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副 刊 > 博覽天下 > 正文

張大千超越畢加索,作品全球最貴

時間:2017-06-05 21:57 來源:杭州日報等 作者:轉載
6月5日報道,周二,在佳士得的香港拍賣會上,張大千1965年的“潑墨”卷軸《雲山古寺》由一位電話競拍者以含傭金1億250萬港元的價格拍下。據悉,這幅畫是張大千作品拍出的第六高價,這位雲遊四海的高産畫家的作品被大量仿冒,他本人也頗爲樂于仿其他中國大師的畫作。本次拍賣的作品來自于著名的梅雲堂舊藏,由攝影師高嶺梅及其妻詹雲白自1940年代開始收集整理。


張大千的1965年畫作《雲山古寺》周二拍出了超過1300萬美元的高價。

雖然張大千的作品拍到了如此高的價格,據紐約時報6月5日報道,如果問一位藝術界人士:“全世界拍賣成交額最高的藝術家是誰?”很少有人會回答“張大千”。

但是,據法國數據庫Artprice統計,這位1983年去世的中國現代主義畫家的作品,去年創下了3億5480萬美元的拍賣成交額,比排名第二的畢加索多出3100萬美元。


趙無極作品

幾天前,佳士得在香港拍出一幅趙無極(1920–2013)的作品,成交額高達1億5290萬港元,創下了他的個人拍賣紀錄。趙無極和張大千一樣是一位現代主義畫家,大部分創作生涯在法國度過。此次拍出的作品《29.09.64》寬11英尺,是一幅風起雲湧的藍、黑、白色抽象畫,自1968年起一直由一個法國家族收藏,最低估價500萬美元。

這些高價反映出資金力量的平衡開始向中國拍賣市場傾斜。據Artprice估計,在藝術市場下行和收縮的2016年裏,全球美術作品公開銷售額爲124.5億美元,其中中國占38%,超過了美國的28%。


丁乙的抽象畫在倫敦蒂莫西·泰勒畫廊展出。

“要知道,1985年在中國大陸銷售藝術品還是非法的,如今這裏已經有了400家拍賣行,真是非常驚人,”紐約的中國古代藝術品交易商藍理捷(James Lally)表示。“中國買家正在制定規則。”

趙無極和張大千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國外。“對他們兩人作品的興趣表明,身在中國的中國人正越來越關注其他的中國現代性故事——也就是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故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藝術史教授馬嘯鴻(Shane McCausland)說。


張大千超越畢加索,其作品全世界拍賣成交額最高

但現代主義不是唯一暢銷的中國故事。在香港,古代藝術品還在持續拍出高價。藍理捷于周三參加了佳士得的粉青釉“雙龍”盤口尊拍賣會,這件有唐代風格的瓷器出自雍正年間(其統治期爲1722–1735年),品相完好。兩位電話競拍者將價格推到1億4050萬港元成交,接近佳士得的最高估價。“這是一件非常令人贊歎的物品,”藍理捷說,“但是對于一件18世紀的瓷器來說,這些錢還是太多了。

外媒稱,香港和中國大陸的拍賣一直受到拒付問題困擾,從而破壞了銷售數據的可靠性。例如,根據今年3月一份由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和瑞銀(UBS)委托的報告,從2015年5月至2016年5月,中國拍賣的拒付率達到41%。

盡管如此,作爲僅次于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依然是藝術市場的主要新興力量。不過,這股力量會如何發展呢?

國際當代藝術領域的交易商和拍賣商希望中國收藏家能對主導西方市場的藝術家更加了解,更感興趣。在過去五年裏,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成爲美國和歐洲的畫廊不可錯過的活動,讓它們可以在亞洲展示自己代理的藝術家的作品。現在,西方拍賣公司也在香港舉辦國際當代藝術拍賣會。

5月28日,菲利普斯拍賣行(Phillips)在香港舉辦了第二場20世紀和當代藝術與設計夜拍。會上的58件拍品共售出1億2980萬港元,其中5件拍品流拍。肖恩·斯庫利(Sean Scully)2013年創作的抽象畫《淡綠色的牆》(Wall of Light Green)以140萬美元售出,幾乎是按照當前畫廊價格估算的最高價的兩倍。


5月28日在菲利普斯拍賣行的香港拍賣會上,克裏絲汀·艾珠的《小蒼蠅和其他翅膀》以十倍于估價的價格成交。

不過,當晚的談論焦點是當下炙手可熱的印尼畫家克裏絲汀·艾珠(Christine Ay Tjoe)。去年夏天,倫敦白立方畫廊(White Cube)爲她舉辦了一場個展。艾珠2013年創作的5英尺高抽象畫《小蒼蠅和其他翅膀》(Small Flies and Other Wings)的售價飙升至1170萬港元,是拍前估價的10倍,也是這位藝術家目前的最高拍價。經過9分鍾角逐後,該作品被日本的一位電話競拍者買下。

“有成百上千的人在排隊等待收藏這位藝術家的作品,”菲利普斯拍賣行20世紀和當代藝術亞洲部主任喬納森·克羅克特(Jonathan Crockett)說。他一直關注艾珠的藝術生涯。“如果你有幸在三四年前買到她的一幅畫,那時候的價格在5萬至10萬美元。”

與此同時,在外媒看來,西方所認可的“先鋒”當代藝術在中國的市場依然很小,與該國強大的經濟和文化實力極不匹配。

倫敦畫廊主蒂莫西·泰勒(Timothy Taylor)聲稱,審查制度的形勢以及對資金外流的限制使得大型國際畫廊很難在中國運營。

泰勒的倫敦畫廊正在展出上海抽象畫家丁乙的幾件大型作品。丁乙在西方鮮爲人知,他使用網格和十字形等視覺語言,隱晦地表達了近年來在中國發生的身心劇變。他在2016年創作的這些畫總定價爲35萬英鎊。已有兩件作品售出,一位買家來自歐洲,另一位來自美國。

泰勒表示,他在今年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上看到了更多來自中國大陸的訪客,這令他深受鼓舞,但他依然認爲,當代藝術作品不會像在美國和英國那樣,主導中國的視覺文化和藝術市場,至少短期內不會。

泰勒表示,在中國,“沒有那麽多人”對購買國際當代藝術作品感興趣。“每個博物館的收藏核心都是曆史收藏,”他還說,“它們都植根于傳統。”

當然,品味是會改變的,電子設備正在世界各地造成文化觀念的劇變。但是,有人表示,張大千所代表的千年藝術傳統表明,中國文化品味的存在,也許會比西方的更持久。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