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流淌的蜂蜜之诗与灵魂平衡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10
摘要:流淌的蜂蜜之诗与灵魂平衡---帕斯卡说“人类的一切不幸均来自一个原因,他们不知道如何安静地在家中休憩,所有

  

流淌的蜂蜜之诗与灵魂平衡

  帕斯卡说“人类的一切不幸均来自一个原因,他们不知道如何安静地在家中休憩,所有的玩乐皆是虚妄,能在沉默与孤独中专注于必要之事的人,方是唯一可以栖居在真实中的人。”1993年出生的北马其顿女导演塔玛拉·科特夫斯卡和纪录片导演卢博·斯特法诺夫用了近四年的时间拍摄了《蜂蜜之地》(2019),记录了一位传统的女性养蜂人的日常,影片所呈现的内涵震撼力极大,原因在于女主角恰如帕斯卡所说的一般,是那种“栖居在真实中”的人,专注于“必要之事”——慈悲、信念与爱。影片因油画般质感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形象及其深邃的认知而受到观众和媒介的好评,于2019年获得圣丹斯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大奖,2020年获得奥斯卡金像奖两项提名。

  在浪漫与残酷现实之间:人的存在与生命的多元

  纪录片《蜂蜜之地》从两户人家的日常入手,因拍摄方式和拍摄过程比较独特,导致它在外在形式上具有了故事片的特征。导演塔玛拉毕业于电影专业学院,在做纪录片时她“侧重于结构、角色和编剧法”,而合作导演卢博则看重“主题、拍摄对象的环境部分以及表达是否清晰”及其“关联性”等,所以他们的合作使得这部纪录片看起来既具有现实主义的现实性,又具有故事片的完整性。

  导演把镜头对准女主角,将50多岁的单身女人哈提兹作为讨论诸多问题、现象与思想的核心点,运用她的日常生活以及她和其他人的关系作为讨论的出发点,影片讨论了善的法则、生死、世俗以及人的存在与非存在。哈提兹在被男性邻居“自私自利”的不良行为困扰时,对母亲说:“你快死了,我之后该怎么办?”“你总有一天会死,那时我该怎么办?”1964年出生的哈提兹在已知天命的年龄,还是感到了自己存在的无所适从。“往哪里去”是她的困惑和困扰,也是所有人终将面对的问题。84岁的母亲依照人类千年的规律与经验,给出了传统的答案:“结婚”。“结婚”是人们摆脱孤独、恐惧与茫然的一种联结,除了心理上、精神上的联结,“结婚”也是经济上的联结。影片中的恋爱歌曲唱到“姑娘让我给你买糖,然后一起离开这个村庄”时,画面是侯赛因大着肚子的妻子在汽车后面用力推车前行的镜头。精神上的依赖、甜蜜的恋爱与现实生活真实的场面,将浪漫和世俗诠释得意义无穷,却也丰富了生命的多元意义。

  灵魂天平之砝码:善恶平衡万有的法则

  哈提兹居住的山村地理位置偏远,没有公路、电力、网络和自来水等,原有15户人家,现在只剩哈提兹一家,后来一墙之隔的放牧和养蜂的侯赛因一家因季节而迁徙回来,哈提兹被充满生气的孩子们和大人吸引住,站在墙后凝视与观望他们的生活。哈提兹喜欢孩子,两家渐渐从陌生开始熟稔起来,哈提兹把自己最好的“一半一半”养蜂原则分享给侯赛因。他们都是土耳其人,各有自己的信念,也恪守各自的生存法则。哈提兹以自然朴素的方式尊重自然中的生命,如采食蜂蜜时,她会使用不断重复的单音词或叠词,如“吧-吧-吧-布啦-布啦-嗨……”与蜜蜂交流,含蓄、庄重而神圣。在切割蜂巢时,哈提兹与不停地大吃大嚼、唯利是图的商人不同,坚持“善”的理念,恪守与蜜蜂“你一半,我一半”的原则,而不将人的利益置于善的存在之上,她“去甚,去泰,去奢”,惟道是从。在市场丰饶的物质面前,生活并不富有的哈提兹对一把扇子、一根香蕉,或一瓶染发剂都充满生命的感恩、狂喜与激越,质朴的气息溢满“善”之美。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