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时尚娱乐 A-SOUL的未来,字节跳动该如何下注脚?

A-SOUL的未来,字节跳动该如何下注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邢书博。

“但凡给个字节校招的钱,也不会这样。”网友对A-SOUL退团风波这样评价。

虚拟偶像女团A-SOUL一名“中之人”(vocal担当,虚拟偶像配音)退团,被爆月薪只有七千,而该团去年企划营收超过2000万,消息爆出后,随即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裹挟着劳资纠纷、粉丝爆料、字节跳动、合作品牌方诸多信息洪水般袭来,成了行业热闻。

据艾媒咨询《中国虚拟偶像产业分析》报告显示,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2021年达到62.2亿元,带动产业规模超千亿,达1074.9亿元。

与庞大的产业规模相比,A-SOUL的收入表现是沧海一粟。但与虚拟偶像行业主要集中于AI个人助理、人工智能应用、汽车、个人vtuber的“虚拟人”不同,A-SOUL的运营方式显然是偶像女团,具备偶像团体大声量和粉丝体系。然而,层层追根溯源之下,全权操盘手字节跳动的野心也被暴露出来。

谁是亲爹谁背锅

据天眼查显示,A-SOUL目前的作品著作权归属于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大股东是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游逸则是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换句话说,字节跳动是A-SOUL的著作权所有人。2020年11月A-SOUL以“乐华娱乐首个虚拟偶像团体”名义出道,但是从目前来看,乐华作为经纪公司对A-SOUL掌控力有限。

今年3月,乐华娱乐在招股书写了56次“虚拟偶像”,并表示该项业务这项收入从2020年的2108万元增加至2021年的3787万元,同比上涨了79.6%。招股书中,字节跳动作为乐华的第二大客户,交易额6300万。

乐华招股书

A-SOUL作为乐华的摇钱树和增长亮点,自然愿意倾斜资源大力发展。只是经历过这次风波后,网友未必会买账。

而在A-SOUL的亲爹这里,尤其在字节跳动的产品体系下,这个团只是个试水产品,还是不怎么赚钱的产品,包括工资在内一切从简很正常。据字节跳动校招薪资看,字节应届生月薪2w+,即使是实习生日薪也有400元/每天,远高于A-SOUL这位“中之人”的7000块。这也是为什么有网友说,哪怕就给这几位幕后演员们应届生的校招工资,也不会导致如今这个局面。

5月14日,A-SOUL制作委员会表示“经内外部调查,A-SOUL企划不存在把霸凌、压榨的情况,欢迎任何形式监督。”但这份说明并没有提及给工资改善的情况,看来其官方还没有发现问题症结所在。

其实薪资背后的问题远不止这些。真正的问题也不在于“为什么字节会给‘中之人’这么低的工资?”,而是作为虚偶的A-SOUL,选择了怎样的发展模式才导致的这个问题?或者说A-SOUL真正成功的立足点是什么,又该如何扬长避短?

她们都是技术改进下的牺牲品

成熟市场看运营,蓝海市场靠技术。

虚拟偶像要发展,运营和技术缺一不可。成熟的真人偶像市场,经纪公司的运营能力主导产业发展,而在不成熟的蓝海市场中,技术领先才是重中之重。

熟谙真人偶像套路的乐华,在A-SOUL成立初期的一系列操作上便遭遇了水土不服。

二次元圈子对常规的偶像爱豆炒作不感冒,还曾爆发过严重冲突。

相关报告显示,虚拟偶像关注群体超六成为游戏玩家。ACGN不分家,游戏玩家自然也对偶像玩法的饭圈抱有敌意。作为游戏产业链条的一环,虚拟偶像们过往扮演vtuber直播打游戏大家乐见其成,而对于A-SOUL直接变成女团“唱跳打篮球”,认为是“不务正业”。

A-SOUL

一时间,“资本想捞烂钱”、“二次元不欢迎你”、“V圈(虚拟主播圈)要死”等言论在在A-SOUL最初发布的作品评论下屡见不鲜。

乐华的强运营手段,面对一帮并不感冒于偶像爱豆的“观众老爷们”一筹莫展,而彼此间几乎到了矛盾不可调和的地步,只要这个团出新作品就会引来玩家老哥狂喷,最知名的事件是,A-SOUL推出单曲《Quiet》,知名游戏论坛NGA评价其为“电子垃圾”。

这个时候,字节跳动带着较为先进的3DLIVE为A-SOUL打开了局面。

A-SOUL放弃了女团模式,而是和其他个人虚拟偶像一样去做起了直播vtuber。除了跳宅舞、玩游戏等常规操作外,游戏老哥们发现了这个团和其他草根虚拟偶像的不同,那就是带有动作捕捉技术的3DLIVE直播。

多个媒体分析过虚拟偶像的技术层次,大致有三项——

一个是普通vtuber,2D画面2D建模,一台电脑一个配音就足够,也是最大众的虚拟偶像。

一个是“晚会咖”,如初音未来和洛天依这些晚会常客,背后有着庞大的技术支持团队,有着昂贵的动作捕捉软硬件和精细的3D建模。一家名叫“随趣”的虚拟人技术商家在其官网表示,目前电影用的高端动作捕捉设备需要上亿元成本,还需要搭配专业的计算机、美工、摄影等专业人才。

洛天依现身元宵晚会

民用级别的动作捕捉设备“这个要看你需要的设备的精度了”,简单讲,精度越高越贵。

“国际上的进口品牌都要五十万以上,国内的Nokov性价比高一些,但也要十几万。”

字节跳动虽然没有公布A-SOUL技术成本,但据知乎网友测算也应该在千万级别成本。也就是说,A-SOUL的千万营收很可能收不回成本,这还不包括其后续的研发投入。高昂成本下团队必然要压缩人工,尤其是演出运营部门的预算。

第三,基于虚拟形象的社交,直白点说就是元宇宙。

在元宇宙体系内的虚拟形象要想发展,最重要的是要突破动作捕捉和3D建模高昂的成本限制,让动作捕捉等技术平民化。

现阶段,虚拟偶像所依赖的底层技术实际上和游戏一样需要游戏引擎来支持。这也是为什么新版QQ要搭载全套的虚幻引擎,也是为什么腾讯要做“无限王者团”这个虚拟偶像团体,主要招聘对象是“符合动捕技术流程及UE4实时动捕绑定方案”、“为动画或动捕环节提供灵活的制作控制系统”的技术宅,而不是肖战一样的美少男了。

无限王者团

可以看到,字节跳动试水虚拟偶像也不是真的想做一个字节版的乐华,否则无法解释其在乐华发布招股书之前从乐华退股,而是作为验证其技术实力的试验田。

毕竟在2020年A-SOUL是第一个3D直播加实时动作捕捉的虚拟vtuber。如同五环外每天跑的百度无人车一样,A-SOUL的直播对于字节来说就是一次次的实时演练,积累用户数据,用来改进其在游戏、社交、VR乃至未来元宇宙的底层技术。至于这个团是偶像还是直播网红,背后的“中之人”吃得怎么样,在火星视角的字节跳动眼里,都只不过是服务于这个巨大机器下的工作人员和螺丝钉而已。

可以想见,无论字节、索尼、巨人、网易,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厂的虚拟偶像们都逃脱不了成为改进技术的实验品,燃烧一个,就再做一个,如同泡在实验舱里的凌波丽。

换句话说,目前虚拟偶像产业火热,本质上是大厂和粉丝们一起投入资源,进行的一场大型技术试验。粉丝替大厂分担了部分研发成本,并提供了数据支持。厂商拿到数据用算法赋能到他们真正赚钱的业务之中。厂商、粉丝各取所需,只是耗干了虚拟人从业人员如配音等演出人员的热情。

这是不可持续的。

虚拟偶像大考,如何破局?

如何破除演出人员的尴尬境地,同时厂商、粉丝都能获益,让虚拟偶像产业能够可持续发展,这个考试需要什么样的解决方案,是摆在整个行业层面的一次重要大考。

以下三个要点,或许是破局的关键所在。

1、“中之人”声优化,让真人声优和虚偶同时获益

几年前人们探讨虚拟偶像,大家一致认为虚拟偶像可以避免真人偶像塌房,避免对官方造成损失。现在看来,虚拟偶像确实避免了真人塌房,但没想到这次轮到官方塌房了。

破局良药不在于给“中之人”等幕后人员涨工资,而是让“中之人”走向台前,变成声优偶像。

在日本的ACGN行业中,动画声优是一个特殊的存在,首先他们作为动画的幕后工作人员,与动画人物是深度绑定的关系,常常是一个角色跟一辈子,如《棒球英豪》的浅苍南的声优日高法子;其次在他们塑造了知名动画人物的声音形象之后,纷纷开启了个人偶像化的道路;比如为《名侦探柯南》、《星际牛仔》担当声优的林原惠美,在通过动画获得名气之后转战偶像歌手,也取得不俗成绩。

林原惠美新专辑《VINTAGE DENIM》封面

将虚拟人和真人偶像结合的最好的还是《lovelive!》。在这部讲述校园偶像成长的动画取得成功之后,官方举办了一系列真人线下活动,线下的女团演出中,扮演偶像的声优们走出幕后,成为了现实中的偶像。

自媒体“万有引力动漫社”总结了声优偶像化的标准:专业级歌手水平,姣好面容,演唱会完美还原动画PV,舞蹈力优秀。在《lovelive》的声优团队,不乏正牌音乐学院毕业、已出道歌手、甚至是乐队主唱和舞台剧大咖。

偶像化转型最成功的声优当属水树奈奈和花泽香菜。尤其是后者,在中国的影响力不亚于一线明星,“兵库北的微笑”刷爆整个互联网,还成了北京跨年晚会、淘宝双十一晚会等国内S级晚会的常客。

我不允许还有人没看过“兵库北的微笑”

“声优偶像化是大势所趋,是市场的选择,每个行业势必都会迎来一波一波的转型,声优行业亦如是。” 自媒体“万有引力动漫社”表示。

虚拟偶像产业,就是从动画、游戏等ACG产业中长出的花朵,从行业发展规律来看必然伴随着虚偶背后“中之人”的声优化,也必然会偶像化。换句话说,如果给A-SOUL打赏的榜一大哥们看不到他们喜欢的“中之人”成为偶像,那么继续给虚偶打赏的动力还有多少呢?

毕竟大哥们都知道每天陪他聊天逗笑不舍昼夜的虚偶们只是一张3D建模的皮,而他们喜欢的还是背后那位活生生的人。真人“中之人”和她们的虚偶并不是你死我活、互相替代的关系,而是由表及里互相补充的关系。

“中之人”不是普通员工,而是偶像,他们要拿到配得上他们的名气和资源。只有“中之人”和虚拟偶像都火了,才能最大限度的满足观众们的精神需求。

2、持续保持技术领先。

如上文所言,目前虚拟偶像的竞争力来源首位是先进的技术所支撑的表现力,而不是运营层面的竞争。

毕竟以目前的技术能力,虚拟偶像能做的也只有唱跳、rap、打游戏,连像蔡徐坤一样打篮球都做不到。技术发展任重而道远。毕竟默片之王卓别林再伟大,也理解不了《阿凡达》是怎么拍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在哪个行业都一样。

Vtuber绊爱的颜艺

3、粉丝共建问题。

操盘手一定要明白传统偶像和虚拟偶像的粉丝群体是不同的。

传统偶像是基于电视台电台体系的偶像,他们通过出演电视剧、上综艺、发专辑获得粉丝,粉丝构成是追剧女孩;虚拟偶像是二次元产业,尤其是游戏产业链里发展出来的,他们的舞台是直播间、短视频和游戏,粉丝构成是榜一大哥、动画厨和游戏宅。

这批玩家常年参与游戏内测、主播互动甚至和UP主互喷,一言不合就能和官方撕破脸,继而删游拉黑,同时极其不愿与追星族打交道。这批人看虚拟偶像目的不是磕CP,而是看网红当观众老爷。

A-SOUL直播间弹幕“我们不去鸟巢了,我们回家,这里不是家”

但同时虚拟偶像的粉丝如同内娱饭圈一样,也有极高的参与意愿与能力,这就是为什么日系养成系偶像能成功的原因。虚拟偶像某种程度上就是粉丝的集体想象。粉丝们愿意花钱花时间去和虚拟偶像一起做一场梦。如果有哪个不长眼的官方把这个梦打碎了,你猜他们会不会掀桌子?

就如搜狐报道,虚拟女团A-SOUL事件发酵后,粉丝开冲字节跳动游戏厂牌朝夕光年,旗下游戏开始被玩家刷差评。

虚拟偶像的钱景仍旧无量,字节跳动们也该重新审视,面对行业大考,究竟自己该付出怎样的态度和“真心”。

洗白第一步,先给自己拍个电影

说到“反007”,本片不是针对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