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金融财经 奥地利铁路宣布退出,欧盟宽轨项目寿终正寝

奥地利铁路宣布退出,欧盟宽轨项目寿终正寝

中欧班列进入高速发展期之前,我们曾经关注过一个项目,即宽轨进欧盟。尽管项目从一开始就不缺争议,但确实是沿线几个国家尤其期待的突破。时过境迁,如今的时局已经换了个样儿。奥地利铁路(ÖBB)正式向合伙的斯洛伐克、乌克兰和俄罗斯铁路宣布,决定退出宽轨项目,并将出售自己在合资项目里的27.74%股权。

根据当初的合作协议,另外合伙的三方在接下来的4周内,将享有购买着27.74%股权的优先权。如果没有人接手,就像奥地利铁路能预料到的那样,合资企业将进入清算程序。也就意味着,“宽轨连接维也纳”的项目要换上句号了

宽轨连接维也纳的想法,最初来源于俄罗斯总统普京。2007年想法提出,2009年正式立项,各方都期待这个物流运输大工程能带来新的就业岗位和产业价值。

我们2017曾发过一篇文章,就关注的此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阅读古早时期的推送:《欧盟境内还有宽轨?从独联体进入欧盟不换轨!

宽轨直连维也纳的项目,一直备受期待却也进展缓慢。毕竟现成的通行方案一直存在,中欧班列的换装换轨,在距离维也纳东边500多公里的斯洛伐克和乌克兰边界即可完成。换装换轨所花的时间,比班列货物办理进入欧盟海关手续的时间要短一些。因此,延伸俄罗斯、白俄罗斯的宽轨直抵维也纳,是否有充分的价值和意义,就一直存在争议。

自2018年起,奥地利维也纳和中国成都就已经有了直达的中欧班列。第一列班列当时跑了13天,这个时效放在这两年不知道会令多少人艳羡。据当地媒体回忆,当时的班列上搭载了电子设备、机械部件,还有欧洲人喜欢外出野营所需要的睡袋;如当时报道所说,那趟班列象征了“友谊和希望”。

2018年4月首发的成都-维也纳班列(图源:新华网)

如今由于俄罗斯乌克兰战事,过境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线路受到了冲击。像Gebrüder Weiss等欧洲货代开始涌向中间走廊,即绕过俄罗斯、白俄罗斯,经过土耳其的跨里海国际运输通道。

Gebrüder Weiss今年3月份在土耳其南部的梅尔辛(Mersin)设立了自己在土耳其的第三个办公地点,经营空运、海运和多式联运服务。加上之前的伊斯坦布尔和伊兹米尔(Izmir)办公室,该公司已经将土耳其作为他们欧亚大陆的货物中转枢纽,服务从欧洲延伸向高加索地区,延伸向中东、中亚和远东地区。

公司董事会主席Wolfram Senger-Weiss表示:“在我们看来,土耳其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也因其毗邻地中海的特殊地理位置,土耳其成为欧亚两个大洲重要的中转中心,在新丝绸之路的‘中间走廊’提供连接中亚和中国的门户作用。”

从他们的口中获知,越来越多的客户需求在这一路线上涌现。

回到宽轨项目上来。也由于中国到奥地利以及其他欧洲国家的路线一直运转良好,所以即便没有这条宽轨连接维亚纳,中欧铁路货运依然蒸蒸日上,疫情暴发的两年里同样没有经历什么损失。

宽轨段巨头UTLC的总裁格罗姆(Alexey Grom)今年一季度才表示,今年1、2月份通过宽轨段的集装箱货运量同比增长超过20%。而同期从欧洲发往中国的集装箱货运量,比去年同期更是增长超过60%。

2011至2021中欧班列开行数据(图源:探索新丝路)

2月份,两趟东向班列首发,从德国穆克兰港启程,首次载满来自瑞典的货物。那也是UTLC首次承运发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货物。15天的站到站时效,换作海路,从瑞典港口到中国可能要60天。

数年来困扰行业的去回程不平衡问题,在那一段时期里显著改善,需要从西边调回东边的空集装箱数量大为减少。

不过,一场战事改变了一幅蓝图。未来是什么,没有人敢下结论。

但至少看得到,中欧班列南线正在尝试突破行业的想象,中亚、中俄班列得到了新的机遇,国际企业挪了个座儿、继续紧盯亚欧经贸的蛋糕……

班列之外

对于我们中国来说,新丝绸之路还远远不止是中欧班列和多式联运网络这么简单,还有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项目。2021年中国与多个阿拉伯国家都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

根据德国阿登纳基金会,中国到2023年将对“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投资达到6000亿美元。对许多阿拉伯国家来说,中国已经成为他们的最重要贸易伙伴。不干涉别国内政,是我们的原则,也让中国在中东地区开展合作时,成为与欧洲不太一样的合作对象。

目光回到欧洲,他们也在努力推动着自己的倡议计划——“Global Gateway”(全球门户)。例如在非洲,欧盟希望通过这项倡议投资1500亿欧元。

未来几年,通过“全球门户”倡议向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的投资将达到3000亿欧元的规模。没有“一带一路”的6000亿美元那么多,但对欧盟来说,也已是迈出了一大步。例如,计划投资非洲的氢气发电项目;再比如欧洲和拉丁美洲之间的数据传输电缆项目;还有一大部分资金,还将投入到学校和教育等增强欧盟软实力的项目上。

写在最后

一条连接东西方的宽轨,大概率最终将以失败告终。东西方之间,从企业、科技、人才、标准到国际地位、社会制度的竞争和较量,伴着疫情和战火愈演愈烈。山海横亘,东西之间本没有一马平川,对话和交流、合作与联系不会就此终止。我们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准备。

就像火车驶入隧道,昏暗来袭,前方还没有出现光亮。但也是这段昏暗的旅程,才连接了大山的两头。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上月综合利率升至0.27厘

国内首部《中国陆港发展报告》,披露详实行业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