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生活時尚 > 旅遊休閒 > 正文

走出倫敦 英國一樣精彩

時間:2017-07-12 08:43 來源:聯合早報 作者:轉載
  Sina Weibo Email 世界大文豪莎士比亞的故鄉,充滿中世紀風貌的約克郡,飽受風雨摧殘的愛丁堡……走出倫敦,英國一樣精彩。

  英國,那是個十分遙遠的國度,不只從距離來講,也與我對它的膚淺認識有關。

  二次世界大戰前,英國據說是世界實力最強的國家。首都倫敦至今還是世界三大國際都會之一。倫敦的名字早在公元2世紀就出現。

  確實如此,倫敦是一個有曆史有文化的大城市。坐在旅遊車上瀏覽窗外景色,還真應接不暇。除了皇宮、教堂、倫敦塔橋、泰晤士河,還有很多博物館、美術館、劇院和公園。

  我曾兩次到倫敦,發現單要所有景點走一遭,還真需要十天八天時間。

  走進莎士比亞家鄉

  走出倫敦,英國一樣精彩。

  世界大文豪莎士比亞的故鄉埃文河畔斯特拉福德(Stratford-upon-Avon),離開倫敦只是兩三個小時的車程。

  走進莎士比亞故居,一棟木石結構的兩層樓房子,是他度過童年和青少年時代的地方。除了簡陋的起居室和三間睡房,我留下印象的是一個手工作坊。原來他父親既是鎮長,也是手工業者。那是工業革命前歐洲人家的典型小家庭,布置得樸實溫馨。

  從二樓窗口眺望,底下是個小花園,規模不大,卻有好多種花兒熱鬧地綻放著。我相信當年的花兒一樣開得燦爛,英國是世界著名園藝國,英國人不管祖先來自歐洲哪個角落,血液裏自然會暢流著喜歡花草樹木的因子。

  今日的斯特拉福德鎮,也就是三幾條小馬路,沿路的舊式店屋,都改建為顏色鮮明的旅遊商店和餐館,連古董中心、幹酪專賣店和流行服飾小店都有。

  或許出於對莎士比亞的敬仰,斯特拉福德鎮盡管已經披上新裝,還顯得那麼古典和深邃。

  記憶考文垂

  要記憶考文垂(Coventry)這個英格蘭城市不困難,它還保留著1940年德國轟炸機在這裏留下的見證物:一座曆史悠久大教堂的殘垣斷壁和一座殘存的教堂尖頂。旁邊則是1962年重建的聖邁克爾大教堂。

  考文垂原本是世界著名汽車城,現在便以一所交通博物館記錄著曾經的輝煌。考文垂的藝術館和曆史博物館,也是許多遊客流連的場所。

  在考文垂溜達,一定會留意到一座裸體女人騎馬的青銅塑像。它如真人般大小,安置在一座大理石基座上。這座戈黛娃夫人雕像,屹立在考文垂市中心。

  導遊說,好幾百年前,考文垂還是利奧夫裏克伯爵的封地。伯爵為了籌募軍餉,推行苛捐雜稅,妻子戈黛娃為人民求情。伯爵挑戰她,要敢裸體騎馬遊城便放棄增稅。善良的戈黛娃照辦,於是乃有了今日這座雕像,並成為考文垂市的標志。

  中世紀的約克郡

  車子一進入約克郡(Yorkshire),中世紀的城市風貌便飄入眼簾。約克郡是英格蘭東北一座名城。英女皇的父親喬治六世說過,約克的曆史就是英格蘭的曆史。

  我從公園走上石橋,一座歌德式教堂便迎面而來,那可是個龐然大物。導遊介紹,它是英國最大的歌德式大教堂:約克大教堂。

  我們踩在大石塊鋪成的肉店街上,發出的好像就是曆史的跫音。沿街的小店鋪,已不再賣肉,卻是造型精致,別有異國風情。原來約克是羅馬人興建的城市,距今已有2000年曆史。

  約克郡還保留有5公裏的正方形老城牆,是中古時代碩果僅存的古城。可惜我們行程匆匆,只能望牆興歎。

  飽受風雨的愛丁堡

  英格蘭好像也不大,車子很快駛進蘇格蘭。在一塊比人高的扁形石頭前,遊客都喜歡下車留影。石頭一邊刻著英格蘭,另一邊刻著蘇格蘭。有個穿裙子的老漢,正使勁吹著風笛。

  

20170706_lifestyle_england1_Large.jpg

 

  愛丁堡古堡。

  愛丁堡顯然是另一個飽受風雨摧殘的城市,翻翻曆史,戰爭總在這裏流連,幸好它還保留著一座古色古香的古城堡。古城堡建在一座小山上,荷裏路德宮和聖吉爾斯大教堂都坐落這裏。

  愛丁堡還建有新城,或許這樣才足以擔當起作為首府的任務。舊城和新城顯然都受認可,已一起列為世界遺產。愛丁堡的教育、文化、藝術和文學都很發達,每年都舉辦國際藝術節,2004年還成為世界第一座文學之城。

  車子駛上一座斜坡時,導遊指著馬路邊的小咖啡館說:那是羅琳寫《哈利波特》的地方。

  瞻仰卡倫頓古戰場

  車子北上,來到一塊黃花盛開的草場,這裏便是英國近代史上一場決定性戰役的遺址:卡倫頓古戰場( Culloden Battlefield)。

  在停車場邊,有座小型展覽館,交代戰爭的始末。

  

20170706_lifestyle_england3_Small.jpg

 

  開滿黃花的卡倫頓古戰場。

  1707年,蘇格蘭和英格蘭簽署《聯合法案》,大不列顛國(Great Britain)正式成立。可是原本流亡歐洲大陸的蘇格蘭查理王子,獲得法國支持,竟在1745年潛回蘇格蘭,並且率領蘇格蘭高地起義軍,為複辟斯圖加特王朝與漢諾威王朝的政府軍展開激戰。

  戰爭開始,查理王子的軍隊打了一些勝仗,還輕易佔領愛丁堡。不過,第二年春天,雙方便在卡倫頓展開一場殊死搏鬥,據說只費七八十分鍾,高地軍竟全軍覆沒,最少有2000名高地人被屠殺。

  古戰場中間立了個石頭疊成的約十米高紀念碑,我們在它周圍兜了兩圈就算瞻仰完畢。260多年來,蘇格蘭與英格蘭不再有戰事,然而兩地的矛盾顯然還潛伏著。

  尼斯湖與斯凱島

  我們在尼斯(Loch Ness)湖畔下車,這個長39公裏,寬2.4公裏的湖,面積不算大,水卻很深,可達300米。

  我雖不期待水怪出現,卻感覺這裏的湖光山色都很一般,要是少了那幾座碉樓殘垣點綴,深藍的湖水恐怕也就只剩一汪深藍。

  離開尼斯湖不久,車子上橋來到斯凱島(Isle of Skye)。斯凱島是蘇格蘭西部赫布裏斯群島中最大最北的島嶼。島長50公裏,最寬處卻不到5公裏。島上大多為泥炭沼澤地,不適合開墾種植,因此自古以來它一直是荒涼、貧瘠的小島。不過,近些年來卻也吸引不少國內外遊客。

  我們驅車去到島的北端時,發現腳下便是深約十多米的懸崖峭壁,大西洋的狂風猛烈,海浪擊岸聲如炸雷,遠遠就令人怯步。另一邊,不高的山積雪未融,山腳卻還披著綠色的樹木和田野,荒涼中猶帶點暖意。

  回到島上的小鎮波特裏,卻是建設得小巧玲瓏。小鎮臨海,海灣兩邊山上,樹木蒼翠,小別墅分布山坡。海上停泊十來艘小船,這裏顯然是個安寧的避風港。

  巴斯與巨石陣

  行程結束前,我們來到巴斯。

  巴斯(Bath)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的著名城市,以擁有的滄桑曆史和古老的文化底蘊深獲旅遊者青睞。

  皇家新月樓是巴斯最為氣勢恢弘的大型古建築群,建成於1767至1775年,由連為一體的30幢樓組成。它采用意大利式裝飾,共有114根圓柱。我要走到很遠,才能把它完整攝入鏡頭。

  巴斯最為人知的是羅馬浴池博物館。它有座位於地面下6公尺的大浴池,還展示有好多神殿遺跡、密孽瓦神像、許願池和各種禮器文物,觀賞價值極高。

  我是在鐵絲網外窺看巨石陣(Stonehenge),那是英國最著名的史前建築遺跡,不過建造起因和方法,至今在考古界仍是個不解之謎。

  

20170706_lifestyle_england2_Large.jpg

 

  巴斯的巨石陣。

  巨石陣由幾十塊巨石圍成一個大圓圈,有的高達六米,還設了一條環狀溝。2008年,考古學家從這裏挖掘出公元前3000年的古代骨灰,因此猜測它最初可能是個墓地。

  英國曆史悠久,文化發達,旅遊資源豐富,確實不可錯過。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