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发顺丰  央行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我一直祈祷母亲能有个自己的孩子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13
摘要:这个故事的文字真诚而沉重,缓缓看下去,会感受到作者围城囚牢般的生活,和她令人叹惋不已的生命体验。在开始

在开始下笔之前,我已经把这些年的点点滴滴想了个遍。我犹豫了很久还是觉得,写出来吧,或许写出来了我就能走出来了。我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没有人有这样的经历,如果有,请你留言告诉我,因为这二十几年来,我不曾遇到一个懂我的人。(作者的话)

我一直祈祷母亲能有个自己的孩子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042个作品

作者: 北冥雪

原标题:《我母亲这不孕不育的前半生》

“希望父母离婚、自杀、死亡、吵架、哭泣”是我童年里的关键词。

母亲和父亲结婚前都生活在广西里的一个小山村,他们两家只相隔3分钟的路程,从父亲家的楼顶就能望见母亲家的瓦房顶。母亲说,她与父亲是一起长大的,父亲时常帮她插秧、割禾、晒稻谷,两人相处日久心生情愫。后来外婆生病了好久年,母亲唯一的一个哥哥不曾伺候在床,反而因为平日里偷鸡摸狗的行为被人追赶,只得躲在山上不敢回家。母亲说,农忙时期多亏了父亲几兄弟,特别是父亲,一有空就来帮忙。后来外婆还是战胜不了病魔,临终前她交代母亲:“你只有一个哥哥,就不要远嫁了,就在村子里寻个人家罢。”

这些都是母亲告诉我的,然后她就和父亲结婚了,一辆自行车把她从家里接出来回到自己家,就算是结了婚。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外婆没有说这句话,是不是母亲的这一生可以改变,我的这一生也可以改变?我也常常问母亲,是否后悔听从了外婆的话,母亲只是笑而不语。

结婚那年母亲约20岁。然而噩梦就这么开始了。

婚后,母亲一直没有生育,遍访过很多土郎中,吃过不少药,那时候父亲烧窑做青砖卖,一边还去世的爷爷欠下的债,一边还要赚钱买药,日子过得十分辛苦。母亲说,有时候没钱了只得吃蒸番薯、蒸南瓜,还要含泪喝一碗又一碗的苦中药,整个人面黄肌瘦。在村子里,没有孩子总是会被人看不起、说闲话。于是母亲变得沉默寡言,平日里极少与人往来,有时候烧饭点柴火点不着都会蹲在地上哭个半天,父亲回来也不说话,只是开始烧饭。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好几年光景。母亲23岁那年,因为计划生育抓得紧,很多人家生了女孩,不是被溺死就是扔到街上,舅舅抱回来一个女娃,然而女娃哭哭啼啼了一晚上,脸都黑紫了,吓得母亲只得把她送回去。后来舅舅又从街上抱回来一个女娃,不哭也不闹,安安静静的。从此母亲开始了为人母的日子,那个女娃就是我了。

自我记事起,村子里就有人问我,“以后你是要跟你现在的母亲还是要跟生你的母亲?”我不记得我怎么回答的,但是那面对众人不知所措的画面却依旧在我脑海里。所有人包括家里从来不回避我是抱养的这个事情,这二十几年来还会拿来当谈资,说我命好,不会像别的女婴那样被溺死或者被狗吃了。他们还经常说我应该感谢我舅舅,也会夸我舅舅捡了个乖巧懂事地女娃。我一直都是个过度早熟过度懂事的孩子,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世。

90年代政府鼓励进城务工,父母就随着浪潮去了县城打拼,我便被留在村子里读学前班。家里有两个叔叔还有奶奶,但是都是沉默寡言的性格。我记得我常常因为想念父母而哭泣,奶奶是个冷漠寡言的人,对她的孩子也是如此,我自然也不会得到多少疼爱,只记得有时候睡醒,一摸床边,就知道奶奶又去村里十七奶奶家闲聊了。那时候电灯还是很奢侈的东西,我也没有手电筒,村子里更不会有路灯什么的,我只能趁着月光摸黑去400米外找奶奶,对一个小孩子来说,躺在去世的爷爷黑乎乎的床榻上,听着闹钟“嚓、嚓、嚓”的声音,实在太可怕了。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