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发顺丰  央行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特朗普亚太行 |“被遗忘的角落” 与模糊的亚太远景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02
摘要:特朗普亚太行 |“被遗忘的角落” 与模糊的亚太远景,

(原标题:特朗普亚太行 |“被遗忘的角落” 与模糊的亚太远景)

2016年底笔者走访美国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之时,两处主管亚太事务的官员,一方面在焦急地等待着特朗普团队的到来,一方面也在准备给新总统提供亚太政策咨询。
美国国务院与国安委对亚太地区形势的评估有惊人的一致,他们认为,首先,亚太地区是当今世界人口最多、经济发展最活跃的地区,是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其次,亚太地区有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美国最为重要的盟友,也有中国、印度等新兴大国迅速崛起,正在深刻的改变着世界政治格局;第三,迄今为止亚太地区尚缺乏一个类似于“欧盟”的统一的地区性组织,这导致这个地区内的国家不能够完全靠自身的力量来协调利益、解决争端,也就使得美国的存在显得重要;第四,亚太地区还潜在着巨大的战略风险。

特朗普亚太行 |“被遗忘的角落” 与模糊的亚太远景

美国的外交机构对特朗普总统既有期望,也有担心。他们期望新总统可以继承奥巴马总统任内施行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也就是说,不能让欧洲和中东过度吸引美国的战略资源,美国必须加大在亚太地区的外交和军事力量。另一方面,他们也担心特朗普在处理与亚太各国关系之时,会出现闪失。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特朗普在竞选总统之时曾经要求日本和韩国负担更多的军事费用,质疑东亚无核化的基本原则,威胁退出多边和双边贸易协定。对中国的批评更是不绝于耳,从人民币汇率到“一中”的政策,特朗普大有要改弦更张的意图。相比与东亚各国的不断摩擦,作为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很少提及印度和东南亚各国,这里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10个月过去了,当时美国国务院与国安委对亚太地区战略重要性和战略风险的研判基本正确,甚至朝核问题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还要超过之前的评估。那么他们对特朗普亚太政策的期望与担忧,又有多少成为现实?特朗普政府如何规划亚太政策?这个政策执行得如何?
本周五(11月3日)特朗普将开启程他的亚太之旅,在接下来的12天中,他将陆续到访夏威夷美国太平洋司令,日本、韩国、中国、越南、菲律宾。其中包括多场双边首脑会谈和参加国际组织会议等。可以预期朝核危机、中美经贸、元首互动等将是此次特朗普出访的焦点,外界也希望能够借此次出访,探究美国新政府的亚太政策。
总体战略上的短板:印度和东南亚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多是关注若干具体的亚太议题,并没有一个全面的亚太战略,这与他的前任奥巴马总统有明显的差别。
奥巴马的亚太政策集中体现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其中包括巩固美国与亚太地区盟友间业已存在的外交关系,打造以“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协定”为基础的新型的贸易体系,增强亚太军力部署。总而言之,“亚洲再平衡”战略试图建立起一个美国主导的“行为规范”,继续保持美国的领导权。
与之相反,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亚太政策的着眼点比较单一。比如,特朗普对印度重视不够,直到不久前蒂勒森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讲话中提及构建“美印澳日”同盟时,印度才出现在美国的亚太战略布局之中。
特朗普的战略版图上不仅缺少南亚次大陆,他似乎也不大关心东南亚地区。直到此次亚太之行前的一周,华盛顿政策圈一直流传出特朗普总统此番已经决定不出席14日在菲律宾举行的东盟峰会。与美国本届政府关系密切的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沃尔特·罗曼(Walter Lohman)10月26日甚至专门在官方网站上撰文劝说特朗普“三思”,但即便如此,在11月1日白宫举行的行前吹风会上,从白宫高级官员公布的日程安排上,仅看到特朗普将参加美国-东盟非正式会议,而丝毫未提及将出席东盟峰会本身。若此,这恐怕让东盟各国首脑很是郁闷。如果再加上特朗普早先的决策退出“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协定”,不难看出,他的亚太政策主要是两个议题,也就是朝核与经贸。这两个问题固然重要,但视野狭窄,暴露了总体战略上的短板。
亚太战略利益的优先等级不明
由于缺乏总体战略,美国的亚太外交政策面临诸多问题。
首先是美国如何理清战略利益的优先等级,协调盟国外交政策?由于二战以后、特别是冷战以后美国确立的全球领导地位,亚太地区的盟国经常要唯美国马首是瞻。可是,美国的盟国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想不想跟从美国,而是不知道美国想要盟国做什么?比如特朗普刚刚宣称要誓死捍卫韩国的安全,接着就威胁韩国要废除《韩美自由贸易协定》。这种政策本身的矛盾性,再加上美国外交团队内部的不同声音,使得美国的盟国无所适从。
缺乏总体战略,也不利于美国与亚太地区的主要国家建立持久性、建设性的合作关系。比如特朗普在对华外交中遵循实用型的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两国关系中的必要的战略舒缓空间。中美两国在贸易赤字的根源上,也存在认识差距。不过特朗普在执政进入正轨之后,没有作出太多出格的事情,中国方面也释放出合作信号。中美关系需要在朝核与经贸两项议题之外,寻找更多增长点,扩大合作面。
特朗普就要来了,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对外展示出新政府的外交战略,他甚至没能理清美国的外交决策团队。也许一次亚太之行,也无法清晰勾勒美国的亚太战略,但是外界还是观望着,通过这次出访,特朗普能否向本地区的各个国家描述一下他的亚太愿景。
(作者系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系副教授)

(原标题:特朗普亚太行 |“被遗忘的角落” 与模糊的亚太远景)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