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神奇的清水湾,复活的槐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09-03
摘要:六月淅沥沥的雨就没有停过。月初时天气预报说,上饶6月只有4日天晴。天天的雨,天气预报了不起的靠谱了。窗外湿

六月淅沥沥的雨就没有停过。月初时天气预报说,上饶6月只有4日天晴。天天的雨,天气预报了不起的靠谱了。窗外湿漉漉的天空,被雨水洗得水灵灵的小区绿植,小道上偶尔几个行人都是我的风景。但安宁的日子常被微信上的街上捕鱼网红和电视新闻中的雨灾掀起了波澜,忽然就想起了清水湾,想起了槠溪的水了…...

朋友的图片不但带来了槠溪的讯息,还带来了一条意外的消息:那棵树,活了!

再也不要呆家里了,冒着雨,冒着道路被水浸的危险,也要亲自跑清水湾去看一看。

清水湾氤氲在细雨霏霏中,远处的山峦有云雾缠绕,更让清水湾犹如淡墨的水彩画。槠溪河河水清绿,连月的雨水并没有让它趟了人间浑水。但湍急的水流让槠溪河多了一些野性,它们会拂一拂河边的鹅卵石,撩一撩垂下的树枝,与茅草苇丛拉拉扯扯。

庭院的溪边,一棵清秀的树盛开在奔流的河溪上,叶儿舒展,在雨中泛着光。

    这就是我千辛万苦来看的树,在心里无数次纠结惋惜的树,是一棵在我心里被判了死刑的树。

初见它的时候是4月份。彼时清水湾碧色乱眼,各种植物纷纷换上绿衣,发芽的发芽,开花的开花。清水湾氤氲在一片香气中。在充满野趣的庭院,在树木茂盛的庭院,这棵树以一袭黑衣遗世独立。它通身漆黑,光秃秃的没有枝叶,昂然立于庭院一角,荒滩溪边。我在溪边游步道看见它,它站在溪边,茅草溪流,枯树寒鸦,因了这颗树,反而有了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境;我漫步庭院,联望于古色的庭院墙,摇曳的小草,天空中飞翔的翠鸟,视野里便有了一种古堡原野厚重古朴的美,也应了迟子建的一句话:最是沧桑起风情。

这树,看不出是什么物种。树的形状有点像根雕,矮矮的树蔸有几条树干,大部份伸向河面,一枝朝南,如一只孔雀面向主人家高高的别墅;但它像被大火烧过的黑黑的树干,在庭园所有的树木都欣欣然,草欣欣然的背景下,它终究显得严肃,与这个季节似乎格格不入。

我以为它死了,为它可惜:如果它活着,玉树临溪,它的林荫下该是小鱼儿的家;它的树枝上,翠鸟会飞来飞去唱歌,谈情、说爱,筑巢。我为它惋惜:野生野长的树木,在市区找得到几棵?自然生长的树木该是经过了多少的风霜剑雨,和它在一起的樟树啊杉树啊都郁郁葱葱,它怎么就会死了呢?它这样,主人家会不会嫌啊?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