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金融财经 外媒称普京失去了一个盟友。哈萨克斯坦夹缝中求生,中欧班列向南通道进发

外媒称普京失去了一个盟友。哈萨克斯坦夹缝中求生,中欧班列向南通道进发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普京失去了一个盟友——哈萨克斯坦》(“Putin loses an ally”)。标题有些唬人,内容值得一看。

哈萨克斯坦试图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玩平衡。尽管总统托卡耶夫一再表示他和普京之间关系依旧,但托卡耶夫的幕僚们有完全不同的想法。哈萨克斯坦总统办公厅副主任Timur Suleimanov表示,俄罗斯当然希望我们站在他们一边,但哈萨克斯坦不想面临被捆绑到一起的风险

托卡耶夫曾这样解释: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这个拥有全球最长边境线的国家,保持着特殊的双边合作关系;同时,我们同乌克兰也建立了深厚的友好关系传统。—— Timur Suleimanov评价道:总统显然是想留一个回旋的余地。

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有着牢固的经济和社会联系。例如,哈大部分货运出口都通过俄罗斯铁路,2021年通过这种方式就实现了8100万吨货物的输出。通过海运,有1300万吨,其中一半是通过俄罗斯的港口去到其他国家和地区。整体上看,70%的哈国产品,都与俄罗斯产生了联系。这是俄罗斯媒体Rhea Novosti给出的数据,说明了哈萨克斯坦与北方邻国不可分割的关系。

哈萨克斯坦90%的天然气和石油出口是通过俄罗斯的。因为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哈萨克斯坦已经调整计划减少了能源产能。

因此,战争对哈萨克斯坦经济的影响是必然的。年初,哈国官方预估经济增长率为3.9%,如今他们已将增长率调为2.1%。

在文化上,由于哈国境内有350万俄罗斯人,约占总人口的20%,在一些省州俄语成为了和哈萨克语并列的官方语言。此外还有四分之一的学生都讲俄语。哈国的政治学者曾有句话说:“哈萨克斯坦人很清楚,任何对莫斯科的公然袭击,都会在边境上产生强烈的分裂效应。

与此同时,上月初,哈萨克斯坦国内暴发了一场约三千人的反战游行。此后,阿拉木图当地政府拒绝了更多游行申请。当前的局势下,哈萨克斯坦推迟了同俄罗斯签数字化转型合作协议的进程。

此外,在我们了解的中欧班列线路上,近来各大铁路运营商、国际货代以及沿线国家都把焦点放在了跨里海国际运输走廊(Trans-Caspian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Corridor,亦称为“中间走廊”Middle Corridor)上,这其中就有哈萨克斯坦活跃的身影。这一线路,完全绕开了俄罗斯,正在成为中国-土耳其/黑海-欧洲多式联运和贸易的新解决方案。

(图源:探索新丝路)
  • 4月1日,由苏州班列公司和上海拓铁(Toprail)合作开行的班列抵达哈萨克斯坦阿克套港,16日离港,预计10天后抵达德国曼海姆。
  • 4月13日,中欧班列长安号跨里海、黑海班列(西安—波季—康斯坦察—曼海姆)在西安国际港站首发。
  • 自甘肃武威出发的“天马号”班列也在积极开拓跨里海线路,于格鲁吉亚波季港开设保税海外仓,开辟中国-哈萨克斯坦-格鲁吉亚-欧洲的铁海联运线路。
  • 哈萨克斯坦已经同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达成初步意向,四国铁路集团拟将成立合资公司,投资开发跨里海运输走廊,即中欧班列的南通道。

据称本月初,哈国有关部门提出在里海港口的特别经济区建设新的大型集装箱枢纽站,以扩大跨里海运力。

4月初,哈萨克斯坦政府代表团访问了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代表团规模庞大、级别很高。总统办公厅副主任Timur Suleimanov也在代表团中,他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时的表态很明确:“即使我们与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家一同为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但我们也是全球国际社区的一部分。”他甚至向俄罗斯境内的欧洲公司喊话,呼吁他们重新落户到哈萨克斯坦,并称“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地区最西化的国家”。

战争将极大冲击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发展,但凡事都有两面。同俄罗斯的紧密合作无法带来必要的经济发展的情况下,谋求与其他大经济体的合作就成了哈萨克斯坦理智而必然的选择。国际关系,利益至上。

新的局势,为哈萨克斯坦同欧盟、美国、中国和土耳其等主要经济体的进一步合作,可谓打开了窗口,一半的道路已经铺平。

对于这篇外文的观点,哈萨克斯坦在俄乌冲突局势下的利弊,你们怎么看?

张尧浠:避险与通胀加剧、黄金短期关注美指强压影响

张尧浠:美元美债持强施压、黄金周图等待趋势线触及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979969

邮箱: email@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