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刊 聽聽被李洪志邪說害死的冤魂在哀嚎

聽聽被李洪志邪說害死的冤魂在哀嚎

【正義真相】詩曰:“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烏啼鵲噪昏喬木,清明寒食誰家哭。”清明節是人們祭奠逝者、祭掃陵墓、悼念先人、寄託哀思的日子。由此想到,“法輪功”邪教主李洪志杜撰的“法輪大法”害死那麼多的冤魂該怎麼辦?

在“法輪功”信徒看來,李洪志的“法理”無疑是至高無上絕對的真理。這些信徒活著的時候,為了“法輪功”的“基業”辛苦奔走,無怨無悔,最終倒在了“圓滿”的路上。在這清明時刻,“冤魂”相聚,他們在哭泣吶喊,“李洪志是大騙子”“李洪志拿命來”!但李洪志十分冷酷。是什麼原因促使“法輪功”信徒早早離開人世間,在“地獄”哭泣吶喊?是李洪志的歪理邪說即“法理”害死人!

哀”消業”:拒醫拒藥,”消去”人命

李洪志在《轉法輪》中宣稱:人有病是前世業力造成的,是“業力輪報”,“因為他是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欠下的,他才遭這個罪”;有病是在“還業”,“你看病就不是我法輪大法的人”“練的功自動就在消滅病毒和業力”……按照李洪志“法理”的解釋,修煉“法輪功”就能自動消滅病毒和業力,但現實如何呢?

武漢“法輪功”習練者熊克波、蔡雲琴夫妻倆,多年前,熊克波患有胃病,妻子蔡雲琴也患上胸部積水的毛病。 1996年,有人告訴他倆,練功“消業”病就會好,他們習練上“法輪功”。 2015年3月11日,拒醫拒藥的蔡雲琴病情加重,但依然堅持“消業”,最終離開人世。丈夫熊克波則堅持認為修煉之人修得不夠,沒有完全消除“業力”才導致妻子死亡。

然而耐人尋味的是,“消業”說的倡導者李洪志卻在生病時,打針、吃藥方面樣樣不落。據《“法輪功”邪教教主李洪志在長春的就醫史》所載,1983年到1990年期間,李洪志先後在長春市19家醫院就醫,到單位報銷醫藥費用48次,特別是1984年7月8日,李洪志一清早就跑到吉林省人民醫院,將體內闌尾割除,期間住院10天。 1999年公安人員曾在李洪志家中發現治病的拔火罐。

泣”瞅瞅你”:神通無用,人難救

李洪志曾在2006年2月洛杉磯市“講法”時說過:“有許多學員過去看見過我給常人治病,我根本就不需要動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瞅你的時候就打出東西去了,我從我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都可以打出神通去。打出去之後你那兒馬上就好。”對於這段話可簡單表述為:李洪志神通廣大,看病不需要動手,瞅瞅你就好了,因為身體能打出神通,病灶部位立馬就好。事實果真如此嗎?請看事例:

李洪志的大妹夫李繼光,原大紀元集團副總裁。 2009年因腎衰竭病重時,李洪志曾批准其悄悄(因違背法理而採取不得已措施)住院。不幸的是雖經多方醫治無效,於2012年5月上旬病亡。

龍泉寺行政主管韓振國,主要負責龍泉寺土建工程及李洪志的生活起居,是李洪志的貼身親信,因患有肺癌於2010年8月21日死亡。

蘆淑珍,李洪志的生母。 2016年8月18日,突發腦中風,終因病情嚴重,於8月24日凌晨去世。

上述三人是李洪志身邊的人,肯定讓李洪志“瞅”過無數遍,詭異的是三人仍然病亡。難不成是李洪志“瞅”得次數太多太頻,打出去的“能量”太大,導致病情加重、惡化,抑或是打出去的是負“能量”致其加速死亡,或者根本就沒有這方面的本事,屬於信口開河,那還是請“大法”弟子來作答吧。

悲”正念”:”大法”無能,走死關

李洪志在2003年2月《元宵節法會講法》和2003年4月《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時,針對弟子提出的“有學員出現了嚴重的病態”或“遭受非常大的病業魔難”,“可不可以集體發正念幫助”的問題時,李洪志肯定地回答說“大家對著他念唸書,念念法,對他發發正念,集體圍著他,是起作用的。”又說:“不管怎麼樣,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沒有過不去的關。”並且聲稱“正念強了你什麼問題都能解決”,要求“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云云。

既然“發正念”有強大的治病效果,什麼問題都能解決那就看一看弟子們的實際操作效果吧!

簡鴻章,“法輪功”香港組織頭目。簡鴻章參與“法輪功”邪教活動長達20餘年,期間變賣名下大量家產支持李洪志。 2020年12月18日下午,簡鴻章在組織策劃鬧事活動時,突感不適。身邊的“法輪功”人員不將簡鴻章送醫,而是集體“發正念”為其加持“消業”,但未見效果。眼見簡鴻章病情加重,家人悄悄將其送到醫院,但醫生已回天乏術,簡鴻章不治身亡。

南京市溧水區永陽鎮的“大法”弟子朱大林,堅修“大法”不輟。 2010年患上糖尿病後,有病不就醫。 2014年12月27日下午,朱大林因病突然倒下不省人事。 5個功友圍在床前集體打坐“發正念”,來清除朱大林的“思想業”和身體中不好的東西,最終朱大林還是死亡。

日本“法輪功”骨幹佐藤貢、肖辛力夫婦先後於2009年7月20日和2011年12月30日病亡,兩人死亡時的年齡均不到50歲。遺憾的是,當佐藤貢因病不治死亡時,肖辛力和功友用“發正念”的方式想讓佐藤貢於7天后復活,夢想創造輪界的“奇蹟”,可是“奇蹟”終究沒有發生。

如果說普通弟子發的“正念”功力不強的話,那麼“師父”的“正念”不可謂不強大。 2007年12月,韓國“法輪大法學會”元老全判烈因車禍身受重傷,期間,李洪志親自為其“發正念”,並號召“大法”弟子集體為全判烈“發正念”,用“大法”的威德來挽回其生命,但因全判烈腦部出血過多,“發正念”也未能奏效。

強大的“正念”沒有效果,這該如何解釋?

痛”九字真言”:無”神蹟”,枉送命

李洪志曾告訴弟子們說,無論是“常人”還是“大法弟子”,只需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就能治百病、祛百禍、心想事成。 “法輪功”媒體更是將“九字真言”的“神蹟”功效推向高潮。 “九字真言”真的有這麼神奇?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的“大法”弟子曹成患有肝病,雖然誠念“九字真言”不停,但終因病情惡化轉為肝癌晚期,不治身亡。

想必許多大法弟子都念過“九字真言”,不知為何總是不靈,也許是弟子們念它時心不夠誠,或許是“師父”太忙,“他心通”無法接通。

戚”法身”:原為看場卻變墳場

李洪志告訴弟子,“我有無數的法身保佑你——再多的人我也能管得了。有人說,你在國外,能不能保佑我啊?你跑到月球上去,跑到哪去,我都能保護得了你。”講法時,“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轉法輪·法輪大法學員怎麼樣傳功》)

可是北美“法輪功”骨幹柳濟南卻於2009年5月3日摔死在美國“法輪功”基地建設工地上。 “法輪功”基地義工江慶貴,於2009年7月,病死在由美國返回台灣的途中。 “法輪功”“首席生物科學家”封莉莉,竭力宣傳“法輪大法”有提高免疫能力抵抗疾病侵襲功效、且能延年益壽,而她本人卻最後死於胰腺癌。 “法輪功”基地是李洪志避難的老巢,修煉的“聖地”,如此有“大法輪”“大法身”罩著的地方,“大法”弟子卻頻頻死亡,無意間看場變成了墳場。

“法輪功”骨幹頻頻非正常死亡,無疑引起“法輪功”內部的恐慌和對李洪志“法理”的質疑。但李洪志卻藉口稱自己的“法力”已全部施展於外部,無暇顧及他人。不知道弟子們對李洪志的解釋有何感想?

慟”神韻演出”:無功效,照樣死

李洪志在“經文”中講過,“神韻”是“神在演”,背後有“眾神”和“師父”助力,能形成“大法”特有的“能量場”,觀眾看過“神韻”後,出場時一身病就全消了。 “法輪功”第一媒體也宣傳,看“神韻”光盤照樣能收到“奇效”,並且列舉了許多神奇的例子。

如此說來,“大法”弟子都應該看過“神韻演出”,即便是未到現場也應看過“神韻”光盤。詭異的是,弟子們還是照死不誤。難道是弟子們看“神韻演出”時心術不正被婀娜多姿的美女演員吸引住,被“師父”發現,從而失去療效,抑或是“神韻演出”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能量場”,個中原因很難猜,“師父”沒解釋,弟子們也猜不透。

除此之外,“三退”保命、佩戴法輪功“護身符”“地獄除名”“性命雙修”“金剛不壞”、由“常人體”逐步演化成“奶白體”“淨白體”以至於“佛體”等方面的“法理”就不一一而論了,這些可都是弟子們保命的訣竅,花樣繁多。然而弟子們還照死不誤,事實就擺在眼前,“法理”的確失效了。

失效的可怕後果將直接導致李洪志威信的喪失和弟子們的醒悟,其最終結局是李洪志“法理”的坍塌,“法輪功”的滅亡。由此可見“大法弟子”的死亡,第一責任人,首推李洪志。他編造歪理邪說,對“大法”弟子不遺餘力進行精神洗腦,給“法輪功”信徒帶來深重的災難。 “法輪功”宣稱的是“真善忍”,但李洪志呢,既沒有給弟子以“圓滿”,又沒有給弟子以健康。這在一個無視弟子們的生命,不斷施以如鞭的“棒喝”,引誘信徒奔向死亡的“法理”,而自己卻活著“欣欣向榮”,人們已真真切切感受到這種“法理”的不寒而栗。

受到李洪志“法理”害死的無數冤魂,在無盡的陰森氣息哀鳴吶喊,他們皆為李洪志的“法輪功”所害,卻平白無故地在人間蒸發。

在這陰雨綿綿的清明時節,一個個冤魂在呼號,一座座孤墳在述說著“法輪功”邪教組織的兇殘極惡,面對死去的冤魂在地獄之門的吶喊,法律和冤死者的親人定然不會饒恕李洪志這位舌燦蓮花心思歹毒的害人元兇。

作者:陳哲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979969

邮箱: email@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