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正義特刊 > 正義真相 > 正文

從“倖存者偏差”看法輪功的“法身保護”

時間:2017-07-14 08:25 來源:未知 作者:作者:周維新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英盟軍對德國展開戰略大轟炸。由於德國防空力量強大,美英空軍損失慘重,於是國防部找來一些飛機專家,要求研究戰鬥機受損情況,對飛機加以改進。專家們仔細檢查了執行任務歸來的飛機,發現所有飛機的機腹都傷痕累累。於是,這些專家們建議,機腹最易受到防空砲火攻擊,應該加強機腹部位的防護。然而,國防部最後的改進要求卻是:改進和加強對機翼的防護。

國防部一位統計學家發現,能夠幸運返航的飛機,機翼都完好無損,這說明被擊中機翼的飛機都墜落了,而僅僅被擊中機腹的飛機都返航了,應該加強防護的是機翼,而不是機腹。

  統計學裡將這類因結果導致錯誤認知的情況,稱為“倖存者偏差”。倖存者偏差是一種常見的邏輯謬誤,意思是只能看到經過某種篩選而產生的結果,而沒有意識到篩選的過程,因此忽略了被篩選掉的關鍵信息。這一現象的別名有很多,比如“沉默的數據”、“死人不會說話”等。

  再引用塔勒布《黑天鵝》中的一個例子:2000多年前,羅馬政治家、哲學家、雄辯家和思想家西塞羅講了下面這個故事。有人把一幅畫給一位無神論者看,畫上畫著一群正在祈禱的拜神者,他們在隨後的沉船事故中倖存了下來。畫的寓意是,祈禱能保護人們不被淹死。無神論者卻問道:“那些祈禱後被淹死的人的畫像在哪兒?”

  也許有些人會問,倖存者偏差也許僅僅存在於理論中,和現實有什麼關係?其實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在不經意中會受到倖存者偏差的影響。類似的言論包括:“某某行業很不錯啊,我朋友賺了不少錢,其他創業者也很成功。”“某某中藥/氣功/大夫真厲害,醫院都不收的病人,都給治好了。”“記者在火車上採訪,問今年的火車票都買到了嗎,大家紛紛表示買到了。”

  通俗地說,倖存者偏差就是犯了以偏概全甚至與真實情況背道而馳的錯誤,而這種錯誤的產生,有因認識不全面的無意為之,也有因達到某種目的的刻意為之。特別是一些邪教組織,為了宣傳自己的歪理邪說,利用這種認識偏差,對信徒和公眾採取了故意蒙蔽手段,而一些邪教信徒無意之中信以為真,自覺不自覺中替邪教的這種目的進行張揚宣傳。

  邪教在利用倖存者偏差邏輯謬誤來誘導和誤導信徒方面,表現尤其明顯,尤其是李洪志和法輪功邪教的所謂“神佑”功能。

  法輪功的“神佑”功能,集中體現在李洪志本人所吹噓的“特異功能”以及部分信徒聲稱的危難之時得到“師父”(李洪志)和“大法”(法輪功)的保佑上。李洪誌曾說,有他的法身的保護,弟子們“不會出現任何危險”,甚至弟子們“跑到月球、太陽上去都沒關係,我的法身都能保護……”

  李洪志的“法身”是否如此神奇,當然需要“弟子”來證實,於是在法輪功的媒體上,時不時會出現一些宣傳李洪志和法輪功“神蹟”的文章,以交通遇險為例:

  2017年6月3日,法輪功網站登載一則故事稱:一位法輪功人員在臨別時,送給其同事兼好友一個“大法護身符”。後來,該同事乘坐的汽車不慎掉入溝中,“車都報廢了, 可車上的四個人都一點事沒有”。

2017年3月28日,法輪功網站登載一則故事稱:作者的丈夫開車回家時,在下高速的轉彎處,車速沒控制住一下撞斷了路邊的兩棵樹,車子翻了兩個跟斗作者稱,四十歲的丈夫“本來注定難逃這次車毀人亡的劫數”,只因他確信法輪功,從而得到了“大法”和師父的護佑,從而免遭此劫。

2017年1月25日,法輪功網站登載一則故事稱,作者開車載弟媳去給已故的父親上墳,在回來的路上又順便拉了四位乘客,途中不知道怎麼回事,車突然左右大拐彎,作者不知不覺踩剎車,車翻倒扣在大路中間。六個人都慢慢從車裡爬了出來,竟沒有一人受傷。作者把此事講給了其母親聽,其母認為,這是“一人學法、全家受益”的表現。

  上述三個故事,都是“倖存者”講述的。這些故事的講述者一般未具真實姓名和身份,即使如此,我們也姑且認定故事講述者的本意是好的,即相信法輪功和李洪志會保佑他的弟子,而讀者(絕大部分是法輪功信徒)也會得出同樣結論。但是,法輪功人員(包括部分同情者)可能沒有察覺,在李洪誌等法輪功高層的授意下,法輪功網站很少報導有關法輪功人員生老病死情況,事實上信奉法輪功後,法輪功人員交通遇險時引發死亡的案例不在少數,尤其是“非正常”死亡的人員中不乏法輪功“精進弟子”。故事中的“倖存者”可能沒有意識到,當他們以“倖存者”身份來講述這些故事時,那些曾經倒霉、甚至失去生命的法輪功弟子,注定喪失了在法輪功媒體上講述他們真實故事的機會,也就是“死人不會說話”。

  茲以交通遇險方面為例(下面案例法輪功媒體均避而不談甚至封鎖):

  2012年11月30日,金正浩因車禍醫治無效在韓京畿道日山市病故。金正浩,又名金琪皓,男,原籍中國吉林,朝鮮族人。上世紀90年代金正浩認識李洪志,開始習練法輪功,因將法輪功書籍翻譯成韓文得到李洪志賞識。 2000年3月金正浩偷渡至韓國定居,2003年李洪志親自任命金正浩為“韓國法輪大法學會副會長”。 2012年11月21日,金正浩在回家途中遭遇車禍,因傷勢過重,於11月30日在韓國京畿道日山市日山醫院去世,終年57歲。金正浩死後,韓國法輪功嚴密封鎖消息。 (2013年7月4日凱風網《韓國法輪大法學會副會長金正浩車禍死亡》)

 

金正浩

2014年1月29日,東中部救護協會(East Central Ambulance Association,簡稱ECAA)急救醫療輔助員馬克·曼斯(Mark Manns)先生在前往該協會上班途中,所駕駛的卡車失控,在卡爾加里以北伊麗莎白二世公路中間隔離帶發生側翻,並同一輛駛來的拖車相撞,曼斯先生送往醫院後不治身亡。據當地的撞車事故司法鑑定科(Forensic Collision Unit)證實,此次事故與道路狀況不佳有關,車速並非原因。根據報導,曼斯先生現年35歲,出生於安大略省,後定居阿伯塔省,與妻子育有兩個兒子。報導還說,曼斯先生是一名法輪大法信徒,信奉“真、善、忍”,朋友稱其是法輪大法的“捍衛者”。 (2014年2月7日凱風網《加拿大一法輪功弟子春節前夕車禍遇難》)

 

2014年2月遭遇車禍身亡的加拿大法輪功信徒馬克·曼斯

交通遇險是一種常見的社會現象,從常識上說,遇險不一定會造成傷亡,否則人們不會常說“有驚無險”之類的慶幸話,何況不信法輪功、不信任何宗教者,最終化險為夷者大有人在。經過李洪志的洗腦,“倖存者偏差”在法輪功信徒思維已經紮根,他們會有意無意中將“有驚無險”的結果歸功於李洪志和法輪功的“神佑”。不過,多年來,不管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弟子,因車禍死亡事件一茬連著一茬,李洪誌之所以像鴕鳥一樣避而不談,是因為他本人曾捲入的一次特大車禍事件,令他顏面掃地。

 

1998年7月4日上午10時,天下著大雨,海南省東線高速公路萬寧至陵水路段發生了一起特大車禍,由海口開往三亞的一輛海馬旅行車與一輛大客車相撞,造成車上八名乘客中七人死亡,一人重傷。這就是造成海南省“法輪功”群體震驚的海南特大車禍事件,車上八名乘客均為海口市“法輪功”骨干成員,他們此行的目的是前往三亞市“弘法”。李洪志得知消息後,為穩定海南省“法輪功”學員的情緒,7月5日,便給海南省輔導總站站長蔣曉君發去了親筆傳真信,信中說:“我們的許多許多學員來自不同層次、不同天國,目的是同化宇宙大法而不講形式的。圓滿時由於他們世界的特點是不能要肉身的,所以就造成了圓滿方式的不同。大法弟子中只有去法輪世界的才會帶轉化後的肉身而圓滿。師父知道你們的心,其實你收到我的信後,我那八個弟子已經圓滿在他們不同世界裡了。”

 

1998年7月法輪功人員海南特大車禍事件現場

  然而,自稱神通廣大的李洪志,本以為八名法輪功人員全部遇難,心存僥倖,反正“死人不會說話”,自己漫天謊言,想必能自圓其說。孰料,其中被李洪志欽定“圓滿”(死亡)的張一軍,經醫院奮力搶救,竟然死裡逃生,直接打了李洪志“八個弟子已經圓滿在他們不同世界裡了”謊言耳光。

 

李洪志親筆信截圖

  值得指出的是,本來準備與這八名法輪功人員參加“法會”的海口市法輪功輔導站濱海分站輔導員廖黎明,因座位已滿,無法同行,躲過一劫。親身經歷過事件前因後果,以及八名“同修”血淋淋的死亡教訓之後,廖黎明幡然醒悟,勇敢地公開揭批穿李洪志的謊言(詳見凱風網《我見證了“海南特大車禍”事件》 )。同樣,事故倖存者張一軍,後來也公開了自己的親身經歷,再次揭穿李洪志的“圓滿”謊言(詳見凱風網《專訪唯一被李洪志認定“圓滿”的大活人》)。

 

法輪功人員海南特大車禍事件倖存者張一軍接受采訪

  綜上,倖存者偏差既是一種統計學現象,也是一種社會心理現象。它的存在,是人類在特定情況下認識局限性體現。克服和減少倖存者偏差情況的出現,重要的是用辯證的一分為二的觀點看待事物,尊重客觀規律,對那些所謂權威,要多帶批判的眼光,特別對李洪誌之類自稱擁有特異功能的說辭,更要多加警惕,聽信李洪志歪理邪說,甚至會付出生命代價。

  最後,願與那些至今仍痴迷李洪志歪理邪說的法輪功人員分享一則笑話:

  牧師對買他的馬和馬車的農夫說,這匹馬只聽得懂教會的語言,叫聲“感謝上帝”它就跑,叫聲“讚美上帝”它才會停下。

  買了馬的農夫將信將疑,他試著叫了一聲感謝上帝,那馬立即飛奔起來,越跑越快,很快就跑到了一處懸崖邊。驚恐萬分的農夫才想起來讓它停下的口令並高叫道:讚美上帝!

  果然,馬在懸崖邊上停了下來。

  死裡逃生的農夫長長地噓了口氣:感謝上帝……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