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科技教育 班上有个米桃,是所有孩子的“噩梦”!

班上有个米桃,是所有孩子的“噩梦”!

最近跟风追了《小舍得》,讲真,这部剧真的太适合老师看了!它非常真实,也非常残酷,让我们每一位老师和家长都有所反思。同时,作为老师,能够让我们更好地了解当下很多家长们的心态。

教育“内卷”一直都有,但有学霸的地方竞争尤为激烈。当班上转来像米桃这样一位无法超越的学霸时,其他孩子的“噩梦”也就开始了。

米桃永远第一名

上了这么多年学,“米桃”这样的学霸,我们都是见过听过的。毕业很多年以后,一些老同学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但她的名字依旧像神一样的存在。

她永远是第一名,期末全校表彰大会上最后一个被念出来的名字,总分甩我们几十分。

钟老师一句话说出我们之间的真正差距:“米桃考100分,那是因为卷面它就100分。你们家孩子考94,是因为他能力就到94。”

她的存在让我们知道自己是如此普通。

上中学的时候,班上就有这样一位学霸,每次开学立目标的时候,我基本的目标只敢写“进入前三名”,战术就是“保三争二”,第一还是算了吧。

而且,我知道,其他同学也都把第一的位置留给了她。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毕竟米桃一句“我会努力学习的”,就轻松竞选上了班长,这是所有学生在学霸面前臣服的最好证据

杀了第一名,我就是第一

到现在,我当老师15年了,几乎每年都会遇到像“米桃”一样的学霸。

班上有个“米桃”,是所有老师的骄傲,所有家长的向往,所有孩子的“榜样”,但这个榜样到底会对孩子造成怎样的影响,那就不一定了

前两天听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老师的讲座,他讲了一个案例:

一个初中孩子总考班级第二名,另一个孩子总考第一名。按常理来说,考第二名的孩子已经很优秀了。但是妈妈觉得他还不够,给他设定了一个目标:超过第一名。

他觉得超过第一名很难,于是跟第一名商量:“你能不能下次考试让我考第一?”,第一名不干。果不其然,下一次考试,他还是第二名。

他觉得自己拼尽全力也没办法考第一,于是,想了一个办法,把第一名给捅死了。这样他就是第一名了

在《小舍得》中,欢欢通过努力考到了和米桃并列第一,但是老师和妈妈依然强调她和米桃的差距很大,让她把米桃当做超越的目标。

这样做的后果是欢欢开始讨厌米桃、仇恨米桃、孤立米桃。

学习好会被欺负,明明是一个悖论,但却在孩子之间真实上演。学习好哪有什么错?导致这一结果的,无非是老师和家长都把“米桃”当做攻坚克难的目标,自然她也会成为欢欢心目中仇恨的靶子

米桃不是学霸,是天才

孩子学习是可以设立目标的,但不应该是“米桃”。

因为米桃不是普通的学霸,而是天才,也可以称之为“超常儿童”(Gifted or very advanced),她的智商是140

智商140是什么概念呢?通常智商130以上就可以称之为天才或超常儿童,在斯坦福一比奈量表中儿童的智商分配数据可以看到:智商90至l09范围属于中等智力,或称正常;110-119高于平均水平;120-129是优等智力,130-144是天才或超常,144+是超级天才。

Stanford–Binet Fifth Edition (SB5) classification

我们再来看一下不同智商的人群分布比例:98%的人智商在130以下,而仅有不足0.4%的人智商在140以上

我们的民族推崇勤奋努力,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但从科学的角度,我们要承认这种先天差距的存在。就像承认姚明打篮球就是比我们身高有优势,智商也如此。

如果孩子班上有米桃这种智商的天才,不要拿孩子跟她比,要怪就怪我们自己的基因。

努力在天赋前面,真的不值一提吗?

在美国的小学,每年都会进行一次数学和英语的“天才测试”,挑选出班里的“天才生”。

每个班级挑选2名的数学天才,2名英语天才,分别组成“天才班”。这些学生平时跟其他学生一起上课,但是上数学和英语课的时候,会跟其他“天才”一起上课。

粒粒老师对比美国学校不同年级的这些“天才”们观察,发现三个规律

1.既是数学天才又是英语天才的孩子,他们的学习习惯都非常好,也都非常努力

2.一部分“天才生”能解出有难度的题目,但平时成绩并不很高,因为他们一般都不太努力,也不够认真。

3.天才班每年都会进行考核淘汰,越高年级淘汰的人数越多。随着学习知识增多,仅凭天赋是远远不够的,天赋再好的孩子不努力也会归于平庸。而淘汰之后多出来的名额,会有其他学生补上,而这部分往往是平时很努力、稳扎稳打的学生。

美国的天才计划是为了向大学和社会输送优秀的人才服务的。通过这一计划在小学的实施,也让我真实地看到:天才是天生的,但人才是后天培养的。好的学习态度、学习习惯和方法是可以助力孩子更加长远发展的保障

别再夸孩子聪明

粒粒老师遇见很多优秀的孩子,他们未必都是天才。但那几个出类拔萃、天赋异禀的孩子确实记忆深刻。

但这几个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输不起。

面对困难的时候更容易放弃,面对失败不能接受。我发现,这是因为他们被“夸坏了”。

美国心理学家卡罗尔·德韦克(Carol Dweck)曾做过一个著名的实验。他们把4岁的孩子分为随机两组,一组事先告诉他们“这一组都很聪明”,另一组告诉他们“这一组的同学都非常努力”,然后再让他们自由选择一系列难度不同的拼图游戏。

结果发现,“被表扬聪明”的孩子都愿意选择容易的任务,而“被表扬努力”的孩子倾向于选择更难的任务。换句话说,被夸聪明的孩子会躲避挑战,而被夸努力的孩子会选择接受挑战。

为什么会这样呢?

“聪明组”的孩子想再被表扬,就要继续表现出“聪明”的样子,所以他们选择容易的任务,确保再次成功完成;

“努力组”的孩子会觉得,你最看重的是他的努力,所以要想继续得到认可,就要继续努力。所以,他会更愿意选择困难的任务。

但是在选择逃避挑战和接受挑战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会慢慢拉开。

根据这项实验结果,美国心理学家卡罗尔·德韦克(Carol Dweck)提出了著名的成长性思维的理论(Mindset)。

她认为人有两种心智模式,一种是固定型思维(Fixed mindset),另一种是成长型思维(Growth mindset)。拥有成长型的思维是一个人获得成功的关键。

所以我们在表扬孩子时,要注意不断培养他们的成长性思维。我们要表扬孩子的努力,而不是天赋;表扬过程,而不是结果;表扬成长,而不是一时的表现。

一点感受

很多人说本来不焦虑,但看完《小舍得》反而焦虑了。

那是因为看见了低龄儿童教育“内卷化”严重,如同这个比喻:当大家一起看球赛的时候,前面的人都站起来了,后面的人想要看球赛不得不跟着站起来。

低龄儿童教育不同于高中教育,高中有一个明确高考目标。对低龄的儿童,成绩只是一方面,他们有很多可能性,家长和老师不愿为了高考过早地消耗孩子的童年,但同时又担心因为自己不作为导致孩子未来没出路。这份焦虑源自对孩子未来的不确定,更源自我们患得患失的不笃定

《小舍得》如同一部开卷考试,提出了问题,却没有答案。而它出的每一道题目恰恰都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才是真正的演员,如何演出不焦虑的人生是我们每一天的课题。

喜欢粒粒老师的文章,欢迎点赞、在看加分享。文末长按二维码,关注Gogolearning公众号加星标,咱们手牵手不走散。

Gogolearning教师成长学苑

前瞻的教育理念,多元的教育方法

丰富的教学资源,创意的教学思路

扫描上方二维码进入公众号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重磅推出!联合美国顶级的外语教师,我给中国孩子带来了最棒的英语线上课

纯干货!对比评测国外最火的六种语法教材,看看哪种最适合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