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刊 李洪志“阻禁弟子看病吃藥言論”選評

李洪志“阻禁弟子看病吃藥言論”選評

2020年7月至8月,澳大利亞廣播公司連續刊發多篇重磅文章和視頻,揭露“法輪功”邪教組織對澳大利亞國民所造成的精神和健康嚴重危害,其中包括有國民因痴迷“法輪功”拒醫拒藥歪理邪說失去生命。

其中提到,悉尼的里奇·梅(Ricky May,全名Richard Ernest May)曾是著名的爵士樂歌手。在他去世後,妻子柯琳·安·梅(Colleen Ann May)轉向“法輪功”尋求慰藉。沒過多久,柯琳便堅信“法輪功”能夠治好她的高血壓,不再服用降壓藥。三年前,柯琳因拒醫拒藥病故。

提到“拒醫拒藥”,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一直在無恥抵賴,聲稱“看遍全部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及有關書籍,絕對沒有一句’不准學員吃藥’的話。李洪志先生只是講了吃不吃藥與修煉的關係。”

事實真是這樣嗎?李洪志在這方面散佈的歪理邪說,白紙黑字寫在那兒。本文就將李洪志“阻禁弟子看病吃藥”的言論選錄一部分,予以簡評。

1、“弟子:煉功還用不用吃藥?師:這個問題自己悟,煉功吃藥就是不相信煉功能治病,信你還吃什麼藥?可是你不按心性標準要求自己,出了問題你會說李洪志不叫吃藥,可是李洪志還叫你嚴格要求你的心性,你做到了嗎?真正修煉大法的人,身上帶的都不是常人的東西,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許在你身上得。你的心如果擺正的話,相信煉功能煉好,把藥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給你治了。”(《中國法輪功·第五章“答疑”·功理與功法》,1993年)

點評:對於“煉功還用不用吃藥?”的疑問,李洪志雖然油滑地說了“自己悟”三字,實際上回答得十分乾脆,就是“不用吃”。邏輯很簡單:吃藥者就是不信,信者就不吃藥,是否吃藥事關是否“信師”。為什麼不用吃藥呢?理由有二:一是真修者不可能得常人的病(“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許在你身上得”),二是如果信他李洪志而停藥不治,“就有人給你治” (治病的人就是李洪志)。

2、“在中國大陸有很多人都知道,修法輪大法太神奇了!一煉就去病。為什麼呢?很多人他沒有求治病,他覺的大法好,他才煉呢!結果病好了。”(《悉尼法會講法》,1996年)

點評:既然“一煉就去病”,那就沒必要吃藥;如果修煉“法輪功”者沒有必要吃藥,那不讓他們看病吃藥不僅沒有錯,而且還為他們省錢省麻煩。事實真是這樣嗎?絕對不是!李洪志自己生病就吃藥打針做手術。

3、“可能你走出這個場以後,會覺的身體很舒服,但是有一點,隨著你的修煉,你的身體還會感到不舒服。為什麼呢?因為你生生世世都有業力。一生一世的不能一塊推出來,一塊推出來人會當時死掉的。所以這個業力我們逐漸的往出排,從身體裡排出去,所以你過一段會覺的身體很難受,認為是不是得病了?!我告訴大家,那不是病。”(《悉尼法會講法》,1996年)

點評:修煉人身體不舒服“那不是病”,是李洪志往出推業力時的正常反應,那還用吃藥嗎?

4、“往往有些新學員他覺的他身體一不舒服了,他就覺的這是病,吃藥吧,他以為一邊煉功一邊吃藥更好。因為我們看到一個道理,因為醫院是不能消業的,大夫不是修煉的人,所以他沒有這個威德,他是常人中的技術人員,他只能給你去掉這個表面的痛苦,把這個病給你留到深層中。吃藥是往身體裡面壓,等於是積存起來,表面上不痛苦了,可是積存到身體的深層去了。動手術也一樣,比如說長個瘤子啦,把這個瘤子割掉,他只是把這個表面的物質割掉了,而真正產生病的原因在另外空間裡,他並沒有動的著。所以很嚴重的這個業力病它就還會復發,有的象治好了,今生不發了,那麼來世它也要找上,因為它壓到深層裡去,總要返出來。……那你來病了你就吃藥,我們也不管,因為修煉是靠悟性的,沒有硬性規定任何事情的。我們沒有說,你覺的不舒服了,你都不吃藥,沒有的。”(《悉尼法會講法》,1996年)

點評:吃藥或動手術只治標,不治本,而且還將病根子“留到深層中”“積存起來”,甚至延留到“來世”。這哪如讓李洪志給推業力以治本挖根呢。李洪志聲明,他沒有硬性規定讓你不舒服時不吃藥,可你一來病就吃藥,說明你悟性差。他也只能恨鐵不成鋼。你想啊,弟子們為了表現有悟性,又怕師父不給往出推業力,又怎敢吃藥呢?

5、“有些人他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他只練練功他也不學法,他什麼事情都乾。你別看他練了功啦,我的法身也不管他。不管他就是常人,他就會得病。如果我們規定不讓你吃藥,你不能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對待自己,你還是個常人,到時候得病了,你說李洪志不讓我吃藥,所以我不說吃不吃藥,你自己把握。本來就是對你的考驗,你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你還是有病的,就是這樣的道理。我們只講他的理,所以我就告訴大家了,今後你要想修煉,你遇到身體的不舒服,很可能是把你前生前世的業推出來了。……所以你得承受一部份痛苦。那麼在承受的同時,會提高你的悟性。你是把它當作病呢?還是當作修煉人在消業呢?”(《悉尼法會講法》,1996年)

點評:這下說得更明白:李洪志再三聲明自己沒規定不讓修煉“法輪功”的人不吃藥,讓弟子“自己把握”;可是,如果誰真的看病吃藥,“主佛”的法身就不管他,“不管他就是常人,他就會得病”。誰看病吃藥誰就是經受不住考驗,誰因不看醫生、不吃藥而感到身體不舒服,那正說明師父在為他推出前生前世的業呢。兩相比較,除了傻瓜,哪個學員敢不選擇不吃藥呢(當然真信了李洪志的話,那才是真傻瓜)?

6、“弟子:吃苦可以消業,忍受病是不是可以消業?師:忍受病,人啊承受痛苦時都是在消業。忍受病也是在消業。我剛才講人一生要不得病啊,他百年之後注定下地獄的,因為他一生中光造業沒有還過業。幸福是常人所求的,修煉人要不吃點苦就還不了以前造下的業力。同時沒有思想上的提高,也就不是修煉。”(《休斯頓法會講法》,1996年10月12日)

點評:既然“忍病吃苦”是消業,那麼如果有病就看、有藥就吃,豈能消業?不能忍病受痛“就不是修煉”,誰看病吃藥誰就是思想上沒有提高。這是李洪志讓弟子寧可“忍受病”也不能吃藥,否則就影響消業。

7、“常人有病了,要不上醫院,不吃藥,它是不符合常人的理,不符合世間的道理,人就接受不了。人有病了當然要吃藥啊,人有病了當然要去醫院治病啊,人就是這樣針對這個問題的,這沒有錯。可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就不能夠混同於常人了。說句嚴重一點的話,你已經不是人了。……就是這樣,所以我們修煉人一旦身體出現哪個地方不舒服的時候,我告訴過大家,它不是病。”(《紐約法會講法》,1997年3月23日)

點評:修煉人的身體不舒服不是病,既然不是病,還用得著看病吃藥嗎?如果修煉“法輪功”的同時還看病吃藥,那就是“混同於常人”了,師父就不管了。師父不管,就不能圓滿成佛。如此一來,誰還敢吃藥呢?

8、“你說不行,’我就放不下這顆心,我還得吃藥,煉功了我也得吃藥’。可是我怎麼看這個問題呢?我只是對他悟性低很惋惜,這一關他沒有過。本來他應該提高上來的,通向圓滿邁出一大步,可是他沒邁出這一步來。”(《紐約法會講法》,1997年3月23日)

點評:誰堅持有病(李洪志認為對修煉人來說不是病,是業力的表現或推業的正常反應)吃藥,就是悟性低,就不能邁向圓滿。學員們練“法輪功”,就是奔著圓滿來的,不能圓滿,還修個甚?因此,為了圓滿,有病也不敢吃藥。李洪志這是藉圓滿要挾弟子,不讓他們吃藥。

9、“……根本原因,病不產生於這個空間。所以你現在吃藥就是把這個病、表面的病毒殺死,藥真的能夠殺死表面病毒。可煉功人的功自動就在消滅病毒和業力。可是這個藥它一殺死這個表面上從另外空間裡滲透過來的病毒的時候,因為任何物體都是活的,那邊的病毒,也就是那邊的業力就知道了,它就不過來了,你就覺的吃藥好了。可是我告訴你,它卻積攢在那裡了。人生生世世都在積攢這個東西,積攢到一定成度這個人就是不可救要,同時在死亡時就是徹底毀掉了。失去生命,永遠失去生命了,就這麼可怕,所以這裡邊講了這樣一個關係。”(《紐約法會講法》,1997年3月23日)

點評:李洪志這是在談“科學原理”:病“不產生於這個空間”,產生於“另外空間”,這邊用藥殺死“表面病毒”,那邊的病毒或業力就“不過來了”,並且生生世世地積攢著,最終使生命徹底銷毀。相反,煉功人如果不吃藥,他煉的功“自動就在消滅病毒和業力”,也就是徹底拔除了病根。這不明擺著通過“知識講解”告訴弟子別看病吃藥嗎?一派偽科學的胡言,害人無數,竟然自以為得計!

10、“可是修煉的人哪,我們怎麼對待它?不是要淨化你的身體嗎?……那麼你想把這個業力放出去,你吃藥把這業力又壓回去了,怎麼給你清理身體呢?”(《紐約法會講法》,1997年3月23日)

點評:“可是”前面是講常人有病可以吃藥;但修煉人要淨化身體,就該把業力“放出去”,而吃藥“把這業力又壓回去了”,李洪志就無法“給你清理身體”,也就是無法給你徹底消業。孰重孰輕,弟子們就掂量著辦吧。一吃藥就只好做常人,就沒人給清理身體徹底消業,那誰還願意吃藥呢。

11、“那麼作為一個超常人,怎麼樣對待身體上難受這種狀態?常人是有病的,而你那身體是我在給你往出推業。推到表面的時候,人的身體表面末梢神經是最敏感的,就感覺身體不舒服,象得了病一樣,而且有的表現的很重,會這樣的。既然會這樣大家想一想,你要是把你當作常人,你要認為它是病,當然也行,你去吃藥好了。……為啥我們有些輔導員、老學員很明白,一看學員吃藥他就著急。……我們沒有強硬的規定大家不吃藥,我只是講了吃藥和不吃藥對修煉人的一個道理,而不是講常人不能吃藥。”(《紐約法會講法》,1997年3月23日)

點評:李洪志最後確實是嚴正聲明了“我們沒有強硬的規定大家不吃藥”,然而,前面的話哪一句是讓弟子吃藥的?哪一句話不是阻禁弟子吃藥的?第一,修煉人身體不舒服是“推業”反應,看上去是病其實不是病,既然不是病,那還用吃藥嗎?第二,你要吃藥,就把自己當常人了,好不容易辛苦修煉接近圓滿了,退回常人去?愿意?第三,“為啥我們有些輔導員、老學員很明白,一看學員吃藥他就著急”?還不是他們知道師父不讓吃藥是為弟子好?輔導員比普通學員識見高,老學員總比新學員經驗足,他們才真正懂得“吃藥和不吃藥對修煉人的一個道理”——那就是修煉人根本不用吃藥也不該吃藥。

12、“早期我就對你們講過,我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裡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裡的名冊中有名。……也就是說呢,你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什麼問題都能解決。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那你要用正念去對待,因為你是修煉人,所以那絕對不是真病,可是表現出來又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洛杉磯市法會講法》,2006年2月25日)

點評:凡是大法弟子,李洪志都給他們在地獄裡除了名,不可能再得人的病,只可能出現病業的反應,而那不是“真病”,是像病的“病業假相”,有正念就能解決,就能“過關”。沒有“真病”,還用看病吃藥嗎?

13、“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這是法理。……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洛杉磯市法會講法》,2006年2月25日)

點評:這裡,李洪志將修煉人是否看病吃藥上升到“法理”的高度,修煉“法輪功”的人,誰求醫問藥就違背了“主佛”的“法理”。只有兩種選擇,沒有第三條道路:若去醫院求醫用藥,就等於自動放棄“過關”,退回常人;若無怨無執地由“師父安排”,就能走上成“神”之路。對於那些一心想脫離人世苦海、做逍遙神仙,得“大果位”的輪民來說,除了拒醫拒藥,還能有其他選擇嗎?

上述種種就是李洪志反復闡述的“吃不吃藥與修煉的關係”,歸納一下,至少有以下幾點是十分明確的:

一是常人可以看病吃藥(那是李洪志懶得管他們),但修煉“法輪功”者不能,這是李洪志的“法理”,不懂“法理”,就是悟性低、層次低,這種人只能退回常人。

二是“法輪功”修煉者根本就不可能得病,身體不舒服只是病業假象,或者是李洪志給推業時的正常反應,既然沒病,還用吃什麼藥?

三是大法弟子吃藥就是不信師,師父也就不給他清理身體,他也就不能“圓滿”成神。

四是吃藥只能治表,卻將業力壓回去,“積攢在那裡”,導致無法清理身體,最終只能走向“徹底毀掉”。

五是修煉“法輪功”者是“神”,醫生是常人,“神”不能讓常人看病,常人也看不了“神”的病。

六是大法弟子如果把心擺正,相信煉功能祛病消業,“把藥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師父)給你治了。或者說,不吃藥則有李洪志“給你清理身體”,徹底消業,達到“圓滿”。

有此六條,什麼“沒有強硬的規定大家不吃藥”,什麼“你要認為它是病,當然也行,你去吃藥好了”,全是虛晃一槍,逼迫學員“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才是本質。總之,李洪志將“是否看病吃藥”抬到了是否“信師信法”的高度,弟子還敢“違師悖法”嗎?

行文至此,得說明一下,以上述評,全是以李洪志言論的發表時間為序,同一篇中的則以原文的先後為序,筆者有意識地著重於描畫出一條較為清晰的“縱向軌跡”。李洪志阻禁弟子看病吃藥的13個語段,前11個都是1999年7月22日之前發表的。面對“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的前11個語段,李洪志竟然謊稱“有消息說我不叫人吃藥,事實上根本沒那回事。”(《我的一點聲明》, 1999年7月22日)一個整天把“真”字掛在嘴邊的“宇宙主佛”,毫不臉紅地發出這樣的公開聲明,臉皮之厚真是無以復加。 12-13兩個語段是十四年半前發表的,真所謂“話猶在耳”,可“法輪功”網站的《法輪功基本問題問答》竟然“一賴一個精光”。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上述13條“主佛語錄”,筆者全是從“法輪功”官網上下載的。

據不完全統計,在1999年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前,有1400多名法輪功練習者因修煉死亡,其中大多數是因拒醫拒藥而亡。面對白紙黑字的鐵證,李洪志竟然前說後賴,毫不知恥,這樣的教主,這樣的邪教組織,不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才怪呢?

澳大利亞現在才開始認識到“法輪功”的危害,雖說遲了一點,但畢竟開始認識到了,那就好,那就可能讓民眾少受該邪教的欺騙和侵害。

作者:霜 刃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979969

邮箱: email@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