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老两口被打伤5小时才打通求救电话1人死亡,家属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8-01-03
摘要:老两口被儿打伤,母亲求救5小时打了40多个电话才通知到女儿,救护车赶到时,老头儿已去世。死者家属认为,老人

老两口被儿子打伤,母亲拨打电话求救,连续5小时打了40多个电话才通知到女儿,救护车赶到时,老头儿已不幸去世。死者家属认为,老人家中手机事发前几个月经常处于无信号状态,老人抢救不及时后身亡,手机运营商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2017年12月28日,老两口的幺儿子秦霜(化名)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在未出事之前就曾多次向通信运营公司提出过信号问题,但一直并未得到解决。
对此,该通信运营公司南江分公司负责人认为,事情系死者儿子精神方面有问题,把父母打了,伤得严重导致父亲去世,公司没有责任。虽然客户用了该公司的信号,但是公司不一定每个地方都能够覆盖到,也没有谁规定该公司的信号要覆盖完所有片区。
律师认为,通信公司的信号不好与死者的死亡没有直接关系;要证明通信公司有责任,需要满足多个前提,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举证难度很大,建议双方协商处理。
危急
老两口被儿子打伤
呼救电话5小时才打通

10月7日早晨8点左右,家住巴中市南江县柳湾乡二村的秦国术(化名)在教育患有精神问题的大儿子秦盛文(化名)过程中被打伤。
“因为(儿子)碰了别人家的东西,两父子在扯皮” 秦国术妻子罗琴(化名)说,不知道什么原因,儿子秦盛文突然拿起小板凳砸向夫妻二人,随后两人因伤势严重双双倒地。罗琴向成都商报记者回忆,自己是如何被打的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自己昏迷了一段时间,醒来时间大概在早晨9点半左右,随后第一反应是用手机拨打三女儿秦学慧(化名)的电话求救,“但是手机并没有信号”。
“家里没有信号,我只有爬出门外寻找信号打电话,但电话就是打不出去”罗琴说。此后,直到当天下午2点半左右,罗琴才打通三女儿秦学慧的电话,电话中她告诉女儿“爸爸被打严重了”,让对方赶紧求救和报警。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120救护车最后达到现场,已经是下午4点左右。
秦国术的二女儿秦学佳介绍,当天上午10点过,自己一度接到过母亲罗琴打来的电话,“但一接就断线了,打过去又打不通”。也是直到下午2点左右,才接到母亲罗琴的电话说“家里出事了”。秦学佳赶到现场时,急救的120医生当场宣布父亲秦国术已经死亡。秦学佳将母亲罗琴送南江县中医院治疗,随后的事情交由警方处理。当晚,罗琴被南江县中医院下病危通知书。
事后罗琴介绍,自己苏醒后急着打电话,由于腿脚不方便,被打之后已无法行走,只能爬出家门寻找手机信号。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秦国术一家住在柳湾乡二村的湾里,隔壁是秦国术弟弟的房屋,但家里没有人,全在外地打工;此外离他家最近的住户有50多米远,是位70多岁的老人;另外一户约100米左右,住着两位80岁的老人,一人髋关节有问题基本不下地走动,另一老人听力不好。
南江县公安局的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秦盛文患有精神分裂症,秦国术系钝力致颅脑损伤死亡,罗琴为轻伤一级。事后,秦国术的幺儿子秦霜回到老家发现,从10月7日的早晨9点半左右,母亲开始拨打求救电话。随后的5个小时内,罗琴的通话记录显示,她给自己的三个女儿总共拨打了42次电话。
秦霜说:“在生命危急的时刻,一分一秒都很珍贵,直到5个小时后才拨通电话喊救护车,想救已经来不及了。”

老两口被打伤5小时才打通求救电话1人死亡,家属

秦国术和罗琴的《鉴定意见通知书》
背景
运营商称升级网络
数月前开始信号就变弱

据秦霜介绍,母亲的手机信号一直非常稳定,“我们也图一个高质量的通话信号”。母亲家里曾经是室内室外全覆盖,信号任何地方都是满格。正因为如此,一家人选择使用该运营商的手机号至今已有六七年时间,“父母也算是该运营公司的老用户了”。
不过,这种情况持续到2016年12月份就结束了。
2017年过年期间,秦霜给老家的父母打电话,发现信号变弱了,有时甚至直接是无信号的状态,“本来以为父母手机出问题了,后来才知道整个片区都出现信号不好的情况”。秦学佳则表示,自己家离父母距离较远,坐车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有事也是电话联系;三妹秦学慧离父母家车程约10分钟,“平时有什么事,都是和三妹联系,她再跟父母说。”
柳湾乡二村三社社长石贤德1日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确实存在信号不好的问题。“已经有好几个月了”,石贤德说,三社有48户人,自己所住的院子有7户人,除了他自己的院子信号好一些之外,其他41户人的手机信号都不好。“有时打得通,有时打不通,不止一户两户人家信号差。”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