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稿评论 社評:美聯儲提高利率能否抑制通脹?

社評:美聯儲提高利率能否抑制通脹?

  北京5月17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貨幣政策委員會5月4日將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區間從0.25%到0.5%提高到0.75%到1%,這是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2000年5月以來第一次採取如此大規模提高利率行動。

  它標誌著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面對國內日益嚴重的通貨膨脹,決定痛下殺手,通過提高利率,回籠資金,確保美國通貨膨脹率不會持續上漲。

  為了使這次貨幣政策達到預期的效果,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同時宣布,將考慮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也就是大量回籠美元貨幣,以減少市場上的貨幣流通量。

  投資市場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做法給予肯定,美國資本市場價格保持穩定。但是,人們有理由懷疑,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政策,能否從根本上解決美國的通貨膨脹問題。

  首先,通貨膨脹是一個貨幣問題,通貨膨脹的直接原因是貨幣泛濫。但是,美國貨幣則完全不同。美國貨幣是國際儲備貨幣和結算貨幣。如果只看到美國國內的通貨膨脹,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提高利率,而沒有看到國際市場美元流通狀況,那麼,美聯儲制定的利率政策,有可能是損人利己。

  絕大多數新興市場經濟國家儲備美元貨幣,並且在國際貿易中使用美元貨幣結算。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政策,首先損害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的利益。他們可能會因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貨幣政策而蒙受巨大的損失。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只考慮到美國國內的通貨膨脹問題,而沒有考慮到全球經濟的穩定增長問題,特別是沒有考慮到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的貨幣需求,因此,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這一次採取大幅度提高利率的方式回籠貨幣,最終的結果有可能是適得其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提高利率,有可能會導致大量貨幣流向發生變化。如果大量貨幣回流美國,美國資本市場將會從中受益。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美聯儲政策出台之後,美國資本市場價格一度上揚。當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手中的美元貨幣回流美國市場,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抑制通貨膨脹的努力很可能會化為泡影。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始終把控制通貨膨脹作為自己的貨幣政策目標,試圖把美國的通貨膨脹率控制在2%左右。可是,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疫情加上美國經濟結構調整不成功,美國通貨膨脹率居高不下。如果美聯儲不考慮美國政府的財政政策,試圖單槍匹馬,依靠貨幣政策,解決美國通貨膨脹問題,那麼,最終很可能會導致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政策產生的積極效果很快被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政策所抵消。

  其次,美國民主黨政府的財政政策,是典型的擴張政策。美國財政赤字已經達到歷史最高水平,即便如此,美國民主黨政府為了轉移視線,仍然增加軍費開支,支持烏克蘭抵抗俄羅斯。美國民主黨政府的財政政策,必然會導致美國財政赤字增加。而美國財政赤字增加,必然會導致美國拼命地發行國債。按照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法,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有義務支持美國政府的財政政策。儘管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多次表示,將會減少購買美國國債,但是,在美國現有的法律框架下,如果美國民主黨政府繼續增加財政赤字,發行國債,那麼,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將不得不投入資金購買美國國債。而這樣一來,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提高利率的政策,必須“堤內損失堤外補”。也就是說,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實際上是通過購買美國國債(儘管規模有所減少),把釋放的貨幣盡可能地轉移到海外,讓其他國家特別是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承受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貨幣政策所帶來的風險。這是一種轉嫁危機的表現。如果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拒絕使用美元貨幣,或者減少使用美元貨幣,那麼,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貨幣政策“靈敏度”可能會受到嚴重影響。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貨幣政策必須與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政策相匹配。然而,美國民主黨政府的財政政策客觀上要求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繼續實行寬鬆的貨幣政策,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調整利率的效果有可能會因為美國民主黨政府的財政政策而受到嚴重影響。

  過去美國聯邦政府發行國債,之所以不會影響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貨幣政策或者不會直接嚴重影響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根本原因就在於,其他國家特別是新興市場經濟國家踴躍購買美國國債。可是,如今美國國債在國際債券市場上已經不是“香餑餑”。日本是美國的第一大債權國,日本正逐步減少購買美國國債。中國作為美國的第二大債權國,正通過國際債券市場出售已經購買的美國國債。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必須承擔起前所未有的“歷史責任”,承接美國聯邦政府發行的國債。這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來說,將會面臨巨大的壓力。

  雖然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制定貨幣政策,不需要主動配合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政策,但是,正如人們所知道的那樣,如果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自行其是,而沒有考慮到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政策,那麼,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貨幣政策效果必然會大打折扣。所以,美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宣布提高利率,是否會導致美國民主黨政府的財政政策受到影響,美國民主黨政府是否會主動配合美聯儲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的計劃,所有這些都有待進一步觀察。

  第三,分析美國的貨幣政策,既要考慮到美國國內的經濟狀況,特別是美國國內的通貨膨脹率,同時更要考慮到國際市場發展需要。這是因為美聯儲發行的貨幣是國際貨幣,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如果只考慮美國國內的通貨膨脹,而沒有考慮到其他國家特別是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的要求,那麼,美聯儲貨幣政策在執行的過程中必然會在國際市場上掀起軒然大波。事實上,一些新興市場經濟國家資本市場已經出現異常波動,少數新興市場經濟國家可能會因此而爆發經濟危機。如果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只考慮美國自己,而沒有考慮到廣大新興市場經濟國家,那麼,美聯儲的這項貨幣政策有可能會產生連鎖反應。

  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進口國家,美國貿易逆差始終在高位徘徊。美國之所以能從其他國家進口商品,就是因為美國掌握了國際貨幣的發行權。美聯儲發行美元貨幣,從世界各國購買商品,其他國家向美國出口商品,換取美元貨幣。美國實際上是以相對較小的成本,維持美國的經濟體系特別是美國的消費經濟體系。

  可是,當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無法控制貨幣價格的時候,其他國家是否還會繼續大量出口美國,以換取美國的貨幣,作為自己的儲備貨幣,這本身就是一個需要觀察的問題。近些年來,由於美國聯邦政府實施一系列極端不負責任的政策,導致一些國家拒絕使用美元貨幣結算,許多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的美元貨幣儲備悄然減少,美元貨幣的國際地位實際上已經受到影響。此次美聯儲通過提高利率,直接原因是希望控制美國國內的通貨膨脹,間接原因則是希望保持幣值穩定,以便讓美元貨幣繼續成為其他國家的儲備貨幣和結算貨幣。可是,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客觀上導致那些大量儲備美元貨幣的國家特別是新興市場經濟國家面臨巨大的風險,因此,他們向美國出口商品是否還願意使用美元貨幣結算,這是需要持續觀察的問題。

  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都意識到,美國之所以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貿易逆差國家,成為世界最大的進口國,就是因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發行的貨幣是國際儲備貨幣。既然美國可以如此小的成本,從世界各地購買商品,那麼,其他國家是否有必要增加出口,換取美元貨幣,這是值得其他國家仔細推敲的問題。

  美元貨幣的國際地位是歷史形成的。布雷頓森林體系確保美元貨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但是,上個世紀70年代美國政府拒絕兌換黃金,從而引發大規模的金融危機。進入本世紀之後,美國一再實行寬鬆貨幣政策,從而導致美元貨幣泛濫。現在美聯儲決定提高利率回籠貨幣,實際上是又一次收割世界財富。對於那些熱衷於囤積美元貨幣的新興市場經濟國家而言,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貨幣政策表面上看是負責任表現,有利於穩定美元貨幣價格,但是,從本質上說,則是通過貨幣政策調整,從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獲取更多的財富。

  對於新興市場經濟國家來說,擺脫經濟危機的唯一辦法,就是減少使用美元貨幣。美聯儲試圖通過提高利率回籠貨幣,保持貨幣價格穩定,可是,當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拒絕使用美元貨幣的時候,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貨幣政策能否達到一箭雙雕的目的,一方面抑制國內的通貨膨脹,另一方面從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掠奪財富,值得懷疑。

  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擺脫美元貨幣可能是不得已的選擇。只有減少持有美元貨幣,才能避免不斷被掠奪的厄運。筆者多次指出,美國實行寬鬆貨幣政策,有利於美國資本市場的發展;美國實行緊縮的貨幣政策,有利於大量進口外國商品。美元特殊地位決定了,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貨幣政策,注定會導致美國利益得到保護,而其他國家的利益受到損害。拒絕使用美元貨幣或者減少使用美元貨幣,才是規避風險的最佳方案。

社評:越南經濟快速發展或成另一個世界工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