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

越過邊界尋求庇護 夫婦被困灰色地帶

来源:未知 作者:華僑時報 发布时间:2019-10-14
摘要:本報記者 一年前武裝人員不只一次而是兩次闖入她家及毒她之後,梅蘭妮(Melanie)與丈夫逃到海地前往美國。到了今年八月,這對夫婦把目光投向了我國,並在Roxham路越過邊界進入本省
本報記者

一年前武裝人員不只一次而是兩次闖入她家及毒她之後,梅蘭妮(Melanie)與丈夫逃到海地前往美國。到了今年八月,這對夫婦把目光投向了我國,並在Roxham路越過邊界進入本省。
然而他倆不知道聯邦自由黨政府已在六月修改規定,以阻止尋求庇護者在未經授權的過境點非法進入我國。如果難民已在其他我國政府認為安全的國家/地區(包括美國)申請庇護的話,那他們將無法再在我國尋求庇護。
現年卅一歲的梅蘭妮因為擔心遣返回海地遭受報復不敢公開姓名身份,她被那些搜尋她企業家丈夫的男人強姦而離開海地。梅蘭妮告訴主流傳媒,她和丈夫在美國的庇護申請遭到拒絕,因為那裡的當局說他們從未收到到她寄出的證據文件。
他積蓄快用光了,這對夫婦沒錢支付律師所說的三千至五千美元元重新申請費用,因此他們出發前往紐約和本省接壤處試一試。
直到他們坐在滿市市中心的聯邦移民官員面前時,才發現自己根本無權在這裡尋求庇護。「我們感到完全沒有希望。」梅蘭妮說。 「我們問了很多問題,開始後悔離開美國。」
他們現在無法返回美國。
由於海地境內的政治暴力事件嚴重,我國政府已暫停將其驅逐回本國的程序,因此這對夫妻陷入了「灰色地帶」,及沒有領難民救濟金的權利或相關資源。
她說她和丈夫仍在努力接受命運的安排。

發現懷孕
難民維權團體反對政府更改誰可以尋求庇護的規則,指責政府在未適當研究該規定效應的情況下匆忙採取行動以應對政治壓力。
我國難民委會(Canadian Council for Refugees)執行主管丹芝(Janet Dench)說:「似乎是最後一刻冒出來的政治決定,猶如任由人們自生自滅。」
梅蘭妮和她的丈夫發現自己屬於這類境況。
丹芝說,佔停遣返海地任何時候都有可能取消,所以這對夫婦目前只能做的就是就是申請遣返前的風險評估。基本上,這是一個透過書面描述他們所面臨風險的機會,但過程有如丹芝所說的「困難及不明顯”。
梅蘭妮擔心她的可怕經歷永遠得不到公正的聽證。
在滿市郊外租來的小公寓接受主流傳媒訪問時她說:「我不是尋求庇護者,不是居民,我什麼都不是。」
這對夫婦抵達本省幾週後,梅蘭妮發現自己懷孕了。這是值得高興的消息,因為自四年前結婚以來他們一直希望生一個孩子,但偏偏在這個時候。「你和原來的世界及家人分開了,正當前途茫茫突然發現懷孕了,這令人感到很大的壓力。」
梅蘭妮在最近一次到醫院就診,護士差點拒絕了她,因為以為她的身份是她無權獲得公家醫保。
丹芝說,尋求庇護者應該能夠獲得基本服務,包括醫療保健和社會救濟金,但包括本省在內的一些省和服務提供者似乎並不是如此解釋法律。「令我們擔憂是這會導致人們陷入困境無法獲得服務,不幸的是,我們的擔憂似乎已變成事實。」她說。
迄今為止,省府一直拒絕向境況類似梅蘭妮的人提供社會援助,除非他們提供律師信或維權組織要求「酌情」提供經濟幫助的信函。丹芝說:「要求請律師或其他任何人解釋是不公平的,我認為這些可憐人都是聯邦政府創造出來。」

進退兩難
她還指出尋求庇護者的要求被視為「不合格」,必須支付一百五十五元才能申請工作許可證,這為他們的處境增加了負擔。
海地尋求庇護者維權團體Comité d'Action des Personnes Sans Statut創辦人安德烈(F. André)已經寫了四封這樣的信,其中一封替滿市的另一海地人寫,後者與梅蘭妮夫婦處境相同。
出於安全考慮也希望匿名的這位尋求庇護者說,三年前,他投靠別的政黨後之前所效力的那名有權有勢的參議員派人毆打他,以致他逃離海地。
這名男子的庇護申請也在美國遭到拒絕,因此他非法居留,趁佛羅里達州的農場蔬菜收成時打點零工糊口。但是美國的政治氣氛和反移民熱情使他如此害怕被美國移民警察ICE抓獲,於是決定來我國。在過去的兩年中,他也是穿越羅克瑟姆路(Roxham Road)穿越邊境的50,000人中的一員。「我來這裡後,情況比美國差。」他說,並表示想大聲疾呼,以警告其他考慮前往這裡的人同鄉改變主意。「來到一個以為會接待你國家,接著又被告知你的要求是不合格,這確實令人震驚。」
滿市海地之家(Maison d'Haïti)的主管薇勒弗朗芝(M. Villefranche)說,像梅蘭妮這樣的尋求庇護者正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由於我國與美國簽訂了《安全第三國條約》,即使他們擔心在美國會受到怎樣的對待,也必須在他們進入的第一個國家尋求庇護。薇勒弗朗芝又說,她希   望處於困境的人們最終可得到人道理由申請永久居留權的機會。
至於梅蘭妮,則缺少選擇的餘地。她在海地童年時過得很艱難,仍然設法完成了兩個學位,並在廿多歲時成為了一間小學的校長。但是現在她感到自己被困在我國,沒有職業前景及前途未卜。
责任编辑:華僑時報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