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天价片酬为何总是引起争议:症结其实不在于“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8-06-07
摘要:日前,崔永元在微博曝光了某演员在参与某影视作品的两份合同,其中一份合同约定片酬为税后1000万元,另一份合同

日前,崔永元在微博曝光了某演员在参与某影视作品的两份合同,其中一份合同约定片酬为税后1000万元,另一份合同则约定片酬为5000万元,并称这6000万,是演员在片场拍4天的报酬。这天价片酬和大小两份合同,引起了舆论的强烈关注。

关于“阴阳合同”涉嫌的偷税漏税问题,国家税务总局和地方税务局已介入调查,而明星的天价片酬又一次刺痛了公众的神经。这已经不是天价片酬第一次引起公众愤慨了:凭什么有的明星出演一部影视剧轻轻松松就能够收入数千万元?明星天价片酬合理吗?厘清这个问题既有助于纾解演艺圈长期存在的病症,也有助于缓解部分网友复杂的“仇富”情绪,避免这一议题反复浪费宝贵的公共空间。

谁来定义“天价”

我们经常看到舆论关于天价片酬的讨论,一谈到某些一线明星或者流量明星的片酬,条件反射就是他们拿“天价片酬”。但究竟天价的指标是多少?一部戏一千万元片酬是天价,还是三千万元片酬是天价?舆论对于“天价片酬”一词的滥用,更像是一种情绪化的指控。

很多报道在痛斥明星天价片酬的同时,最喜欢以日韩明星的片酬作为参照对象。在韩国,极个别的一线韩流明星,像李英爱、全智贤、金秀贤,拍摄电视剧的单集片酬是1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60万元;而像我们熟知的宋仲基、苏志燮、赵寅成、李敏镐等,单集片酬可能比1亿韩元略低,宋仲基拍摄《太阳的后裔》时,单集片酬为6000万韩元;至于一些大热偶像团体出来、有影响力的新晋演员,像朴炯植、李俊昊、陆星材等,其单集片酬一般是1000万-3000万韩元。

日本明星的片酬就更低了。著名日本问题专家、复旦大学教授冯玮6月3日发布的一条微博被热转,“日本演艺女明星片酬,最高的是米仓凉子,单集500万(合RMB30万),其次是天海佑希,单集300万(合RMB18万)。新垣结衣这种有点资历的‘新人’,单集150万(合RMB9万)。”去年日本媒体统计了夏季日剧顶级女明星电视剧片酬排行榜,排行榜上排在第一位的新垣结衣,拍电视剧的片酬每集约合10.3万元人民币;紧随其后的深田恭子和真木阳子,每集都是9.8万;排在第十位的吉冈里帆,每集片酬才1.2万元。考虑到日剧的篇幅都很短,顶级女星拍一部剧的毛收入,最多不过一两百万,而其他二线明星,甚至10万元都不到。不少日本一线明星的年收入,大概相当于北上广一个金领的年薪,其他三四线小明星,也就相当于普通白领。

在日韩明星的对比下,中国明星赚钱简直不要太容易,公众对于他们的天价片酬自然就有一股怒火。不过,这其实是一种“议程设置”,媒介乐于以日韩明星为参照来批评中国明星,却很少见人提到好莱坞大牌明星的片酬。因为在好莱坞一线巨星的片酬面前,中国明星的天价片酬好像也就不那么“天价”了。

早在20年前,明星片酬在中国还是一个很陌生的概念时,好莱坞的一线巨星,诸如尼古拉斯·凯奇、金·凯瑞、汤姆·克鲁斯、梅尔·吉布森、汤姆·汉克斯等已经迈入了“2000万美元俱乐部”,他们不仅一部电影的片酬要价2000万美元以上,而且要求参与电影票房的分红,少则15%,多则可达20%。在《华尔街日报》记者本·弗里茨的新书《大局:为电影的未来而战》(The Big Picture: The Fight for the Future of Movies)中,他刚好记录了索尼影业曾经两位最大腕的一线明星——亚当·桑德勒和威尔·史密斯的天价片酬。“索尼影业为两位巨星的持续成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2000万美元的片酬或者20%的总收入分成,以较高者为准,这是他们的标准;另外他们的制作公司还将获得500万美元的收入,或者5%的总收入分成……桑德勒和史密斯都喜欢奢华的制片厂生活的津贴,乘坐商务机飞来飞去很常见,有时候史密斯的随行人员甚至需要两架喷气式飞机前往首映式。”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