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

“冰花男孩”走紅 學校獲贈取暖設備

来源:新京報網 作者:華僑網 发布时间:2018-01-12
摘要:冰花男孩。(圖片來源於網絡) 中評社北京1月11日電/雲南魯甸一留守兒童走一小時山路上學,頭頂結滿冰霜;當地將為高寒山區學校配取暖設備 穿著單薄的外套,滿頭銀白色的冰花

“冰花”男孩。(圖片來源於網絡)

  中評社北京1月11日電/雲南魯甸一留守兒童走一小時山路上學,頭頂結滿冰霜;當地將為高寒山區學校配取暖設備

  穿著單薄的外套,滿頭銀白色的冰花,一張拍攝於教室內的照片,讓雲南魯甸“冰花男孩”王福滿,成為2018年的開年“網紅”。

  王福滿今年8歲,是雲南省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小學的學生。1月8日上午,王福滿離開家,走了近一個小時的山路,趕到學校參加期末考試,到達教室時,王福滿的頭上已經結滿冰霜,遠看去,像是長了一頭白髮。

  “冰花男孩”照片背後,以王福滿為代表的留守兒童群體,也引起關注。昨日,魯甸縣舉行專題會議,決議為高寒山區學校配備必需的取暖設備,保障師生過冬。

  “冰花男孩”王福滿

  “想考到北京上學”

  拍那張照片之前,王福滿剛剛走了近一個小時的山路。王福滿說,由於家裡衣服只能手洗,加上冬天太冷,厚衣服沒有幹,他只能穿兩件薄衣服出門。這個喜歡讀書,喜歡數學的男生說,最大的心願就是,將來能夠考到北京上學。

  新京報:平時家裡有幾個人?

  王福滿:姐姐和奶奶,但是奶奶經常要出去走親戚,所以一般就是我和姐姐兩個人。

  新京報:生活上的問題怎麼解決?

  王福滿:我們兩個在家,就自己煮飯,自己照顧自己。有時候姐姐作業多,就我來煮飯,我作業多就姐姐煮。

  新京報:家裡到學校要多長時間?

  王福滿:走路的話我算過,要42分鐘。都是土路,冬天凍上很滑,走路要小心。光是這個學期,我就摔了十幾次了,但是沒有受什麼傷。

  新京報:考試那天,也是這樣走到學校?

  王福滿:那天我是早上7點50出門的,要趕到學校考試。天氣很冷,路上滑,就走得比較小心。

  新京報:照片上的你,穿得很少?

  王福滿:那天就穿了兩件衣服,因為我一共只有三件外套,但是都穿臟了沒洗,所以穿了兩件薄一點的就出門了。

  新京報:為什麼一直沒有洗衣服?

  王福滿:冷啊,冬天太冷了,衣服都要手洗,所以我就一直沒洗。

  新京報:頭上結滿冰花,沒有感覺嗎?

  王福滿:當時走在路上,專心走路,也沒有摸過頭,沒有感覺,就是覺得冷。但是沒想太多,就想快點到學校,因為要準備考試。

  新京報:老師同學看到你什麼反應?

  王福滿:他們都笑我,因為我頭上都是白的,監考老師還拍了照片,但是我沒有什麼反應。後來我是自己用手抖掉的,摸到冰花的時候特別冷。

  新京報:學校裡暖和嗎?

  王福滿:學校也冷,教室裡沒有取暖的東西,在家裡還能烤火,到教室就是什麼都沒有。

  新京報:平時喜歡學校嗎?

  王福滿:喜歡上學,我最喜歡數學,覺得很有意思。

  新京報:知不知道自己成了名人?

  王福滿:不知道,沒有覺得自己紅了。

  新京報:想過關注度過去後,會怎麼樣嗎?

  王福滿:過去了就過去了,我還是想好好讀書。

  新京報:寒假快到了,有什麼心願?

  王福滿:我想去昆明玩,還有就是好好讀書,將來考到北京去上學。

  “冰花男孩”父親

  “不希望孩子學會不勞而獲”

  王福滿的父親王剛奎常年在昆明打工。照片走熱後,不少人提出資助要求,但他希望孩子不要因此學會不勞而獲,而是好好讀書,靠努力改變命運。

  新京報:什麼時候看到“冰花男孩”的照片?

  王剛奎:我一直在昆明打工,前兩天,我正在工地上搬沙子,一名工友給我看一張照片。我一看,這不是我兒子嗎?

  新京報:當時心裡想了些什麼?

  王剛奎:看到孩子頭上都是白的冰花,感到他很冷,覺得很心疼。所以看到照片的當天,我就回家了。

  新京報:家庭經濟狀況怎麼樣?

  王剛奎:我曾買過一輛現代轎車,但因為非法營運被扣押。之後,我又買了輛面包車,在昆明工地搬沙子,每天能掙100多元,一個月開工25天,收入3000元左右。

  新京報:孩子在家平時怎麼生活?

  王剛奎:我出去打工前,會買好米,他們自己做飯就可以了。菜的話,就是家裡種的洋芋。取暖就是燒木柴。

  新京報:想過多在家陪陪孩子?

  王剛奎:想是經常想,但不出去又不行。新房子剛建好,還沒有餘錢裝修,欠了7萬多元外債,借了錢要還。平時一年的開支,也要幾千塊錢,只能出去打工。

  新京報:孩子受到關注後,有什麼變化嗎?

  王剛奎:比以前開朗了,這幾天,兒子天天都很高興,說要好好讀書,感謝那些關心他的人。

  新京報:是不是有很多人提出資助?

  王剛奎:很多人打電話來想資助,我很感謝。我們家條件是不好,但關注的熱度總會過去,我怕到時候有落差反而會影響孩子,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具體去了解資助的事情。我不希望因為這事讓他覺得可以不勞而獲,還是要腳踏實地。

  ■ 追訪

  路途較遠學生將免費住宿

  王福滿就讀的學校,原名轉山包力輝苗圃希望小學,是一所山區希望小學。

  轉山包小學校長付恒介紹,全校共有167名學生,大部分為留守兒童。由於學校沒有住宿條件,所有學生都是走讀生。最近的走路需要10分鐘,最遠的則將近兩個小時。

  王福滿的家,離學校4.5公里。付恒說,學校裡路比王福滿遠的學生,還有三十多個。

  2013年至今,轉山包小學分批次完善了教學樓、操場、食堂、實驗室等,為全體在校生提供生均800元每年的陽光午餐。

  但是,轉山包小學至今沒有安裝取暖設備,付恒說,學校一直在籌措資金,為路途較遠的學生免費提供宿舍。目前新建校舍已經竣工,可在春節後為學生提供住宿。

  昨日,魯甸縣舉行專題會議,決議為高寒山區學校配備必需的取暖設備,保障師生過冬。

  “冰花男孩”走熱後,共青團雲南省委等發起“青春暖冬行動”。首批10萬元愛心捐款已於昨日送抵學校。此外,中建三局昆明分公司為轉山包小學捐贈保暖衣服144套、取暖設備20台。

  ■ 聲音

  “冰花男孩”背後問題更值得深思

  昭通市政府官網顯示,昭通地區是深度貧困地區,目前有建檔立卡貧困中小學生13.87萬人、占在校生總數的46.79%。

  華南理工大學政府績效評價中心主任鄭方輝介紹,國家對於貧困地區有專項扶貧資金,但是昭通深度貧困地區貧困人口多,自我造血能力弱,這一資金顯得捉襟見肘。鄭方輝說,“冰花男孩”感動網友的同時,背後的貧困人口和留守兒童問題,才更值得深思。其表示,當地的扶貧資金,應考慮向學校、醫院等單位傾斜,並培養創新能力,早日變輸血為造血,避免“越扶越窮”。

 
责任编辑:華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