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副 刊 > 美食養生 > 正文

歐美吃貨評川菜:許多美食出乎意料

時間:2017-03-14 05:52 來源:未知 作者:轉載

川菜不僅深厚中國吃貨的喜愛,還以其獨特魅力走向世界,征服世界各地的國際吃貨們。那么,哪些川菜讓外國人最出乎意料?哪些味道讓他們最難以忘懷?哪些菜品讓他們覺得如不到四川,永遠不知道這些東西也能吃?


四川特色小吃——麻辣兔頭(圖源:VCG)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隨機采訪了几位成都街頭的老外,談談他們心中的四川美食。

喜歡火鍋但不敢吃內脏

“聽說我們的前首相卡梅倫都喜歡吃香菜丸子,我今天也要試一下。”一進新會展中心附近的某火鍋店,艾文就興奮地拿起菜單,逐個尋找他的目標。

剛下飛機,艾文就直奔卡梅倫曾到過的火鍋店。“以前在北京的時候,我就喜歡去搜索各大火鍋店,這下終于可以吃到正宗的了。”看著鍋中的紅油湯卤慢慢進入滾沸狀態,艾文調皮地咽了咽口水。

這已經是利物浦小伙艾文到中國的第四個年頭,從小就對中國美食情有獨钟的他,在2014年終于了卻夙願作為交換生踏進了這個美食大國。“小時候家旁邊住了一對中國夫婦,每年過聖誕節或者感恩節我們都會互相分享各自做的美食。中國菜實在是太美好了,白菜餡的餃子是我最大的期待。”而和父母在唐人街享受了一頓中國火鍋后,再一次打開了艾文“新世界的大門”。

“直到我吃到了火鍋,我才知道原來世界上還有比泰國菜更辣的。”第一次看到紅油鍋底的他,更是不敢下筷。艾文回憶,第一口下去,香味就溢滿唇齒間。過了几秒,辣味開始“作祟”,從喉嚨里開始迸发。“感覺很棒!”艾文覺得很過癮。

艾文這次“追根溯源”來到成都,品嘗正宗的火鍋。“因為之前就看過報道,說是卡梅倫也來吃過,我更是好奇,于是就跟著他的步伐來到這里。”

不過,艾文一看到鄰桌上擺放的毛肚等內脏類的菜品,他連忙搖頭。“為什么中國人對內脏這么喜歡。超市和肉鋪里的內脏大多被中國家庭和留學生買走,太不可思議了。”

“用土包裹”的皮蛋還能吃嗎?

皮特來自南非,一年半前來到成都当一名英語老師。來到中國的美食之都,皮特已嘗遍了四川的各种美食,長胖了好几斤。

皮特喜歡旅行,走一處吃一處。在雞年春節,皮特就呼朋喚友到農村去吃了一圈。他們提前制訂好行程,從成都出发,往著九寨溝的方向,一路踏尋最傳統的年味。

農村里的年夜飯很簡單質朴。皮特回憶說,在一間簡單的農家客廳里,飯桌上放著18道菜,包括泡雞腳、涼拌皮蛋、卤肉、臘肉、木耳肉片、回鍋肉等。

在農家人的眼里,這些都是家常菜。飯桌上,皮特用不太熟練的中文和主人拉家常。

“這些菜都很好吃,我都吃得慣。唯獨有2道菜沒敢下口。”皮特說,一道菜是皮蛋,一道菜是雞腳。
皮特用“blackegg”來形容皮蛋。皮蛋作為開胃涼菜在中國很受歡迎。皮蛋瘦肉粥廣受吃客喜愛,青椒皮蛋也是一道絕佳的美味。然而,對于外國人來說,皮蛋首先外表看起來怪,是黑的,蛋黃也經常帶有黑色或者灰色。在了解到皮蛋的制作工藝后,皮特對皮蛋更加敬而遠之。

“用土包裹起來放那么長時間,雞蛋還能吃嗎?”皮特吃驚地睜大眼睛,臉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在不少老外看來,皮蛋就是過期變質,甚至是腐爛的雞蛋。


成都美食遍布街頭(圖源:新華社)

“攻”下腦花,但懼怕折耳根

“折耳根是什么?這味道太怪了。”來成都旅行的澳大利亞小伙費利克斯從火鍋里夾起繞成团的折耳根,一臉疑惑,把咬了一截的折耳根又吐了出來。25歲的費利克斯剛來成都不久,這是他第一次吃真正的成都火鍋。

“能形容一下,折耳根到底是什么味道嗎?”記者再一次讓費利克斯嘗嘗折耳根。他小心翼翼地再吃了一口說,“要我說實話嗎?真是又腥又臭!”費利克斯說,國外唐人街經營的火鍋沒有成都本地火鍋這么辣,而且沒有折耳根這些稀奇古怪的菜品。

早就標榜自己已經涉獵無數中國美食的他,沒想到在折耳根前敗下了陣。“我連最難挑戰的腦花都已經攻下了,沒想到還會有折耳根這樣的食物存在。”費利克斯嘆了口氣。

“你知道一部很有名的美國電視劇叫《漢尼拔》嗎?我是這部劇的粉絲。”費利克斯說,在挑戰腦花時,腦里不斷浮現漢尼拔的劇情。雖然吃起來沒有異味,有點像豆腐腦的感覺,但膽子小一點的老外真不敢嘗試。

金发藍眼睛的老外們也“開洋葷”“吃洋盤”,他們漂洋過海來到中國成都,明面上說的仰慕中華文化,使勁地也往各色中國本地餐館里面扎。

美國小伙鮑勃:因成都美女戀上自貢菜

早些年,筆者所在單位有個老師傅,留洋的女兒小麗給他帶回來一個洋女婿鮑勃,美國人,人謙和,長得是棱角分明,永遠保持滿月笑容,帥得外焦內嫩。有次在一起吃川菜館子,吃的是性格明豔,潑辣生鮮的自貢菜。

鮮椒兔丁來了。生剁椒紅得似火,辣到味蕾開花,偏偏那翠綠的鮮花椒,把一盤江湖菜點綴得倚紅擁翠,麻辣生鮮。

兔丁吃得差不多了,小鮑勃卻一直麻溜拿筷子在大盤里扒拉,眼睛里放著二狗看到翠花那樣的神色,嘴巴噶几噶几嚼得蹦蹦脆。咦,這孩子在大吃藤椒。

坐旁邊的小麗為我們介紹說,鮑勃以前在美國不粘辣,因為認識了自己,他第一次吃辣弄到淚水直流。奇怪的是,鮑勃開始接受川菜后,就迷上了麻辣味道。尤其是花椒的麻味,讓他眉飛色舞。


中國美食征服世界(圖源:AFP/VCG

意大利帥哥戴克:回國自炒蒜苗回鍋肉

有次我應邀去參加外國文化交流活動,中間有個環節,請几組老外品嘗大廚做的川菜,談談味覺感受。夫妻肺片一上來,就讓一位以色列姑娘味覺水土不服,沒咽下去就直接吐了出來,一名瑞士男士被辣得打噴嚏。有個意大利帥哥梵·戴克卻顯擺說,嘗起來有點像意大利菜呢。梵·戴克還喜歡蒜苗回鍋肉,濃烈味道的蔬菜和盆地獨有的豆豉,一同拜服在五花肉的石榴裙下。這個深諳川菜中庸之道的意大利小伙,回國后喜歡去菜市場買些五花肉、蒜苗、甜面醬,又拿出從成都帶回去的老姜生抽花椒粒等,然后,自己悶聲悶氣在廚房里瞎鼓搗一番。很快,“戴氏回鍋肉”端上桌,雖說味道有些不倫不類,但居然贏得家人和好友的稱贊。

芬蘭夫婦:把川菜館開到泰國去

麻辣口味是川菜的獨特魅力,正是這种具有冲擊力的獨特口感造就了川菜,也正是川菜在各种口味中奔突冲擊,殺出一條個性鮮明之路,才讓它走出中國,登上世界美食的舞台。

那年在泰國巴東,海灘邊的美食城,有家川菜館,居然是一個芬蘭人希東克和他的妻子開的。這個時空、主題、元素完全錯置的擺放,讓我們一時驚呆。進去品嘗,希東克遞上來的菜單上居然寫的水煮肉、麻婆豆腐、酸菜土豆絲,味道居然將就。我品嘗了一下,麻辣味淡些,酸味略重,總的來說居然比成都正宗的川菜不差多少。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五花肉怎麼做好吃不油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