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評論 > 港澳台新聞 > 正文

“太陽花學運”三週年 台灣更好了嗎

時間:2017-03-17 08:32 來源:觀察者網 作者:胡宗浩 台灣輔仁
作為3·18“太陽花學運”的親歷者,我至今仍記得三年前的那場混亂、困惑和迷茫。時過境遷,當初學運造成的轟轟烈烈的影響,或者已經煙消雲散,或者已經沉澱在台灣社會機理中,潛在影響著這片土地上的當代人和下一代。三年過去了,“太陽花學運”到底給台灣帶來了什麼,這種影響又會把台灣帶向何處,這是站在三週年之際我們需要反思的問題。

首先,關於這次事件的導火索,所謂“30秒”的程序問題,還是很有討論的空間。 “藍委”張慶忠“30秒”通過服貿協議是不是過於草率,答案是很清楚的;但之前在野黨佔領主席台、抵制審查,是不是有不合理之處,答案也是很清楚的。至於說這樣一個程序是“黑箱”,筆者並不能完全贊同。

因為如果這次是黑箱,那麼之前兩岸的所有協議都是黑箱,之前很多通過朝野協商機制產生的法案也都是黑箱。與其說是“黑箱”,不如說是“空箱”,實質上就是台灣在處理兩岸之間協議的事前簽署、尤其是事後審查的相關法規上有缺乏和空白。而這個“空箱”,也是兩岸特殊關係的產物,說白了,是一種結構性的歷史問題。



即便當初很多人在現場,也不明白自己反什麼,為何而反

上世紀90年代初訂立《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時,兩岸剛剛開放探親,誰能預料到兩岸關係能走到今天這種程度?將這樣一種結果形容為“黑箱”,且歸罪於一黨一人並不違法的行為,進而稱之為“毀憲亂政”,這無疑牽強了些。正為了解決這樣一種問題,筆者也支持訂立《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當然,某些版本中夾雜兩國論則是另外一回事了),僅有一個《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五條顯然是不夠。畢竟,台灣自稱是民主社會,願意在程序正義上多下功夫,這就是台灣的價值選擇,也是台灣人民的生活方式,所產生的後果也當然由台灣人民來承擔。然而時間過了三年,“總統府”和“立法院”也都“城頭變幻大王旗”,這部法律卻還沒有誕生,似乎也是不了了之了。

台灣作為一個外向型經濟體,島內市場狹小,經濟尤其是貨品貿易很依賴國際市場。在無法改變現有經濟產業結構的前提下,這都是台灣必鬚麵對的一個現實。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趨勢下,國際貿易中FTA(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重要性的無須贅述了,而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本質上也就是兩岸之間的一個FTA。從貿易額上來講,大陸現在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如果要簽FTA的話,當然也要先和最大的貿易夥伴來簽,如此經濟效益才是最明顯的。

除了ECFA外,台灣還和新加坡、新西蘭以及幾個“邦交國”有簽FTA,但這些FTA對台灣經濟的實際影響力,也都是很有限的。就台灣而言,當然全部的雞蛋不能只放在大陸一個籃子裡,“南北貿易”或許和“東西貿易”一樣重要,甚至台灣的市場應該是全世界,除了ECFA之外台灣也還需要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和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但在目前世界政經大環境下,台灣加入後兩者有一定難度,不僅是來自大陸的壓力,也有自身本土產業和本土化市場的問題。

所以,這樣的情況下,有個和大陸的FTA總比沒有要好。而就服貿來說,大陸開放80項,台灣開放64項。當然針對具體的項目,雙方都會有利有弊,但總體來說,筆者覺得大陸還是有對台灣讓利的。

按照國際慣例,洽簽這種貿易上的協議,無疑是各取所需,不可能全然是一方得利、另一方吃虧。如此說來,“立法院”針對服貿的審查,當然也可以逐條審查,但說到結果,卻只有通過和整體退回這兩個選項。因為服貿是兩岸之間的協議,不可能說逐條審查之後把對台灣不利的條款都去掉,因為那不是台灣一方就能決定的事。服貿當然也可以修改,那恐怕就要重啟談判。而重啟談判後能不能爭取來更多的利益,這些都是未知數。台灣未來的主人,需要對台灣經濟有一個負責任的態度。

然而,時間過了三年,全球經濟方面更是風雲變幻,三年前的人恐怕誰也想不到今天的情勢。特朗普在舉世嘩然中當選美國總統並順利就任,上任第一個行政命令就是美國退出TPP。最近傳出的消息又是,中國正積極考慮參加馬上就要在智力舉行的TPP成員國會議。如果中國也加入TPP,RCEP里中國的話語權仍然不小,那麼台灣在對外貿易上企圖繞開中國的算盤可能會完全落空。



“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右)和陳為廷

“太陽花學運”三年過後,回首當初運動中的那些人和事,很多也是令人唏噓。學運明星陳為廷後來因為襲胸事件被迫退選“立委”,幾乎賠上了自己的政治生命;林飛帆服完兵役後,參與到時代力量的相關政治活動中,未來勢必會登上政治舞台;吳崢也作了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的助理。最大受益者當然還屬黃國昌,在去年大選中選上“立委”,不用再翻牆進入“立法院”。這次事件最大的贏家,雖然不是事件的直接參與者,但戲份也不少,那就是民進黨和蔡英文本人,“總統”“立法院”一把抓,獲得了綠營第一次完全執政的機會。

然而,剩下的普通參與者呢?反服貿?確實被擋了下來;反黑箱? 《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還不知在何處;反自由貿易?那麼台灣經濟必死無疑;反中?即使民進黨蔡英文當選後沒有承認“九二共識”,卻在無限接近“九二共識”,身段極其柔軟,其兩岸路線與馬英九並無本質區別,台灣與大陸更不可能回到三不政策的年代;反國民黨?那確實很成功,國民黨失去政權,“立法院”也變成少數黨,被黨產條例追殺的喘不過來氣,以及黨主席選舉和黨內路線鬥爭等一系列內亂,也都屬於太陽花的後續效應。

關於這次事件,還有一些背景性的內容可以談談,其實也是一些筆者來台三年的直接感受。在和台灣年輕人的交流中,常常能感受到他們對於未來的擔憂,一方面是對台灣的無望,另一方面是對某些社會現實、比如高房價和低收入的無奈。就前者而言,台灣近幾年經濟一直停滯,國際地位非常尷尬,年輕人或許真的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有次筆者和一個台灣朋友聊天,聊到2016年“大選”,他說他認為勝選的會是馬特首。當然,這只是笑話,但“後民國時代”的說法在台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反觀大陸,現在大陸的年輕一代正是享受改革開放成果的一代,國家經濟持續發展,國際地位持續上升,不少人都已經在做大國崛起的“中國夢”。雖然,這個大國內部的問題還有很多,前途也不容太過樂觀,但反倒在這個國勢上升的背景下,年輕人普遍不會對未來特別失望。



學生佔領“立法院”,此時怎麼不提程序正義?

回顧筆者當初在“立法院”周遭的親身觀察,至今記憶猶新。很多現場演講都充斥著對服貿的曲解和不負責任的誇大乃至對大陸的抹黑和污衊。如果此舉為有心,那也只能說其有陰謀;如果此舉為無心,那也只能說其無知。一些即使是在現場的年輕人,可能對於服貿的內容還是一知半解,對於對岸更是完全陌生,在這種煽動性極強的言論影響下,想說不盲從恐怕也很難。學運期間的很多標語、言論,充斥著仇恨性言論乃至對大陸普通人群體的攻擊,都相當令人遺憾。

學生佔領“立法院”期間,在院區附近建立起糾察隊,對“立法院”的出入進行管控,甚至還影響到周邊居民的正常生活,一度被輿論詬病。如果學生擁護程序正義,那設置這些糾察隊又經過什麼正當的法律程序嗎?前後矛盾之處一目了然。 “太陽花學運”發生期間,很多陸生因為與台灣同學對此的觀點不同,乃至台灣同學之間因為觀點不同,都發生了頗多不愉快的事情,直接影響同窗情誼,這可能也是很多人的感受。筆者當初還在“太陽花”期間參加了一個台北大學主辦的服貿研討會,在會後提問時間第一個發問,結果因為第二個發問的同學也是陸生,導致會議主持人說必須要把第三個問題留給台灣同學,這也是相當諷刺之事。

時間過去三年,“太陽花學運”仍然在影響著台灣,影響著兩岸。關於這次事件的評價,三年可長可短,是否為時過早也是見仁見智,畢竟很多歷史事件的功過是非往往需要幾十年乃至百餘年之後才能被世人客觀評價。但就目前這些極具戲劇性的發展趨勢而言,三年後再來看“太陽花學運”,不少人心中應該已經有桿秤了。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