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时尚娱乐 在世界尽头相遇

在世界尽头相遇

你的梦想是什么?当谈到梦想时,成年人总会有点羞涩或苦涩,但关于未知的追寻,对人活着的意义的思考等,我们永远都撇不掉。

赫尔佐格在《在世界尽头相遇》中说到:「我对自然的疑问是别的,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人类要用面具或是其他东西,来掩饰自己的身份?为什么,非得给马装上鞍,然后骑着它去追坏人?为什么,像黑猩猩这样的高级动物,不去利用低级生物?它完全可以骑着一头山羊,在夕阳里扬长而去…」

影片《在世界尽头相遇》不是一部关于企鹅的风光片,而是将镜头对准了一群聚集在南极的追梦人。

在世界的最南边,这里是另一个一望无垠的世界,到这里的人除了科学工作者,还有很多全职旅行者,兼职工人,没错,他们都是职业梦想家。

​他们对世界很迷恋,他们一直都在梦想和追寻自由,所以,这些不受束缚的人,一般都会掉到地球的底部来,最终,在世界尽头完成了相遇。

这块土地上一切都不同,闪耀着神奇。

语言学家到了这块没有语言的大陆上,博士在洗碗,哲学家在操控推土机等,类似这样奇妙的事有很多。

曾经是银行家的男子在一天发现钱不是重要的事而开始了旅行,到了南极开巴士;

有王族血统且身体构造异于常人的大叔在焊水管;

一个在种菜的语言学家,他告诉我们每分钟都有几种语言正灭绝,但是有人去保护森林,也有人保护濒临动物,却很少有人去关心某个语言的消失,赫尔佐格感慨:「这是一种文明已经开始失常的重要标志。」

一个生活经历丰富的旅游达人,开着垃圾车从伦敦到非洲,被愤怒的大象追着过舌蝇遍布的沼泽地,在满是弹坑的跑道上飞奔…

最终,来到了这梦想家的圣地。

在科学家团体中,有研究海豹的女研究者,最初严谨而略显冰冷的介绍着日常工作,但当谈起海豹的鸣叫声,她露出了柔软的一面,她称其为世界上最奇妙的声音。像摇滚乐,像Pink Floyd一样歌唱…

有喜欢看科幻片的生物学家,在进行着在南极的最后一次潜水;

有一群热爱摇滚乐的生物学家,他们会为工作取得的新进展而举行一场音乐会来庆祝;

​有对着镜头热情介绍某种次原子微粒的物理学家…

​其中,最有趣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企鹅专家,他研究企鹅20多年,喜欢孤独,不太喜欢和人讲话。

赫尔佐格试图逗他说话,问他:「听说企鹅也搞同性恋啊?」

专家开始组织自己的脑海中的记忆和语言来介绍企鹅关于性的事…

接着,赫尔佐格又好奇道:「企鹅会不会发疯,或幻想自己是拿破仑之类的有一些出格的举动…」

专家告诉他有的企鹅会「迷失」。最后,他们真的发现了一只特立独行的企鹅。它离开队伍奔向大山,义无反顾,等待它的是死亡。

让人意外的是,人类静静地目睹着它的行为而不进行干扰,因为即使将它送回安全的地方,它依然还会再次朝大山进发。

它为什么这么做,没人知道。

这种带着偏执的浪漫主义和坚守自己内心想法的冲动,让人震撼!

或许,每个个体都有着自己的准则,也都有着探索未知和追梦的自由,即便结局是奔向死亡。

​事实上,每个个体都终究难逃一死,所以我们会更加感受到:那些奋不顾身的冲动是炙热的,追梦的过程是美妙的,燃烧生命的行动是自由的。

借用片中的一句台词来说,「这里每一扇门的后面,都有一个不同凡响的故事。」

在世界的尽头,这里是追梦者的聚集地,有着不同于我们寻常的生活,那些真正渴望自由的人,渴望探险和感悟世界的人,在这里梦想发芽。

所以,当你感到生活变得寡淡,生命变得狭窄,不妨看看这部影片,看冰下的奇异世界,和如幽灵般的水生物;看一群自由又活力的人,如何挥洒自己的生命;也看看赫尔佐格这个有趣的家伙他的所思所想,片中,他对人类与文明,自然与科技等都做了追问。

其实,我们在地球上的存在并非是可持续性的,科技文明使得人类格外脆弱,许多科学家相信人类在地球上的末日必将到来。或许,有一天,人类会如同恐龙一样不复存在,而被我们用科技试图征服过的自然,可能会在一切变迁中依然存在,只是那时候,会发生什么?

再或者,如果有一天当外星人来到南极,看到人类留下的物品,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这些关于生命的好奇、思考和热情,不知何时我们已渐渐淡去,所以我们需要多看看这样的影片,它可以帮我们跳出自己当下的生活,抑制不断下行的麻木,重新唤醒我们内心的一些奇思妙想。

我想,一个人但凡还活着,大抵就不会丧失对这个世界的迷恋吧。而追寻自由和敢于追梦,是我们永远都需要的;那么,请继续保持好奇和勇气,这个世界的广阔和美丽在等着我们去体验。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979969

邮箱: email@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