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时尚娱乐 孤男寡女相遇在大西北,时代把他们虐得五体投地

孤男寡女相遇在大西北,时代把他们虐得五体投地

1990年,宋丹丹黄宏演出的小品《超生游击队》在春晚舞台上大放异彩,这部具有时代鲜明特性的小品,自然将一些具有时代特色的名词送到观众耳中。除了计划生育政策的宣传性,“盲流”这个在我国历史上出现过一段时间然后迅速消亡的词汇现在看来一定会让很多人有所疑惑。而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部影片,与这个具有时代性的词汇有所关联。它讲述的是这样一个关于“盲流”的故事,同时也是对于这个词汇的一种诠释。

《盲流》是一部年代作品,在八十年代,蒙冤的转业军人史岱年在逃亡的火车上遇见了有着同样境遇的豆妹。豆妹为了逃婚而扒火车离开,这与流离的史岱年同命相连。两个人一起逃亡的时候被稽查人员发现带走。在收容所,史岱年与老盲流老崔结识。两个人相约开车离开,但史岱年却不愿意开走车子,转而是跟老崔一起步行逃离。原本想着迎来稳定生活的他却继续着自己的失望之旅。老崔因为抓赌逃亡而死在了路上。史岱年继续着一个人的旅程后遇到了老铁头。

渐渐的,史岱年跟老铁头两个人混熟了,从他口中得知,原来将豆妹卖给别人当老婆的父亲就是老铁头。史岱年的心再一次受到了摧残。不久,老铁头郁郁而终,豆妹找到了史岱年,两个人结为了夫妻。颠沛流离之后的史岱年再也不对生活有所期待了,而这个时候,他却在报纸上看到了自己平反的消息。

第四代导演的作品总是充满着当时的年代气息,想要弄懂本片中的故事逻辑,我们首先得明白什么叫做“盲流”,明白了这个词汇,才能看懂片中的故事。“盲流”的字面意思就是盲目流动,而盲目流动的主体就是在特殊年代的普通农民。为逃荒、避难或谋生,从农村常住地迁徙到城市、无稳定职业和常住居所的人们,称为盲流入人口,简称“盲流”,这是一个具有歧视性以及历史特性的词汇。而今已经彻底的被搁置了。然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当国内政治形式进行了大的变动之后,“盲流”当时层出不穷。

有赖于时代变迁,原来的传统的农业人口面对全国上下的工业生产的如火如荼,便萌生了想要去城市等发达地区讨生活的想法,于是,人口流动便产生了。可能当今的人们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的人口流动是被死死限制住的。因为在当时生产力不发达的时代,城市人口如果太大,对于国家财政来说就是不堪重负的。因此,限制人口流动在当时看来是必要的。

很多经历过当年的人们自然知道下榻宾馆需要开具证明或者介绍信,夫妻两人同住甚至需要结婚证等等。这些在现在看来非常让人诧异的行为,在当时是习以为常的。人口流动导致的社会问题被讳莫如深,因此在一定时间段内,“盲流”这个词汇并不好听,但确实是一种现象。

本片的主人公史岱年就是一个标准的盲流,而且是一个在逃犯人,豆妹对于史岱年一见倾心,但当她了解到史岱年的真实身份后,依旧是选择了举报这个枕边人。这一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出第四代导演对于上世纪特殊年代的某种讽刺依旧是辛辣的。即使是自己最熟悉的人,也不能完全交心。这可能就是时代留给第四代导演的集体烙印。

史岱年的价值观在本片中算是坚定的,当然,这个故事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之所以我们在几十年后再来看这个故事,很大的原因在于这个故事有着某种记录性质。《盲流》这部影片中的人物大都很丰满,他们各自的人生经历,共同铸就了那个年代的时代群像。

老崔看起来诡计多端,实际上也是生性善良的普通农民,因为家乡没办法讨生活所以才离家去外地打拼。老崔赚的钱大多数都用来补贴家用,而在与史岱年的逃亡途中,老崔处处用自己的生活经验照顾着这个年轻人,然而老崔最后的命运却是客死他乡。

老铁头在豆妹的描述中是一个将自己卖了好几次的坏父亲,然而豆妹却依旧不舍得离开这个父亲。史岱年一开始并不明白豆妹对于这样的父亲的情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而后来真正的当他遇到老铁头的时候,他才知道了这个父亲的种种不得不的行径的背后意味着什么。自己卖自己的闺女无疑是为了让她能更好的活下去,家徒四壁的他只能用这样让人不齿的方式来拯救自己的孩子。然而等待老铁头的依旧是郁郁而终。

史岱年在经历了老崔和老铁头之后,对于自己之前一直非常执着的平反之路渐渐的的释然了,当豆妹检举了这个“逃犯”之后,史岱年真正的放下了自己的过去,他转而用显示重新勾勒出美好画卷,让自己面对新时代,重新活一回。时代的烙印即使被忘记,也依旧是会被记起,因为它是一代人的记忆。

……
你好,再见

动图名场面,它是《了不起的盖茨比》乞丐版

洗白第一步,先给自己拍个电影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979969

邮箱: email@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