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李清照 一个被反复塑造的偶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8-03-26
摘要:出版:上海古籍出版社◎唐山李清照是谁?在当下中国,谁敢问这个,必然引来哄堂大笑。因为大家都“知道”,李

出版:上海古籍出版社

◎唐山

李清照是谁?

在当下中国,谁敢问这个,必然引来哄堂大笑。因为大家都“知道”,李清照是中国历史上一位伟大的诗人,似乎人人谁都能背出几首她的“代表作”。

然而,我们是如何“知道”的呢?如果没有学校教育,我们还能“知道”吗?

值得注意的是:现代教育通过近似的课本、雷同的讲授方式、标准化试题等,虚拟出一种“剧场效应”——我们俨然生活在同一氛围中,正经历着同一历史——其中的重要性、前后顺序、发展规则等均已预设,只有坚信这些是“真实的”,我们才能通过一次次考试,拿到毕业证书。

这是一个巨大的虚拟游戏,答对一次,便能获取一次奖励,而答错一次,就要接受一次惩罚。如此反复规训,则李清照内化为常识的一个组成部分,谁敢质疑,立刻会有旁人站出来加以痛斥。

然而,在李清照的形象中,始终存在着两个巨大的疑问:

首先,李清照的文坛地位太独特。据梅维恒主编的《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统计,“公元一世纪开始,两千年中华大地上一共出现二十九位著名女作家”,这些“著名女作家”多是业余作家(很多人本业为妓女),她们的少数作品之所以能留下来,仅为“聊备一格”,只有李清照的作品实现了经典化,为后人所师法。

其次,李清照的大多数作品真伪难断。据饶宗颐先生说,可确认为真的不过20多首,但李的诗集在清代便已达80多首,加上1949年后的“新发现”,如今已突破百首。换言之,我们脑海中的“名句”很可能是赝品。其实,就算是真品,今人理解与李清照的创作本意之间,也会有巨大差别,可这却不妨碍人们宣称:我与李清照心意相通。

显然,这两个bug是经典化过程中的残留物。因为经典化不是一个完全客观的、自然的过程,作品好,未必就能成为经典,经典与否,关键看人怎样去塑造它。

为了不朽,李清照够拼

众所周知,李清照的词独树一帜,这是因为词多在宴饮时由歌妓唱出,作者往往要模拟歌妓的口吻,而当时男性作家对女性心态了解不多,容易走向肤浅。李清照则不同,她本身就是女性,冲口而出即可,故有自然之美。可以说,正是词这种独特的艺术形式,赋予李清照艺术生命。

李清照对此有异常清醒的认识,为实现经典化,她采取了主动出击的策略,即:强调词的独特性,刻意与诗相区别。

在《词论》中,李清照对当时名家多有贬斥。她批评晏殊、欧阳修和苏东坡:“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批评曾巩、王安石的词“人必绝倒,不可读也”。以此提出“词别是一家”的主张。

严格来说,《词论》是用两把板斧砍人。对苏东坡、王安石等人的创作,李清照认为韵律太差,可对柳永等人的创作,李清照又认为“词语尘下”。一会儿重形式,一会儿重内容,让人难以适从,是用否定来完成建构。

建构“词别是一家”,还有一层意义,即:避免了与历代伟大诗人直接对比,凸显了自己创作的价值。

其实,李清照也曾试图融入到诗的传统中,如“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堪称“不平则鸣”,可在传统时代,女性作家生活空间相对狭窄,“文以载道”绝非她的擅场。但李清照因地制宜,将个体命运与家国天下联系起来。这体现在《金石录后序》中,它将美好追忆、现实伤感与人生渴望三种情感,编织到金灭北宋的历史大背景中。

李清照写《金石录后序》,很可能是在经历了失败的再婚后,为重新获取皇家遗眷(她的前夫赵明诚为皇族后裔)身份而进行的一次努力,以她多年积累的文字修为,她不仅实现了功利目的(得到宋高宗赵构认可),还顺手创造了中国散文史上一个独特的、感人至深的写作风格。

明朝人为何重新发现李清照

然而,只靠个人努力是不足以完成经典化的。

李清照父亲李格非是“苏门后四学士”之一,文坛地位崇高,当时文人均愿给她一点褒扬,但李清照生前出了两本诗集,均很快失传。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