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一名李洪志親傳弟子的親歷與反思

一名李洪志親傳弟子的親歷與反思

【真相故事】我叫趙士榮,男,1977年1月出生於廣東省陽春市春城鎮一戶農民家庭。我自小讀書,後來考到廣州讀大學,求學之路平穩順暢,一直都是家人的驕傲、村里孩子的榜樣。

然而,就是在廣州讀大學時,因為好奇接觸“法輪功”邪教組織,我的人生從紅日驕陽墜入人間地獄,現在回首往昔是搥胸頓足。

低價教功做誘餌,瘋狂吹噓為斂財

我自小身子較弱,高一時,學校體檢查出急性肝炎,父母到處找人尋醫問藥也不見明顯效果,以致病急亂投醫,我聽信同學建議接觸氣功,企圖通過練氣功祛病健身。 1994年高中畢業,我考上了位於廣州市的廣東民族學院。

1994年的某一天,學校裡突然多了很多宣傳“法輪功”的條幅和介紹其學習班的雜誌和宣傳單,說通過修煉“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擺脫貧窮,可以得到李洪志的能量和法身保護等等,我就開始走進了邪教的圈套。

後來我參加了李洪志在廣州開辦的培訓班,課堂上,李洪志主講“法輪大法”法理,他的助手們則配合他一起教學員練功動作。他們很善於調控現場氣氛,大肆吹捧自身法力讓學員們頂禮膜拜,瘋狂吹噓修煉好處讓學員們虔誠憧憬。

去上課後,我才發現上課用到的書籍、教功錄像帶等是需要另外購買的,而且價格不便宜。李洪志把學習班講課的內容整理成多種形式的資料進行售賣。他講的所謂法輪大法法理就整理成《轉法輪》,他講解的功法、功理、動作要領就整理成了後來非法出版的《大圓滿法》,他在最後一堂課的答疑內容就整理成了後來非法出版的《轉法輪法解》,還有把他這次辦班整理成錄像帶、錄音帶非法售賣。

痴迷練功逐出門,執幻為真身心廢

李洪志的授課主要講述修煉可以獲得眾多利益,以及如何獲得這些修煉利好的方法,非常迎合我貪求這些修煉利好的慾念。學下來,我的整個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學習班結束後,我平時會在學校操場上習練“法輪功”,週末有時會騎自行車去廣州市天河體育中心“法輪功”教功點參加集體練功。

記得有一次集體練完功後回學校的路上,剛到廣州崗頂的中山附屬醫院的時候,一輛摩托車飛快地從醫院門口向右拐出逆行,我正騎自行車按交通規則順行經醫院門口,結果摩托車來不及剎車就把我撞了,好傢伙,我的自行車被撞壞沒法騎了。當時我心裡想:今天又消了一塊大業,經過了一個大難。現在回想還真的可笑,“法輪功”把人的思想確實扭轉得很怪異,放縱了這些社會不文明現象。

1996年的一天,我在學校看到舉辦“法輪功”學習班的海報,這次活動是華工、華農、華師、暨大部分參加“法輪功”的職工、學生聯合組織到我校弘法。打那以後,民族學院就有了一個練功點,輔導員是學院的一位職工姚阿姨,她是因身體疾病的緣故,想通過練功調節才加入“法輪功”組織的。

跟這些阿姨功友交流,在談到生病是否要吃藥時,楊阿姨、姚阿姨是堅決停藥了。翟阿姨是一直邊吃藥邊練功的,姚阿姨還說翟阿姨悟性跟不上。我畢業離開學校後,聽說楊阿姨病死了,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第一個想法就是:可惜,沒有把自己當作真修者對待。

依法取締仍沉迷,充當炮灰悔方遲

1999年中國做出了依法取締“法輪功”的決定。這個消息讓我接受不了,我覺得一定是國家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做出的錯誤決定。那段時間廣播、電視鋪天蓋地地報導“法輪功”殘害生命,圍攻新聞單位、政府機關等消息,我的情緒低落,左思右想:李洪志到底是怎樣的人? “法輪功”到底是怎樣?

父母很擔心,勸我不要練了。我認為自己沒做壞事,聽不進去。家裡的“法輪功”資料已經被收繳了,我待在家裡,也不出門找工作,整日無所事事,忽然有一天翻到大學同學的通訊錄,這是大學畢業時留下來的,就開始給同學寫信“講真相”,結果被同學舉報。

我見到了曾經的同修陳觀柏,他已經認識到“法輪功”是邪教,他問我:“‘法輪功’告訴你如果在一件事情上守住心性後,你可以得到多少樣東西啊?”

我說:“一舉五得。”

他說:“對,一個人貪欲大到控制不了自己的時候,會不會為了圓滿去做極端的事情呢?比如自焚等。”

我想了想:“應該會的吧。”……

慢慢地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我也認識到了“法輪功”倡導人向善、修煉的背後都是強大利益驅動的,沒法讓人變好,還容易出現問題,於是我也放棄了習練“法輪功”,這是2002年的事了。

放棄了習練“法輪功”,我的生活、精神面貌都發生了積極的變化。在佛山市找到了一份工作之後,我認識了現在的妻子鐘笑歡,她當時在順德市工作,我們於2006年結婚,同年有了孩子。

2012年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工作,打開自己的電子郵箱,發現有一封匿名郵件,我就打開看看是什麼內容,原來“法輪功”發來的垃圾郵件,裡面多為抨擊國家政府,宣揚歪理邪說的,還把中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演繹成對“法輪功”的迫害。我曾經就是受到這些虛假信息的影響,對“法輪功”產生了同情,甚至開始維護它。

二十一年走歧路,一朝醒悟陽光來

看到“法輪功”在整個發展過程存在的違法史,我就非常明白“法輪功”出現在社會之時就是它的違法之始。比如“法輪功”的出版物是未經國家新聞出版署許可而非法出版的;“法輪大法研究會”竟然是未經合法登記註冊擅自成立的,違反了《社團登記管理條例》;“法輪功”組織未經批准擅自活動,非法出版,偷逃稅,違反了《稅法》;各地信徒受李洪志歪理的影響傷人、殺人,違反了《刑法》;“法輪功”組織被依法取締後還在鼓吹鼓動“講真相”等違法活動;“法輪功”組織宣傳違反《憲法》的反動言說,企圖顛覆國家政權,破壞社會穩定團結。

我癡迷“法輪功”對家庭傷害是最大的。受“法輪功”歪理放下名利親情的影響,我對父母太不孝順了,大學畢業後本來是自己賺錢養父母的時候,卻由於種種藉口沒去積極找工作,待在家裡長時間做“啃老族”。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後,父母勸告不要習練“法輪功”我也不聽,造成父母的擔心和操心,而且因為我習練“法輪功”的事情,父母還被別人騙走了四五千元,真的傷透了父母的心。一想到此,一股悔恨之意油然而生,我痛恨“法輪功”,是它剝奪了我最珍貴的親情,是它把無辜的人帶上眾伴親離的路,法輪功必須取締。

作者:趙士榮(自述)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