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加國新聞 > 今日華人 > 正文

華裔學生再釀悲劇 加拿大精英醫學生自殺

時間:2017-06-17 23:22 來源:綜合 作者:轉載
image.jpg

  他一直是一名優秀的學生,用3年時間完成4年本科學業,成爲一名優異生從多倫多大學畢業,考入加拿大數一數二的醫學院麥克馬斯特大學。

  然而,上天卻對這位英俊貌美的華裔學子特別苛刻,兩次申請住院醫生被拒,他在質疑大學官員和職業顧問拒絕的理由後,又努力尋求法律途徑,不甘于失去自己多年來當醫生的願意就這樣白白落空。

  可惜,堅持了那麽久,最終,他留下傷感的字條,結束了自己25歲的年輕生命。

  是什麽讓他放棄了一切努力?

  天生我才沒處用

  Robert Chu在他的遺言中,透露了自己對住院醫生制度的缺陷感到失望。從醫科畢業生到住院醫生,是成爲一名加拿大醫生的最後一步。

  近年來,加拿大醫科畢業生被住院醫生制度淘汰的人數一年年增加,不僅讓政府損失了教育和培訓未來醫生的巨額撥款,更是讓一批全國最優秀的學生陷入職業和個人發展的危機。

  Robert在2016年4月18日的信中寫道:“沒有住院醫生職位,我的學位就沒用了。我辛苦努力的醫學課程、用心實踐的面試和考試技能,學醫以來超過10萬元的學生貸款,將全部歸零。”

  根據住院醫生制度,各省政府基于人口需要作出評估,確定加拿大17間醫學院的招生名額,以及從醫科畢業生中招收住院醫生的名額。

  以安省爲例,去年住院醫生名額縮減了25名,前年縮減了50名。但安省衛生部在回複中說,安省醫生人數增長將快過人口的增長,至2025年,每年增加650名醫生。

  Robert第一次被拒是在2015年,當年有近3,000人申請住院醫生,他是被拒的39人中的一人。去年,他再次被拒,被拒人數增加到46人。

  今年,全國被拒人數達到68人,其中35人來自安省。

  制度令人失望

  加拿大醫學系協會負責人Dr. Geneviève Moineau說,這些學生聰明、學有所成,卻成爲舊制度的犧牲品,很多人因此出現嚴重的健康問題。

  他也提到了Robert的悲劇,稱事件已經震動了加拿大的醫學教育制度。

  據報道,Robert Chu出生在多倫多,在Burlington和紐約州Amherst長大。他以三年時間完成多大的本科學業,2012年進入麥克馬斯特大學醫學院。

  他的母親Clara Chu說,這是他的願望,他花了太多時間和精力,甚至在高中時,他就給自己定下了一個的目標圖線,他對自己的要求和目標都很高。

  在醫學院的最後一年,Robert開始緊張的住院醫生申請,打算做一名放射科醫生,並按這個方向接受培訓,甚至在醫學期刊上發表多份論文。然而,在申請和面試過程中,他成爲1.4%的淘汰者之一,實際上,是申請人挑選的專業與大學挑選的申請人不相符。

  Clara說,他在學術上沒有任何問題,不明白哪裏出錯了,唯一的可能是他的課程太廣,沒有更集中。

  我真的做出過抗爭

  失望之余,Robert又下決定第二次申請,這一次,他的目標是精神病學和家庭醫生,他以爲這些專業可能競爭少,名額多。

  可是這一次他卻被質問:“你去年申請了放射學科,又寫了論文,我們認爲你並不專注于精神病學。”

  又一次落榜了。這次,Robert開始反抗這一選拔制度,卻沒有得到任何回複。

  令他感到氣憤的是,加拿大住院醫生制度還有不少國際醫學生的名額,往往是留給那些沒有考上加拿大的醫學院,轉而赴加勒比、愛爾蘭和澳洲的學生。

  他在信中寫道,“我很氣憤這一制度的不公。加拿大醫學院的招生人數過去十年,以每年100%的幅度持續增長,而住院醫生的名額卻不變,現在甚至減少了。”

  Robert還申請通過《信息索取法》查閱他的申請如何被處理,是否有錯,並約見律師研究對策。

  一代精英走向隕落

  然而,他的家人一直都沒有關注他的精神健康,忽略了他的情緒。母親Clara說,Robert很堅韌,一直都相信自己能做到,無論任何事。

  Robert在信中說,他厭倦了申請和面試,厭倦了把自己出賣給住院醫生制度的評判官。

  去年9月,在一次家庭旅行後,住院醫生申請程序重新開放,而Robert卻在這時,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時也,命也。如果制度上沒出現問題,如果Robert的心裏再強大一些,如果他的家人及時的關注了他的精神健康,或許這位年輕優秀的華裔醫師就不會這麽早的離開這個世界。

  但如果畢竟只是如果。

  我們總是希望會出現轉折,可是生活哪有那麽多轉折。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