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副 刊 > 博覽天下 > 正文

“限塑令”9周年 名存實亡淪爲“賣塑令”

時間:2017-06-10 01:44 來源:人民日報等 作者:轉載
“要袋子嗎?”諸位消費者們在超市和便利店結賬的時候總會聽到這句話,自然而然的,大家直接默認是塑料袋了。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今年6月1日,已經是國家頒布“限塑令”的第9年了。

據《人民日報》6月9日報道,9年前的“限塑令”明確規定,從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國範圍內禁止生産、銷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購物袋;所有超市、商場、集貿市場等商品零售場所一律不得免費提供塑料購物袋。但是現在已經名存實亡。


山西一處荒野,樹枝上挂滿塑料袋@視覺中國

爲什麽說是名存實亡呢?在消費者購物的過程中,小商鋪直接提供免費塑料袋,而消費者在大商店直接花上幾毛錢購買一個新的手拎塑料袋,連卷袋則以強制消費的方式轉嫁到商品價格中。至于理論上應該用來代替的環保袋在很多超市更本不見蹤影,想裝東西只能買塑料袋,消費者想環保都不行。還有些商家通過“互聯網+”推廣塑料袋,付款時掃碼關注,就能免費得“袋”。

這一切都讓“限塑令”變成了“買塑令”,商家從這個過程中賺的盆滿缽滿。

“限塑令”變成了“買塑令”,原因究竟是爲什麽呢?

《人民日報》認爲,首先,其“替代品”吸引力不足。相比塑料袋,無紡布等材質的環保袋“顔值”始終沒有顯著提升,不僅價格更貴,攜帶也不方便。而塑料袋裝完商品還可以裝垃圾,哪怕要爲此支付點小錢,在消費者看來都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成本。

據中新網之前報道,“限塑令”的倡導者之一,浙江省人大代表陳飛曾經在限塑令剛剛開始的時候,曾自掏腰包,向市民免費贈送上萬只菜籃子。但陳飛坦言,推廣的效果並不好。

第二個問題是監管不力,在早期執行“限塑令”的階段,超市、菜市場幾乎天天有人檢查政策的執行效果,商家自然不敢放肆。但塑料袋的生産企業衆多,銷售渠道和使用場所更是五花八門。隨著時間推移,監管部門鞭長莫及,懲罰力度越來越小,檢查次數越來越少,最終默許了商家對塑料袋的肆意使用。

早在2010年時,每日經濟新聞就發現“限塑令”的監管力度下降,每日經濟新聞稱,民間限塑政策研究小組(一個對“限塑”進行政策研究的民間機構)在2009年底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限塑令”在全國農貿市場的執行情況不容樂觀。除了杭州的農貿市場“限塑令”執行率達到69.44%以外,成都、蘭州、哈爾濱等地的執行率都不到三成,幾乎成爲一紙空文。

最後,政策是在2008年的時候定下的,到了現在,局限性已經越來越明顯。


“限塑令”剛開始時的環保購物袋,如今往往不見蹤影@視覺中國

政策跟不上時代,2015年快遞膠帶可繞地球425圈

比如快遞行業的過度包裝問題,據《經濟參考報》5月24日報道,快遞服務企業2016年業務量完成312.8億件,快遞業務收入達到3974.4億元,與海南省2016年的GDP(4044.5億)相當,高于甯夏、青海和西藏三省的GDP。

但是在快遞業快速發展的同時,快遞包裝的汙染逐漸顯現。以黑龍江省龍江縣爲例,當地縣城每天産生的垃圾中快遞包裝占三分之一左右。據測算,我國平均每件快遞的膠帶使用量是0.8米。此外,生産一噸紙需要砍伐17棵十年生大樹,生産一噸塑料袋,需要消耗3噸以上石油。

業內人士表示,快遞使用的塑料袋大部分爲一次性再生塑料袋,但膠帶部分主要材質仍是聚氯乙烯,需要經過近百年才能降解。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僅全國快遞業所使用的膠帶總長度爲169.85億米,可以繞地球赤道425圈。而從回收來看,山東華泰紙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建華說,眼下由快遞包裹産生的包裝廢棄物達到了百萬噸級,但回收率不足10%。

除了快遞行業以外,另外一個大問題是“外賣”。近日,任志強在一個環保主題論壇上怒批餓了麽和美團網絡訂餐平台,稱外賣産生的塑料垃圾正在成倍增長,危害環境。

而根據第一財經報道,美團網的一位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按照每個訂單平均使用兩個餐盒估計,目前國內互聯網訂餐平台一天使用的塑料餐盒量約達4000萬個。快遞行業一年需要120億個塑料袋、247億米的封箱膠帶。

“當前對環境影響最大的是一次性的塑料袋和餐盒,每年的産量在200萬噸。因爲回收難度大,多數跟生活垃圾混在一起,一般直接焚燒或填埋,還有部分遺留在環境中,而傳統塑料在自然環境中幾乎很難降解。”中國塑料加工工業協會副理事長馬占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同時,一次性餐盒也基本無法回收,常州龍駿天純環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支朝晖表示:“一次性塑料餐具材料來源和組成太複雜,不利于回收。同時中餐的特點是高溫多油多酸,一次性塑料餐飲具回收清理的成本太高。而且一次性塑料餐飲具比較輕薄,回收利用價值太低。另外,很多一次性餐飲具的顔色和印刷,也是難以回收的原因。”

解決汙染困難重重,成本是主要問題

而且,目前使用的大量塑料袋所造成的汙染非常驚人。無論是回收、焚燒還是制造降解塑料的成本都太高。

北京環衛監測站一位專家向第一財經表示,“塑料只要一混入生活垃圾。再分揀資源化的成本就太高了,甚至超過做新的塑料。除非政府有補貼,要不沒人願意幹。塑料的塑化也有二次汙染,廢水、廢棄、廢渣等,需要權衡。” 另外,即使業內有人收也是只是收已經粉成塑料顆粒的,大概300-400元一噸,然後回流到農村的一些黑作坊進行加工。

另外,如果采取衛生填埋和衛生焚燒也是問題一堆。北京環衛監測站一位專家說,目前的塑料袋和大量的生活垃圾混在一起,焚燒容易産生空氣汙染,甚至是致癌物二噁英,而且很多填埋場根本沒有焚燒的能力,如果是填埋,隨著垃圾産生量的年年增加,大城市的各個大型垃圾填埋都在超負荷的進行運作了。

還有一個方向研究降解塑料制品,但是成本困難也非常突出,菜鳥網絡的相關負責人也分析,使用全生物降解的袋子生産成本較高。以最常用28*42cm全生物降解袋子爲例,如果是百萬級的采購量的話,每個袋子采購成本至少也要上漲0.5元;考慮到2015年快遞行業83億個塑料袋的體量,僅去年就要增加40多億元成本,到2020年預估需要200億元。

同時,國內的全生物降解快遞袋的國家標准的制定,目前正在進行中,距離推出還有一段時間。

效仿國外,推出押金制度?

目前在一部分發達國家中,比如是德國、瑞典、芬蘭、荷蘭等國均采取了押金制度。以德國爲例,超市中的礦泉水瓶子都有一個回收價格,顧客在喝完之後可以前往指定地點的回收機器,可以獲得回收押金。


遍布德國的瓶子回收機器,右下角是回收價格(圖:國外視頻截圖)


回收價格屏幕放大(圖:國外視頻截圖)

在國內,押金制實施也曾有過成功案例。上海市在2000年就頒布實施了《一次性塑料飯盒管理暫行辦法》,在一次性塑料飯盒回收過程中成功推行了押金制,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北京盈創再生資源回收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學頌向第一財經表示,押金制度可以在飲料標准包裝物循環利用産業鏈條中替代‘個體遊擊大軍’、‘小粉碎作坊’等非正規回收渠道的功能,確保再生資源回收流向的可管可控,進一步提升城市管理的正規化水平;飲料包裝物押金制的實施,也將爲目前普遍擔憂的快遞包裝物的回收利用找到更好的可借鑒可執行的落地方案。

最後,無論采取什麽樣的政策,最終的解決方案都離不開公衆意識的轉變。塑料袋已經是我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夠堅持減少使用塑料袋,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無法一蹴而就。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