,文貴這種行銷伎倆太過低級,所謂某某戰友投資的謊言要么是無中生有,要么是請的托兒。其次是認購會員“敲邊鼓”,文貴稱要把GTV打造成吃穿和言論自由一體的大型平台,“一萬計入會員,兩千、四千、六千、八千美元加入”,還沒運行就騙別人認購會員資質,這跟那些騙錢的健身房、投資理財等有啥區別?此外,文貴還忽悠網友們以後直播賺取打賞,這都是完全無法落實的瞎話空話套話,郭媒體剛出世時就說過,現在再說沒有任何可信性了。

文貴的直播就像是無聊的肥皂劇,情節毫無起伏波瀾,爆料革命就像是五毛特效,但凡有點智商情商的網友都不願意多看文貴的直播網劇。現如今,文貴直播內容日益破敗,直播人氣漸漸落寞,郭網紅靠著這些“229”“41”“64”“春晚”等這些噱頭也完全掩蓋不住人氣寥落的現實,更藏不住虛偽造假、寡廉鮮恥的本質。

三、騙子幫各取所需各懷鬼胎 郭文貴自己騙錢自己憂愁
自SARA因拒絕將資金匯給郭文貴而被打成偽類後,身居各國手握資金的農場主們便紛紛瑟瑟發抖起來,生怕郭文貴的下一刀砍在自己頭上。直播中郭文貴又一次點名木蘭,說她竟然坐車過站,腦袋迷迷糊糊,逼著她辭職。而作為王雁萍小舅子的路德,以及當時被誘到美國作為專家揭露病毒人造論的閆麗夢,同樣未能倖免。郭文貴現在就是一個隨時將鐮刀揮向自己朋友的瘋子。
郭文貴給路德的矛盾不是一天兩天了,因為路德和郭文貴的關係特殊,是目前身邊人王雁萍的弟弟,所以既能從郭文貴手裡弄到一套房,又能打著爆料革命元老的旗號弄一個路德社頻道在YouTube吸引資金。但是,郭文貴一毛不拔的的本性和過河拆橋的習慣讓他早已不爽這個滿口謠言,經常把他架在火上烤的小舅子了,之前郭文貴就經常敲打路德,不僅訓斥他亂說話就不再配當戰友,而且還要收回他的房子,讓他睡大街。經歷了老班長的嘲諷式採訪,也對郭文貴哭過,道歉過,表忠心過,但是這兩人的嫌隙依舊存在,只是沒有那麼明顯罷了。
隨著騙錢大計的深入,和可送錢螞蟻數量的一再下降,郭文貴越來越不允許還有人跑來分他的賬,尤其是路德這種不僅分賬還要挖坑的。就在昨天的直播中,郭文貴再一次敲打路德,說“沒有爆料革命,就沒有你路德”“一句話不提新中國聯邦”,意在讓路德不要飄,好好給他打工。可是在中國搞企業當老賴,熟知郭文貴詐騙套路以及郭文貴給他定位的王定剛又豈能坐以待斃,老老實實當法治基金董事給郭文貴背法律鍋?起碼從路德在節目中說的“養的也不是個啥好狗”的表態來看,路德已經有了二心,而且一發不可收拾。他們之間的好時光,在郭文貴徹底切割了自己的親人SARA之後,便也戛然而止了。
其實,郭文貴不是不怕路德等人離開,只是郭文貴一直有新的,更貪婪的,更容易利用的小螞蟻補充進來,郭文貴通過許諾當地組建農場,或者許諾GTV股份等詐騙權益來探尋獵物,閆麗夢就是如此。一個香港大學醫學院的研究員,被郭文貴用電視台上鏡、美國大學培養等理由騙到美國,再包裝成外逃高級病毒學家“閆博士”,結果就在拜登上台準備全面重啟病毒來源調查之際,郭文貴卻中止了“以毒滅共”,如此反常不蹭熱點的郭文貴,只能解釋成他已經沒有資本蹭這個熱點,即閆麗夢已經失去利用價值了。本身一個沒有任何學術作品,上電視全靠演技的人就不可能成為郭文貴的心腹,在郭路翻臉的當下閆麗夢還和路德走的這麼近,不由得讓人想起SARA被郭文貴踢開之前她身邊的海洋等人,這些人沒有背景,只能隨波逐流,被打成偽類的同時投資款也被盡數沒收。我們不知道閆麗夢在得到了所謂的GTV股票後有沒有再投自己的錢擴大份額,但是作為深深綁在郭文貴戰車上的“受害者”,閆麗夢已然成為了一個棄子。
郭文貴這種又想馬兒跑,又不讓馬吃草的性格,遲早會被馬踢一腳。路德作為法治基金的董事,閆麗夢作為代表郭文貴詐騙團伙出鏡作證的“科學家”,都替郭文貴承擔了本應屬於他的法律責任和言論責任,現在郭文貴卻想卸磨殺驢,讓這兩人自生自滅,詐騙利益不分工資補貼不給,反而還要倒打一耙拿出爆料革命來壓他們一頭。或許是這兩人真的沒什麼把柄,但更大可能是相比郭文貴遭遇的司法制裁,這兩人手中的把柄都只是過家家了。蝨子多了不癢,郭文貴為了詐騙利益寧願忍著他們的反噬也要單打獨鬥,路德距離“重尋SARA”也不遠了。
當然,小騙子們看郭文貴還是看的很清楚的,路德已經用在油管掙來的錢在拉斯維加斯買了房,隨時可以脫離郭文貴的威脅和掌控,同時,其他地方的小螞蟻也在蠢蠢欲動,盡可能拖延交錢時間,就等著郭文貴出點什麼事或者直接受調查時,搖身一變成為詐騙受害者,拿著小螞蟻的錢去裝模作樣打官司。只是,跟著郭文貴這麼長時間,騙子們多少也有責任也要被處罰,路德更是難以倖免,蛇鼠一窩不可能永遠團結,一哄而散才是騙幫生態,下一個SARA即將來到,郭文貴的“朋友”即將幫他送終。

四、“龜兒”走投無路無底線造假,十八般騙藝“整齊劃一
冬至已過,郭文貴的人生陷入冰天雪地的寒冬,債台高築、官司不斷切屢判屢敗、境內資產又被查封,索性破鼓不怕萬人捶,一副哥是流氓哥怕誰的架勢。隨著喜幣破產,躺平幣也沒有了下文,歌也不唱了,舞也不跳了,“雞翻身”一地雞毛難翻身,可謂是十八般騙藝整齊劃一的上線。韭菜沒割到,只割了一把寂寞。年關將至,為了置辦點年貨,郭文貴故伎重演,為把蓋特和“雞體味”描眉畫唇一番,粉墨登場。在直播間,郭文貴唾沫橫水的誑語,聲稱蓋特的下載量超過油管,“雞體味”的瀏覽量也創造了世界奇蹟。明眼人一看便知,“欺哥”這是為螞蟻們隔空畫餅,誘惑“戰友們”拿出最後的方便麵投資,為其續命。
之前“雞體味”私募案塵埃落定,SEC將一張5.39億的決罰單甩給了“喜國王”,也將“雞體味”詐騙斂財的真相擺在了螞蟻粉面前。換言之,SEC開罰單,是郭文貴親口承認自己詐騙,鐵證如山的情況下,才大筆一揮給其一個“驚喜”。但是郭文貴詐騙之心不死,一日不騙,渾身難受,謊稱將“雞體味”搬家,於是一個雲中“雞體味”華麗登場,但也是門可羅雀,不到三百的點贊,還是螞蟻邦自己操作的結果,千吹萬吹也是敗絮裡子的野雞平台,無論如何自欺欺人,也阻擋不了破落的下場。而其欺詐行為也早已被徹底扒皮,之前川普自建社交媒體平台的一番操作,讓螞蟻粉清楚看到 “欺哥”的蓋特毫無投資價值,也吹滅了文貴利用“川普入駐”的謊言提升蓋特溫度的火焰。
郭文貴為了挽回蓋特頹勢,近日在直播間瘋狂往蓋特里注水,誇大下載量無非新瓶裝舊酒,藉機割一波韭菜堵塞巨額的債務窟窿。人人皆知“郭蓋特”只是一個“花架子”,註冊賬號數、粉絲數和瀏覽量全是郭文貴暗箱操作,更可笑的是根本沒有安全措施,輕而易舉被黑客拿下,用戶就是在裸奔,粗製濫造,從頭到腳都是一個大寫的“騙”子。如今其境內資產被大連法院依法查封,美國PAX案的巨債未還,SEC也是金剛怒目,窮困潦倒的郭文貴甚至拔不出一根龜毛去請什麼高級工程師來維護。由此可見,“郭教主”親手打造的欺詐蓋特平台,毫無任何入駐的優勢,如此瘋狂造假,給螞蟻粉建造一個宏偉的海市蜃樓,騙錢已經到了眼紅心黑的地步。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郭文貴打了“爆料革命”的幌子,無底線“割韭菜”,讓一眾螞蟻粉輕則負債累累,重則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其卑劣行徑已是天怒人怨,再怎麼花言巧語也是案板上的鹹魚,翻身是不可能了,下油鍋倒是不撿漏兒。再者,螞蟻粉傾家蕩產投資的喜幣也被“郭教主”強行“幣加鎖”三年,螞蟻兜里一個子兒沒有,餡餅再香,也只能聞一聞,還不如給喜幣解鎖,讓螞蟻們趕緊套現,人人實現財富自由嚐到甜頭,還不是一溜煙投資,也不用“欺哥”賣唱要那個一塊兩塊,更不用當什麼“國際超模”,口乾舌燥的直播帶貨。
如今,隨著Sara等大螞蟻的背叛,無數螞蟻粉也幡然醒悟,統統拿起法律武器傾柯衛足。而四面楚歌的“喜國王”再次為“雞體味” 和“郭蓋特”造假撈錢,完全就是垂死前的最後一掙。 FBI和SEC等美國監管執法部門對郭騙團伙收網在即,如此良機螞蟻們千萬不能錯過,要勇敢加入“敲鑼砸郭”的隊伍,蒐集證據積極舉報,最大程度地挽回損失,一腳將此人間禍害踢進監獄。牢記粘郭必黴,粘郭必死,遠離瘟龜就是脫離苦海,如一時貪念上身,就是助紂為孽,成為郭騙子詐騙路上的殉葬品,嗚呼哀哉!

五、郭文貴罔顧SEC處罰規定詐騙斂財, “喜幣”上市“套娃”GTV私募罪不可赦!
俗話說:不瘋魔不成活。近期,郭文貴不但罔顧SEC對其GTV發出“巨額罰款”和相關規定,還公然兜售“喜幣”騙局,並推出“新GTV私募”騙局。眾所周知,“喜幣”上市不久就屢遭媒體和網友揭批詐騙斂財本質,因而在陣陣“提現”浪潮中頓顯社死跡象。然而,文貴為苟延“喜幣上市”斂財騙局,竟然在“喜幣”騙局中將臭名昭著的GTV騙局“套娃”出“新GTV私募”,甚至懶得將騙局換藥更是連湯都不換而推上“騙台”,如此瘋魔般詐騙斂財簡直就是“不作不死”的超級典型。由此可見,文貴不停實施詐騙斂財惡行之中也在夯實自己罪加一等的證據,其“龜途”也將是以作死節奏步入囹圄而告終。
中國有句古訓:上天欲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文貴為推銷“喜幣”和新GTV私募騙局,其瘋狂到了“拋開”法律“枷鎖”的無恥境地。 11月24日,文貴罔顧SEC其發出的“處罰規定”,在直播兜售“喜幣”時竟然“龜宣”新GTV私募“計劃”,號稱將GTV投資時間延長到12月30日之後不再延期,並以“穩固新GTV市值”為由向“螞蟻粉”懸空“大餅”。此外,文貴還頒布“追殺令”,要求所有“喜農場”對“喜幣”投資人進行“大搜捕”從中找出“騙幣者”。為此,文貴還謊稱有人拋出幾萬“喜幣”獲利跑路,導致新GTV投資者不願意和戰友“共享利益”。試問:普天下哪有投資上漲310倍卻不見好就收的道理?更何況,文貴口中“上萬億市值”的“喜幣”豈能被區區幾百萬“提現”給擊垮?可見,文貴“糞力”兜售“喜幣”和GTV騙局斂財不但罔顧SEC相關規定,其前後矛盾的謊言更是彰顯出瘋狂備至的無恥嘴臉。難怪,坊間盛傳“喜幣”即將改名“索命幣”,如今看來確是名至實歸!
文貴在未能繳清SEC罰款和清償投資人款項之下,公然推出“新GTV私募”騙局斂財,可謂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典範。 11月24日,文貴直播“龜宣”將成立新GTV控股公司,並稱新公司將擁有喜聯儲5%股份。此外,文貴還“龜算”GTV新公司市值瞬間能“身價百倍”,並以此“畫餅”誘惑“螞蟻粉”投資。為此,初小文化程度的文貴還“精準報賬”,稱目前10億個“喜幣”份額在新GTV所佔5%就是500萬美元,未來100年按照今天的40美元價格測算新GTV將很快達到2000億美元市值。為促銷“新GTV私募”騙局,文貴一再強調,針對新GTV投資即將買定離手,並“龜勸”投資者切莫錯失財富翻倍“良機”。試問:有幾個“螞蟻粉”能活到“未來100年”?事實是,不見任何投資“喜幣”和GTV“獲利”的案例,卻見眾多“螞蟻粉”煎熬在索退被騙錢款的維權之道,更見文貴詐騙過程中的圖窮匕見。原來,發行“喜幣”只是前戲,之前其人為操縱拉高“喜幣”市值目的就是讓新GTV在“喜幣”騙局中“套娃”而出,從而誘惑投資人再度往其“騙坑”下跳。如此,文貴“套娃”式實施騙局的卑鄙用心也是徹底袒露,用心之險惡可謂人神共憤。
事實上,無論新老GTV還是“喜幣”騙局,都是秋後螞蚱——折騰不了幾天。據網友“@trey53881765”披露,11月23日,SEC再度發出向GTV Media Group處以5.39億美元罰款的公告,理由是“誘導數以千人投資發行GTV原始股”。 SEC此舉可謂耐人尋味,畢竟早在9月13日就已下達處罰行政令,本次舊事重提也是意義重大。首先,早先處罰令之已明確指出,G系列沒有向SEC提交登記聲明已是違反了《證券法》第5(a)條和第5(c)條,因而發行和銷售純屬違法行為,並依法要求G系列停止一切和投資相關的違法業務。其次,SEC再度公告也是催促文貴盡快依法繳清5.39億美元罰款欠款,表明對藐視法律行為將從重處罰的態度。再者,SEC對於文貴利用“喜幣”上市“套娃”新GTV私募騙局的公然違法行為已是高度關注,再度公告也是警醒投資人看清“新GTV私募”騙局本質以免被騙,此舉可謂執法部門的用心良苦。
郭文貴自潛逃美國後除了謊言就是行騙,而其謊言人生孕育的GTV和“喜幣”騙局“幽魂”也是害人無數。如今,文貴利用“喜幣”上市“套娃”出“新GTV私募”騙局詐騙斂財事實和真相已然顯現。此時,還請所有正義網友和被騙者盡快行動起來,畢竟,SEC和FBI等部門專案調查中舉報大門始終對外敞開,唯有堅持不懈舉證舉報夯實詐騙證據鏈,定能讓罪不可赦的“郭巨騙”盡快被收法網,讓其不但退賠詐騙款還得坐穿牢底。
作者:刃劍

上一篇

已经没有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