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

錢、色、毒品、面子……我混入黃絲內部兩月的

来源:有理兒有面 作者:華僑網 发布时间:2019-11-22
摘要:備註:這篇文章是一位內地移民香港的人所寫,在香港他這類人被稱為新移民。文章記錄了他混入暴徒組織內部兩個多月的所見、所聞、所感。筆者除了將繁體字轉化為簡體字以及對一
備註:這篇文章是一位內地移民香港的人所寫,在香港他這類人被稱為“新移民”。文章記錄了他混入暴徒組織內部兩個多月的所見、所聞、所感。筆者除了將繁體字轉化為簡體字以及對一些港言稍作修改外,文字基本沒有改動。

 

經過朋友介紹,我混入了黃絲內部,多少也摸到他們一些天真想法。開始打入黃絲內部比較困難,很難被接受,當然這些小朋友也很好哄騙,同他們喊喊口號,說一些政府的壞話,就輕易過關,正式成為黃絲一員。當開始接觸他們時,確實有點驚異。多數黃絲看起來斯斯文文,未成年黃絲臉上掛滿了天真無邪,有一部分都只有十四五歲。最開始我就很疑惑,這樣的一群未成年人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勇氣去玩街頭暴動這麼危險的成人運動?隨著慢慢深入接觸,我也有了一些答案。我的寫作能力一般,想到什麼就寫下什麼。但以下這些都是我最真實的感受。


成為“暴徒”就可“屌絲逆襲”,美女會主動投怀送抱


原來,黃絲的父母大多都是長時間出去打工,疏忽了家庭溝通,在青春期這個時段,他們很需要被人認同,但卻留守家中當宅男宅女。沒有這場暴動,他們誰都不認識誰,但是這些宅男宅女加入暴動,卻得到所謂“同路人”極度的認可,到達什麼程度呢?就是屬於相互之間不認識、不知道名字,但就可以直接相互稱呼為“手足”。


這樣的極度認可,實際上是扭曲的,在愛國陣營無法感受到,因為大家是正常的、理性的,只是共同有一顆愛國之心。而他們在這個年齡,相互關心幾句,相互誇一夸,在心目中就有了“過命”的交情。我混進去沒多久,身邊的黃絲就都稱呼我“手足”,而且我也感覺得到,他們心裡也認為你是他的“手足”。這樣的情感氛圍下,男生之間很快成為戰友,男女之間很容易成為情侶。甚至還有黃絲女高呼想嫁給勇武哥,特別是在前線同警察對抗勇武的男生。


這些宅男以前追港女想都不敢想,現在甚至有曾經夢寐以求的超值富家女主動投入懷抱。名氣、美女雙豐收,被同齡人認同,以英雄式風采擁抱港女歸來是他們其中一個重要的動力,這也讓他們在暴動時更加願意往前衝。可矛盾的是,他們最怕的就是被警察抓到,卻還經常會以“今天我又打傷了幾個警察”進行炫耀,聽起來確實很幼稚。每當他們說這些的時候,你都能感受到那些女孩更加崇拜的眼神。要是早幾年,估計我都會蠢蠢欲動難以自持。


所以,網上傳播的那些女孩主動獻身暴徒並不是空穴來風,她們真的會傻到這樣做,而且她們的父母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估計會瘋。大多數女孩都是未成年,她們是真的認為對抗政府警察的這些男孩是勇敢的英雄。所以對這些黃絲提出的要求基本都會滿足。有些黃絲私下給我講,他曾見到過一個女孩侍候幾個人、還有幾個女孩與一群人一起……說得很認真,也很有細節。當然,我沒有機會親眼目睹,因為能夠“享用”女孩的也多是組織裡的骨幹核心人員,一般的小黃絲也就是搭上個小妹算不錯了。


基本不懂政治,自認香港人比內地人高級,甚至認為是香港養活了內地。


這些青年人精力確實比較旺盛,回來了雖然有些累,大家還會聚在一起聊天。我也經常岔開話題,問他們政治訴求一類的。但他們除了念口號式反復大聲說五大訴求外,對於其他政治話題談知又少。什麼雙普選、什麼反送中很少被提及和交流。一開始我也覺得很奇怪,這些為政治獻祭的黃絲居然不樂意聊政治話題。但後來也明白了,他們年齡小、學歷低、沒有社會閱歷,政治對他們來說都是空洞的概念,不懂,也不想去懂。


他們感興趣的、願意聊的都是對內地人和新移民的歧視。喜歡講內地人來香港的不文明表現,新移民搶了他們資源等等。實際上他們對內地的發展基本一無所知,還活在自己的想像裡,認為內地貧窮落後,就算是有錢了也是掠奪了香港的錢,甚至認為香港經濟不景氣是因為內地把錢變著法的搶走了。當我說到“聽說香港水、電、蔬菜、肉都是大陸提供的,也沒有收過香港的稅”的時候他們非常嗤之以鼻,認為我被洗腦了。有的會說:就算是真的,也是因為大陸拿走了香港更多的財富,提供的這些都不值一提……


社會貧富差距過大,很多黃絲窮到難以想像


大家都清楚,香港的基尼係數近兩年已升至歷史最高點,香港十個富豪的資產占到GDP的35%,貧富差距極大。香港有錢人多,但窮人更多。記得前段時間陳方安生委託港獨學者鐘庭耀發布了一個民意調查報告,說香港青年遊行示威與經濟、住房無關,就是為了追求民主自由。這樣講,真的很無恥了。


參與暴力遊行示威的黃絲,絕大多數的都出自底層家庭。黃絲參加暴力活動,大部分是有錢領的,也有一小部分是沒有的。這一小部分是最慘的,比如每次參加暴力活動很消耗體力,這些黃絲餓了後都沒有錢去小餐館,因為香港的物價很貴,但收入多年都沒漲過,一碗麵就要好幾十塊。他們連工作都沒有,身上那點零花錢只敢去路邊攤,花十幾塊錢吃碗“菜面”,連湯都會喝精光。


加入他們不久,為了取得信任,我跟黃絲們一起參加完示威(只站在後面喊喊口號)後,提出請幾個還算聊得來的人吃宵夜,他們高興得不得了。在新界的一間很小很破的餐館,一共也就不到一百尺(十平米)的樣子,我狠下心來點了十幾個葷菜。不誇張的說,菜上來後他們眼睛都看直了,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好菜”,竟然都掏出手機拍照。我基本沒怎麼吃,因為他們都在“搶”,對,是搶著吃!哪有什麼禮儀形象!


說這些你們可能都覺得不可思議,連我也是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香港青年的生活現狀。這頓飯花了我好幾千塊,但我其實不心疼,因為我看他們的樣子,真的覺得可憐。那些壟斷階層富豪消費一頓飯恐怕夠他們一家人一年的開銷,這就是香港的現狀。黃絲大聲向政府喊沒有未來了,也確實是心聲,只是他們喊錯了對象。因為他們不懂政治、經濟等深層次的原因,只知道自己連飯都快吃不飽了,需要有人承擔這個責任。


會“共享”毒品,核心成員在組織內的權威不容動搖


黃絲手裡有一樣東西我是從來不敢碰的——毒品。每次暴動開始之前大家三五成群相互勉勵,最核心成員是可以享受毒品的,大麻居多,有時候也會有些搖頭丸、冰毒一類的!有時他們也會拿出毒品分發一些給下面的人,並說是可以用來麻痺神經、抵抗警棍。作為成年人我當然知道這東西千萬不能碰,我也以“長者”的身份勸過他們別沾毒品,也假裝漫不經心的問過毒品從哪裡來。但他們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怪物”,因為組織的核心成員是權威,我勸他們別沾毒品,就是在質疑權威。為了讓他們不起疑心,我也就不再提了。


這裡順便提一下“勇武”與“和理非”兩個群體之間的關係。因為以前這兩派是分開來的,簡單說就是暴力與非暴力的區別。而這次示威遊行兩個群體基本是一起出動的,你們在網絡上、電視上看到的襲擊警察的大多是勇武的,和理非基本都站在後排,做一些保障性、組織性的工作。雖然他們之間也經常會因為到底撤退不撤退發生激烈的爭執,但是不會影響他們再次一起行動,就像一位和理非的男孩同我講的,“他只是不夠膽,實際很羨慕勇武,他們做了自己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所以'和理非'絕對不會批評'勇武',更不會與他們割席。”


黃絲搞港獨的另一個理由居然是“為了面子”!


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與黃絲相處,才挖掘出他們另一個暴動的理由——得到世界認同感。他們特別在意國際社會對香港人的評價,他們的所謂認同感,講出來可能大家會覺得荒唐,直白點就是要世界人都看得起他們,提到自己是香港人,會覺得是“高級”的,認為香港人必須有別於內地人,內地人的有些不文明表現會影衰他們,不想與內地在同一個主權構架下。


悲哀,這些小朋友搞港獨的一個重要原因居然是為了面子!當然,炸藥爆炸必須有導火線點燃,正巧引渡條例成為了導火索,在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等這些老港獨頭子的控制推動下點燃。


網絡社交平台成為了“洗腦”工具!勇武主力大多是越南後裔。


這些黃絲被洗腦,網絡社交媒體平台的興起起到了致命的作用。臉書、推特、電報群組、連登等社交平台上各種歪曲煽動仇視中國人言論及虛假文章層出不窮。加上仇視中國人的一些香港本地“才子”如陶傑之流,昧著良心不斷在社交媒體平台上進行抹黑宣傳。像這個陶傑傳播的觀點總結起來就是:只要是中國人幹的,都不行!只要是英國人幹的,好好好!因為香港是英國人管過的,所以香港還是比較好的。但這個好跟內地沒關係……


並且這次暴動,勇武的組織裡有專門的文宣團隊,光製作懶人包圖片的人員就有上千人,每天都在大量生產抹黑警察、造謠政府等各種作品。加上以《蘋果日報》為首的港獨媒體跟他們一唱一和,怎能不被洗腦?


所以,這些未成年人士在這種輿論氛圍的熏陶下,怎麼可能去花時間去尋找真相,基本都是隨波逐流,硬是被洗腦成為帶有“種族仇恨”的納粹主義,仇視內地的血脈同胞。什麼大愛、多元化統統被洗掉。跟他們在一起的兩個多月,我能強烈的感覺到,他們心中充滿仇恨,這種仇恨甚至超越人性的底線。我可以這樣說,如果這些人手中有軍事武器,他們非常有可能發動戰爭,就像當年的日本侵略者一樣燒殺搶掠!而香港的反動派勢力就抓住這點,不停地將年輕人的仇視心煽動到極致,讓他們更加地肆無忌憚地使香港陷入暴力的漩渦,以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


我所認識的黃絲中還有這樣一個巧合,勇武的主力中有不少人都是“阮姓”。眾所周知,香港有幾十萬的越南後裔,阮姓是越南人的大姓,而最早喊出港獨口號的香港年輕人又湊巧是越南後裔“招顯聰”。那麼就可以知道,他們為什麼不認同中國人的“種族”?為什麼想要香港獨立?因為他們和我們根本就不是同根同源。一群越南後裔帶著香港人搞獨立,有些香港人還跟著搖旗吶喊,多麼可笑!


我每寫一段,心情都在往下沉。兩個多月看到的種種,都歷歷在目,心情非常複雜,所以拖了一段時間才動筆。但最終還是下決心把這些都寫下來。因為,“毒藥”侵入人體,只有找到病因才能對症下藥。這兩個月我只摸到了病象,卻摸不到病根,更沒有良藥對症。這篇筆記最終想表達的意思,是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找到解決病症的良藥,否則香港真的會病入膏肓,徹底完蛋。
责任编辑:華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