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这部电影让人看见,中国人的古典诗心未曾退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27
摘要:这部电影让人看见,中国人的古典诗心未曾退场---10月16日,叶嘉莹唯一授权电影、文学纪录片《掬水月在手》将在全

这部电影让人看见,中国人的古典诗心未曾退场

这部电影让人看见,中国人的古典诗心未曾退场

  电影用诗词的修辞刻画出叶嘉莹先生的意暖神寒。上图为该片剧照,右图为该片海报。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里有一句“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大抵就是叶先生的生命写照。可伴随电影《掬水月在手》缓缓走过两小时,观众也许会发现,叶嘉莹早已默默把苦难拉平,也无风雨也无晴

  现在还有多少人读诗,尤其是中国古典诗词?导演陈传兴揣着这样的疑问。

  10月16日,叶嘉莹唯一授权电影、文学纪录片《掬水月在手》将在全国艺联专线上映。日前,影片在上海举行了点映场。包括孙甘露在内,许多上海作家齐赴这场大银幕的文学之约,见一见高山仰止的当代诗词大家、“穿裙子的士”。

  映后对谈时,陈传兴忆及电影的缘起,一番话说得曲折。他希望通过叶先生,让今天的人们看到中国诗词的源头以及诗歌中流淌的生命。“只是……如何在今天找到诗词的精灵?”话锋一转,他对观众席上端着手机拍视频的那些年轻人说,“抖音是这一代人的绝句。我期待你们用短视频来表达对诗词的感受,这是我非常微薄的一点信心。”

  讲究古诗词韵律的电影,一次中国电影美学实验

  大门打开,影片开始。这是童年叶嘉莹在北京的居所,察院胡同祖宅,也是导演眼中“记忆的宫殿、存在的居所”。跟随镜头由外而内,观众一层一层地走进四合院,走近叶先生的近百年人生:她生于1924年,长于百年收拢的动荡时代,历经苦难却始终坚韧。晚年,她回归改革开放的中国,持续创作、传承教学,重系一度中断的古典诗词命脉。

  将这样一位学养丰赡的大家搬上大银幕,什么样的影片才能称得上如诗如歌,才能撑得起主人公叶先生的厚重一生?

  如孙甘露所言,这部电影不论叙事架构、视觉呈现、声音设计都堪称佳作,是值得告别大银幕后依然反复品味的电影,因为它根本就遵从了文学的修辞,遵从了古诗词的韵律。

  绕开一般人物类传记的线性叙事,《掬水月在手》采用篇章的形式将叶先生的生命史和诗史娓娓叙来。结构上,电影的六个篇章宛如词的韵律,有长短句、慢词、小令。声音上,导演也在回溯属于诗词的时空,他向日本音乐家佐藤聪明委约创作,在唐朝雅乐的基础上配以弦乐四重奏,一曲杜甫《秋兴八首》打通诗词与音韵的历史时空。画面更有显见的讲究,壁画、石窟、残垣,或者竹林、风月、山川,许多空镜如同一叶小舟,带观众穿梭、回溯时间河流和诗的历史,也像词的一种断句、韵脚。

  作为陈传兴“诗的三部曲”终章,《掬水月在手》也许更像一场电影美学的实验。导演说,在辗转十个地区、采访43位受访者、采访稿近百万字、历时近两年的拍摄过程中,他其实一直在思索能不能用一种中国自己的电影美学叙述方式,“这种方式不同于故事,而是像诗词一样,有音律、对称,有一种不以叙事为主的,百转千回的美在其中。”是叶先生在拍摄沟通时的严谨态度提点了导演,“叶先生随时会指出:你念错了,你这样会破坏了平仄。”现在,电影交卷,用诗词的修辞刻画出叶嘉莹先生的意暖神寒。

  诗就在那里,珍惜诗歌的人也一直在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里有一句“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大抵就是叶先生的生命写照。可伴随电影缓缓走过两小时,观众也许会发现,叶嘉莹早已默默把苦难拉平,也无风雨也无晴。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